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不能逾越的紅線:你們也踩在我們的紅線上

教育侏羅紀 | by  檸檬 | 2020-10-13

教育是「無掩雞籠」的地方?

林鄭月娥於今年5月中曾對傳媒大聲放言:「教育不能是『無掩雞籠』,一定需要有人把關。」這句話真讓人斜睨。首先,作為一位行政長官,全港最高級的官員竟然以「鷄籠」比喻學校,已是用詞不當,言下之意,是否指所有教育工作者或學生都是鷄呢?語意冒犯,難聽之極,用語失據!這點文辭之學,今天暫且不論。回到鷄籠之說,沉思一會,又果真有她的「慧眼」,現時香港由一個沒有教學經驗的會計師當上教育局局長,由他來把關,怎能不出亂子?

本年十月,教育局對九龍塘宣道小學某教師釘牌一事上再出亂子。那位被釘牌的老師,僅為小五級設計了一張名為「不能逾越的紅線」工作紙和兩節課堂,就被裁定專業失德,取消其教師資格,終生不能再擔任教師工作,禁足校園,甚至連校長、副校長、有份參與該課堂的老師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誅連懲處。如此重手,以往若非犯下刑事案件或嚴重危害學生情況下,真是絕無僅有!這是香港教育界首次以該罪名釘牌的先例。


誤觸不清晰的紅線?

現時教育局最有力裁定教師專業失德的證據,是來自該老師的工作紙及其兩節課的教學設計,其中指控著實有許多不合情理的地方:

首先,該教師只是教學設計者而非施教者,沒有直接接觸學生或參與施教,請問何來向學生鼓吹港獨;再者,仔細看看工作紙內容,多以開放式題目設計,主題圍繞「言論自由」為核心,在沒有既定立場、沒有既定答案前提下,讓學生進行討論,思考言論自由的重要性,那怎麼算鼓吹港獨呢?若他真的有意鼓吹港獨,自然極力灌輸港獨的好處,持續地單向式引導學生逐步認同港獨,一旦開放式地討論,很容易走出自己想鼓吹港獨的範圍,怎算是「有組織有計劃地」鼓吹港獨思想?


此外,校方就有關事件曾幾次深入調查,調查結果認為是次事件沒有發現任何教師出現專業失德或鼓吹港獨等問題;校方又查問有關學生,結果亦沒有發現有任何學生因此贊成港獨。可是,教育局卻全面推翻校方的調查結果,一改校本行政自主慣例,直接裁定校方及教師有錯。更離譜的是,既然局方宣稱事態嚴重,牽涉釘牌如此重大裁決,局方卻竟然沒有給予該釘牌老師一次會面解釋機會,此舉做法實有欠公允,既不合常情,亦不合常理,旋即引起各大傳媒及教育界猜測是否有人不小心誤觸局方紅線,質疑教育局黑箱作業,想借釘牌事件,製造寒蟬效應,進一步打壓港人言論自由,意在恫嚇教育界收聲。


暗為國安法設追溯期?


釘牌老師被投訴的教學是去年6月進行,當時香港仍未立國安法,國安法是今年7月才成立,而教育局卻在今年9月以鼓吹港獨罪名,裁定該老師專業失德,這是什麼意思呢?眾所周知,國安法在立法時已明言「既往不究」,即立法前所有人士以往的言行不會被用作舉證,不會追溯立法前可能違反國安法人士,難道教育局暗為國安法設追溯期,殺一儆百?再退一萬步來說,即使當該老師有鼓吹港獨之意,畢竟事件在國安法立法前發生,不知者不罪,事實上,教育局從來沒有給予學界清晰指引,如教師在課堂上該如何討論、有關政治議題的尺度在哪裡等。


嚴刑重典只會惹來更多公憤和不安

是次釘牌事件以教育界最重懲處級別來處理,由局長牽頭,將老師終身釘牌,連校長、副校長及任教老師,由上而下,連坐式懲處所有人。按慣常做法,對於只是教學上問題,不牽涉刑事或嚴重危害學生情況下,理應循序漸進地處理。即使有錯,可先加以勸導或警告,再犯則提出勸退或解僱。但現時一來即重手釘牌,做法不合常情常理,引起社會各界極大公憤。

回想起2017年屯門興德學校涉嫌校長偽造文件、製造影子學生、要求病假教師送現金或餅卡、安裝閉路電視作監控及無理解僱等等荒誕嚴重問題,當時警方、廉政公署及私隱專員公署等部門先後加入調查,時任興德學校校長陳章萍,最終亦只是收到局方警告信,與現時宣道小學因工作紙設計等教學問題就被重手釘牌對照下,兩者刑罰似乎相當不對等,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還有,裁決釘牌時,局長率領教育局高層,浩浩蕩蕩地,高調招開記者招待會向傳媒公佈裁決,公開學校名稱,局方是否有意要所有人都知道,若有人觸及此紅線,特區政府可隨時由上至下,置其於死地,永不得翻身,意為國安法立威?不管局長是否承認傳媒所指想借此製造寒蟬效應,事實上,有關效應已出現社會各界裡,人人自危。民主派指言論自由受到嚴重打壓,教協亦指事件令日後校園裡將失去教學活力,更多教師將進一步自我審查。因此,若特區政府或教育局再不自我反省,檢討相關事件,建立更公平公開處理有關投訴機制及訂立清晰指引,類似事件只會繼續接腫而來,日後勢必惹來更多公憤,令市民不安。


盼司法覆核取回公道,望政界工會有具體行動

坦白說,稍熟識教育界運作的朋友都知道,該教師現已是教育局定性為鼓吹港獨的害群之馬,是建制派人士的「眼中釘」,眾矢之的,即使日後司法覆核勝訴,估計難有學校再敢聘請他。因學校在各方面受教育局監管,彼此有主僕互惠的關係,誰敢得罪教育局。當然,司法覆核亦有其意義,因這不只是個人之事,是整個教育界、全港市民眾人之事!然筆者暫時未見教協、政界或社會各界組織有具體工業行動向局方抗議,實感到非常可惜!


其實他們也踩在我們的紅線上

釘牌事件後,不少教師都問該如何自處?答案其實很簡單,只要每位教育工作者,每位香港市民都能設身處地代入該釘牌老師的境況,若明白這點,答案自然不言而喻,其實他們也踩在我們良心和公義的紅線上。筆者打這篇文章時,楊局長再向傳媒透露,繼釘牌事件後,再有一兩宗嚴重違規個案正在調查中,看來類似釘牌事件,只會陸續有來。


我們下一代是怎樣的人,是由我們這一代人怎樣活給他們看

前港督彭定康曾說:「言論自由不只是達成目標的手段。它本身就是目標。言論自由與人類的尊嚴密切緊扣。」這話很有意思,希望趁著我們還有點尊嚴的時候,多點活出具尊嚴的一面來,因為我們下一代是怎樣的人,是由我們這一代人怎樣活給他們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