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好青年荼毒室新書《大時代的哲學》:「思考給予我們勇氣」

文藝follow me | by  李卓謙 | 2020-08-21


好青年荼毒室又有新搞作,就是豬文直播打fallguys……唔係,係出新書才對,「好青年哲學讀本」系列推出第三冊《大時代的哲學》,上一本講「小日常」(《小日常的哲學》),今次講「大時代」,驟聽和今日我們面對的處境不無關係,人人都說我們活在大時代,但其實這定位早於去年六月已經決定,原定去年七月出版,只是受社會氣氛影響計劃一直延後,到今年七月才面世。


哲學與時代不可分?


「當時都估唔到香港會變成這樣,我們會想用時代切入,因為哲學往往同哲學家所處的時代有關,回看過去的大哲學家,例如康德,他對於文藝復興時期之後,真善美的整理、分析,很難說可以(跟時代)完全脫離。但這本書跟現在是否有直接關係,我不敢說是直接關係,因為它始終不是時政書,它是哲學書,討論的還是哲學問題。」荼毒室成員Dickson解釋。


書中討論不少現代社會人類會面對的問題,例如:民主、種族、宗教、人工智能、機械勞工、環境等等,當中不少題目其實早就定好,甚至早於去年六月已經成稿,但經歷過去一年的社會事件,不少成員都覺得難以繼續原定計劃,「真係無心機做」,於是推遲,並在內容上再整理,加入新元素,「最後一篇是我們刻意加入的,講抗爭,那是原本沒有的,另外就係序,可能都暗示了少少過去一年的痕跡。」鹽叔指。


「在行動中亦要保持一絲思考」


身處大時代,每每瞬息萬變,有各種資訊要過濾,另一邊廂又講求行動力,「行動要投入,思考要抽離」,所謂「諗得嚟無時間做,做得嚟無時間諗」,思考與行動之間似乎存在某種張力,但鹽叔認為這張力只屬於表面,「更深層次來說,兩者是攜手合作的。思考能確保我們不會行錯路,尤其當你要做一件事,係要你或整個社會付出代價,我們要確定我們行的方向有無錯,係好需要思考;其二,思考其實能帶給我們勇氣,你如何可以有勇氣去做某件事,即使你知道有很多危險和代價,其中一個原因是,你思考得好清楚那件事是對的,就算我們因此付出代價,也是值得。」


Dickson認為這個時代常強調歸邊,要「企啱位」,卻忽略了冷靜思考的過程,「這個時代最大的危機就係,當社會環境愈來愈嚴峻,壓迫愈來愈大時,人就好像有種壓力,一定要take action,我不是說take action無必要,有時是必要的,但行動之前,是否更需要冷靜思考你做的事背後的根據是什麼、理由是什麼?」就好像Dickson在書中撰寫〈民主〉一章,「民主是個好東西」,我們覺得理所當然,但為什麼?Dickson就從美國政治學者布倫南(Jason Brennan)的《反民主》談起,「如果牽涉相關哲學問題,你會發覺很多人睇法都不是那麼簡單,民主都有好多種理解,有不同implication,在這層面上,我覺得香港社會需要有更多意識。」


好青年荼毒室以一年出一本書的節奏,堅定地走普及哲學的路,但他們並不想讀者對書中內容照單全收,「而是將這當成學習、思考的起點,希望讀者看過這些章節之後,勾起他們對某些問題的興趣,再去理解、思考更多那方面的事,最怕他們照單全收,唸口簧,就當自己懂了,我們只是介紹一些論點,刺激思考。」


他們在九月將會自資出新書,開宗明義講社會運動,然而面對那條不知劃在哪裡的隱形紅線,被問到有否感到壓力,鹽叔也只能大笑幾聲:「我哋寫啲嘢完全合法㗎嘛!哈哈哈……」Dickson亦補充:「我哋的priority好低啫……蛋散嚟㗎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