【文藝follow me】鐘樓、高達與八十年代 楊學德畫展的時光倒流術

文藝follow me | by  李卓謙 | 2020-09-11


楊學德的作品令人會心微笑,除了色彩繽紛,也因為畫中的幻想元素,被巨大化誇張化的高達模型(《我瞓先》)、天星小輪與鯨魚結合(《古渡口》)或是穿著舊武俠片造型的獅頭人(《快樂獅子丸》)。


在他最新畫展「好像在那裡見過你」中,二十多幅畫作在歡樂之餘卻流露陣陣唏噓、孤寂與對舊時代的鄉愁,被植被覆蓋的電話亭、公共屋邨(《你未打比我》、《長相廝守》)、海灘上孤單的馬嬲架(《晦冬》)、黑暗中兀自發亮的地鐵站口(《下一站係》),以及反覆出現在畫作中的舊巴士舊屋邨。


楊學德:「我覺得自己是屬於過去式的,我性格上對於未來沒什麼憧憬,我不是太有興趣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未來會怎樣……」


117777234_1781352178686140_1214238404414604372_o

《晦冬》(由受訪者提供)


尖沙咀是童年世界的盡頭


執著於過去,不斷挖掘童年記憶,喜歡讀歷史,喜歡設計笨笨的七十年代的轎車,楊學德的性情充分反映在他的畫作中,而在他青春時代最重要其中一個地方就是尖沙咀,早幾年畫過維港,這次的畫作也少不了鐘樓、天星小輪等標誌性事物,「尖沙咀給予我很多青春回憶,我一聽到陳慧嫻的《跳舞街》個人就會『著』,好似回到八十年代,尖沙咀這地方勾起我很多跟過往的連繫。」他說。


小時候在東九龍成長,去尖沙咀就好似走到九龍的盡頭一樣,再遠的地方已經要過海,楊學德眷戀的八十年代,也是香港受日本流行文化影響甚深的年代,《跳舞街》改編自日本歌手荻野目洋子的歌,楊學德畫作中亦不時可見元祖高達和鹹蛋超人的身影,「我以為只有男仔會有反應,原來女仔都有,甚至有些女仔說她們都會砌高達,我都好驚奇。」他說他已經無玩高達幾十年,但仍然喜歡用它的形象作畫。


115980216_3067234036728081_8440449771261837148_o

《古渡口》(由受訪者提供)


「我經常在想,這些過去了的事其實跟現在有沒有關連、呼應?」楊學德沉思片刻,「如果沒有呼應,就只是純粹懷舊,如果可以找到跟現在的聯繫,整件事會比較立體,觀眾看的時候感受亦會較大,可能跟我年齡有差距的八九十後,對那些事物無感覺的,舊式巴士他們沒坐過,也可能不玩元祖高達,如果找到聯繫可能會有幫助。」


看到穿校服的女生在濃霧中等巴士(《大霧邨》)與戴黃頭盔的人在白霧洶湧的山路迎面而上(《照去》),我想不少人也都心照不宣吧。


如果香港係一個人……


「如果香港係一個人,他就好似一個被整容了很多次的人,原本我跟他很熟,現在變得面目全非。」他說。


畫展中有幅點題之作,《好似喺邊度見過佢》,畫的是英女皇,「我想先撇除要『畫得似』的前設。要有少少似,又不要太似。」正是那似與不似之間的曖昧,才是這幅畫想表達的意思,有點印象,但又好似不太認得。


「英女皇在我們殖民地時代成長的那一代人之間,好有代表性,始終都會有的記憶。回歸這廿年來,不斷有不同改變、變遷,好似有目的去洗刷以前的特色,難保有一日,所有人——無論真的忘記抑或扮作忘記——都會忘記從前殖民地時代的事。到時就呼應這一句『我好似喺邊度見過你』。」



楊學德作品展2020「好像在那裡見過你」
日期:2020年8月21至9月27日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

記理工大學內的三日兩夜

其他 | by 佚名 | 2020-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