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學校圖書館的紅線

教育侏羅紀 | by  冰點 | 2020-07-14

我站在學校圖書館的書架前,望着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和《香港城邦論II》,猶記得2011年前書出版時甚為暢銷,更獲該年度香港書獎(第5屆)十二本得獎書籍之一。我將這兩本書從書架上拿下來,然後再望望旁邊673.8和733.8一帶的書,見到戴耀廷、區家麟的名字,抽出他們的書揭了揭,又放回架上。然後又想到在某個角落,曾經見到香港記者協會出版的《人民不會忘記——八九民運實錄》。我回到電腦前,在館藏目錄中查找一下黃之鋒這名字,見到一本《我不是英雄》,目錄顯示可供借出,可是當我來到書架前,在574.3前前後後查找,卻找不到此書,究竟這書遺失在書海中的哪個角落?如若一天有人在館中發現此書並將事件鬧大,我或許會失掉這一份養家的工作,甚至,入獄?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公共圖書館日前將陳雲、黃之鋒、陳淑莊的部分或全部書籍下架進行覆檢,暫不予外借或預約。7月4日新聞刊出後,觸動了全港學校圖書館主任的神經,討論學校圖書館是否應當跟隨。


【教育侏羅紀】悼林老師——圖書館主任之死


其實早一天,7月3日教育局已向全港學校發出了有關在學校實施《港區國安法》的通告(教育局通告第11/2020號),告誡學校各級人員和學生要認識和遵守相關法例。7月7日,《文匯報》刊出了一篇題為《教局促學校檢視選材有否違法》的文章,引述教育局表示「校方應適時檢視各項學與教材料,包括圖書,如發現內容有過時或有機會涉及國安法罪行,理應將它們移除,並重新選材。」就在當日及接下來的幾天,全港學校圖書館主任群組內風聲鶴唳,各圖主亦陸續收到上層指示要檢視全館書籍有否違法,如有發現便當立即下架。

可是問題來了,教育局只有十分概括的指引,並無書單,究竟哪些書違法哪些書合法當如何判斷?紅線在哪?若萬一誤墮法網責任誰屬?圖書館主任一人自行判斷館內數萬本藏書是否合法?還是應當羅列清單上報校內的閱讀或圖書委員會之類的行政小組,開會決定?

公共圖書館諮詢委員會成員崔日雄於7月6日出席電台節目時稱,他「個人認為」討論香港獨立的書籍可以擺放,但煽動犯法的書籍就不可以。儘管如此,又怎樣判別「討論」與「煽動」?一本書動輒數萬至數十萬字,當中若有一言半語犯界,是否就當判死刑?圖主在忙亂的工作中,又哪有時間逐字覆檢?


閱讀作為抗體?——潘國靈與白雙全的「圖書館療養院」


香港圖書館協會專業守則起首即寫道:「香港圖書館協會信奉探究、思想和表達的自由,以及資訊應在不受審查下自由流通。」有圖主曾向教育局詢問有否指引如何處理問題書籍,教育局的回覆是無意審查學校館藏,一切校本處理,相信老師專業發展正向教育,而教育局亦不會發出購書指引,並指這只會限制圖書館的專業發展。就正如《文匯報》的文章也寫道:「香港人繼續依法享有包括言論、新聞、出版等自由。」甚至乎就算果真有問題書籍在校園出現,只要在「正向教導學生國家安全的意識及個人作為國民維護國家安全責任的背景下闡釋」,就可作辯解。

可是,圖主界仍人心惶惶,有圖主受上級指示或自發下,甚至已立即將可能觸犯紅線的書籍註銷,當中包括過去一年反送中運動、雨傘運動、六四,以至台獨相關書籍。當然,亦有圖主反駁,指香港公共圖書館也未去到這個程度,將這些書一律下架甚至註銷,是過度自我審查,亦會影響學校教學,使老師有需要時無法找到相關資料。

「香港從來無禁書名單。」從事數十年書店的負責人說。可原定七月中旬出版的突破書誌Breakazine最新一期《危險閱讀》就因要徵詢法律意見得急煞停。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被問及書展會否政治審查所出售的書籍,他表示不會預審,但書商要自律,切勿出售違法書籍。同樣問題,究竟「違法」的標準在哪?早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前,2015年,林榮基有違法了嗎?他在受訪時曾說,「在我被抓之前的兩年裡,我賣的禁書有4,000多種。」禁書,是指在內地審查制度之下,無法發行或非法流通的出版物。今日,林榮基已避走台灣。維基百科羅列的內地禁書就包括《人民不會忘記——八九民運實錄》,其他還有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章詒和的《伶人往事》、陳冠中的《建豐二年》等,這些書,我負責的圖書館內都有。

中國教育部2019年10月15日發布了《關於建立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圖書審查清理專項行動的通知》,要求中小學圖書館審查清理非法和不適宜的圖書。非法圖書包括破壞社會穩定、污衊醜化黨和國家領導人和英模人物、違反宗教政策等;不適宜圖書包括不符合官方所說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存在偏差、宣揚宗教教理教義和教規等。路透社日前報道,從西部的甘肅省到東部的上海市,數十萬部圖書已被移除。有內地教師指出,清理的書單包括基督教和佛教相關書籍,以及《1984》。清理完成後,根據教育部推薦的422項新書取代,包括《國會宣言》、《毛澤東詩詞》和《湯姆叔叔的小屋》等。

這讓我想起,教育局上月推出的「書出知識——贈閱圖書」計劃,資助購買的書籍雖不入圖書館館藏,但每位中學生獲贈一本指定416本書單中的書(小學另有書單),涉及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健康生活、品德教育,以及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STEM)教育四個建議閱讀主題。即使大部分書目相當中性,但也包括了《烽火中的來信——先輩們的抗戰故事》、《海底7000米:深海「蛟龍號」的故事》、《速度與夢想:高鐵創新之路》等,且書單中由中資機構出版的書目達七成。教協就閱讀計劃進行了一個問卷調查,共收到211位圖書館主任回覆,76.8%受訪者表示擔心政府將以「閱讀計劃」作為先例,日後其他鼓勵閱讀的措施也會限制選書範圍。

我拿着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和《香港城邦論II》,將它們放到雜物房的暗角。我不喜歡陳雲,但從未想過一天,我竟然要將他的書籍囚禁起來,甚至毀屍滅跡。然後我想起,我從事圖書館專業,原是希望成為思想的守護者,而不是一個,獄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戲棚》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9-17

《渡日若渡海》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