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諸神的黃昏——看〈誅神的黃昏〉的浮想聯翩

其他 | by  四葉 | 2023-01-20

〈誅神的黃昏〉MV導演Sheng Wong提到MV是關於兩位神被人類帶到像實驗室的地方,人類自稱為萬物之靈,凌駕眾生,永遠覺得自己創造一切,是所有生物及靈魂中最高等,有點自視過高及傲慢,而兩位神透過一些抽像畫面,回看人類過去建立的美好與破壞。[1]


果如其言,藍色絲網裡痛苦扭曲的裸男可以是地球,而MV後半段出現的錐體可能是某種弒神/瀆神的象徵(塔?)——但這並沒有為映畫或歌詞與「諸神的黃昏」(Ragnarök) 的關係提供解釋。本文試圖在重新閱讀〈誅神的黃昏〉時,以「強制聯想」的方式讀出MV如何在種種巧妙/巧合中與「諸神的黃昏」存在(也許並不存在的)「秘密聯繫」——換言之,並非從〈誅神的黃昏〉的映畫或歌詞內容推導出其與「諸神的黃昏」的關連,而是在預先假定兩者有關連的情況下,浮想聯「編」出兩者互通的路徑——如此閱讀,目的不在「解讀」,純粹在一己之讀之「悅」。



I. 火神


水與火,很顯明,都是滅世的意象——就算撇開北歐神話,聖經《創世紀》中亦寫到,神用大洪水來重新啟動世界,而後以彩虹與人立約,說以水滅世下不為例——有聖經解讀者認為,下一回將會是火。在「諸神的黃昏」裡,水與火同樣在末日中扮演要角——在神與巨人的戰爭尾聲,巨人史爾特爾 (Surtr) 將他的火之劍投向天空,引發烈火貫穿宇宙,諸世界 (worlds) 皆遭毀滅,其後,陸沉,世界空餘海洋和寂靜——水和火先後參與了末日。


在MV中,王菀之和Serrini都各自分飾兩角/相。第一角/相兩人同樣衣白,在白色的長廊中被身後的人帶/押到某個地方;第二角/相則分別是藍色的水滴造型與紅色的女巫服飾——後者可以輕易被聯想為火神(蠟燭、燃燒的樹和手指),相對地,前者也就是水神——雖然水滴與一般想像的水神形象有點距離。


於是,王菀之和Serrini就是兩角,但問題在於:一、神話裡滅世的水與火都不是神,而只是「物」;二、她們之身為水與火之神似乎與第一幕的「帶/押」動作關係不詳(人怎可能帶/押滅世之神?)。故此,她們飾演毋寧只是一種擬人化——她們只是滅世之「物」——這尚未能解決第二個問題(人怎可能帶/押滅世之「物」?),而我看來,她們可以只是滅世之「物」,同時不只是「物」——兼具滅世之「神」的意義,而在後一種情況,她們就是「分飾」一角兩相。



II. 死神


北歐神話中冥界 (Hel) 的概念跟地獄 (hell) 差不多,但進去的方式有點不同:戰死者可以進入「天堂」——英靈殿 (Valhalla),成為諸神的戰士;非戰死者則落入冥界。掌管冥界的是死神海拉 (Hel)——洛基 (Loki) 與其巨人情婦安格爾波達 (Angrboða) 所生三子中的么女。三子皆天生異相:長男芬里爾 (Fenrir) 為巨狼,次男耶夢加德 (Jörmungandr) 為巨蛇,海拉亦不例外——我沒找到到底她那張辨識度極高的臉容,是天生的還是變成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並非天生而為冥界之神,而是變成的。


諸神之王奧丁 (Odin) 通過發夢,知道了洛基與安格爾波達的子嗣原來是「滅世三子」。基於自己與洛基之間存在非比尋常(結拜兄弟)的關係,奧丁不太好意思將三子斬草除根,於是趁洛基不在,與諸神合作,把三子分送到天涯海角——其中海拉「外放」冥界。她自此訓練冥界的亡靈,以備有天能與諸神——以及諸神麾下的英靈決戰。


至此,我想提出一種可能性:王菀之和Serrini其實是二人分演一角,而水與火其實是一角的兩相——該角即是死神海拉,理由有三——或者說——兩個半:


首先,這解釋(配合)了MV的第一幕——也就是「帶/押」。兩人的白色服裝似乎是一種約束,被從有光的走廊轉移到黑暗的房間,一如海拉被迫從神界來到黑暗的冥界——至於,海拉明明是一個「神」,為甚麼片中被帶/押的卻是兩個人?大抵因為是合唱的緣故。


第二,她們的歌詞讓人覺得,她們其實很想諸神被殺——尤其是那聲重複出現的「拜拜」,而將「聖殿裏的神仙都殺掉」,正是海拉的夙願。


第三,根據Prose Edda,海拉的臉——有點像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一半藍色,一半肉色 (One-half of her is blue, and the other half is of the hue of flesh; hence she is easily known.) [2]。王菀之的藍,正如海拉藍色的那半邊臉。Serrini的紅(而非hue of flesh——肉色)——不能直接等同於海拉的另一半臉,但也許可以視之為紅肉 (flesh) 的紅,或是為了同時帶出滅世之「物」(火)的雙關意義所作的「犧牲」。



III. 火神


如果採納這種解釋(假設),則「藍色絲網裡痛苦扭曲的裸男」不是別人,正是火神洛基——火一般是暖的紅的,但在此他卻是冷的藍的,大可表示他的法力——如同他的身體——受到抑制、約束,冷凍冰封。


洛基在諸神之中也算是個異數——甚至異種——他不是神族的人(神),而是巨人族的一員,然而,因為其母正好是奧丁的養母,所以才會與奧丁結拜。奧丁把他的三子流放,此舉很可能動搖了他們的「手足之情」,甚至動搖了洛基作為神族一分子的自我身分認同——反正後來,洛基以借刀(其實是檞寄生——也就是聖誕節,哈利波特和張秋接吻時頭上方懸掛著的植物)殺人之計,害死了光明之神巴德爾 (Balder)——奧丁之子。洛基的報復理所當然地換來了奧丁的報復,奧丁將洛基——有點像希臘神話中的火神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縛在巨蛇之下,效如硫酸的蛇毒綿連地滴在他的臉上,令他痛苦掙扎——傳說中這就地震的起源。


傳說中,在「諸神的黃昏」,洛基回復了自由身,並與他的同胞(巨人族)一起與諸神決戰,決戰就引致了世界的毀滅——MV的最後鏡頭,落在「藍色絲網裡痛苦扭曲的裸男」的手掌,那時他已經不再奮力掙扎了——然而,他的手卻一直向上——緩慢,但到最後一秒都還是向上。所以,接下去他到底是就此認命,是沉睡死去,還是再次掙扎,以至掙脫?



IV. 死神


解釋/解決了「藍色絲網裡痛苦扭曲的裸男」,還有「MV後半段出現的錐體」:


325292167_498531452203796_8154297939296167060_n



最近,基斯杜化路蘭 (Christopher Nolan) 在拍新電影奧本海默 (Oppenheimer),主角以美國物理學家奧本海默 (J. Robert Oppenheimer) 為原型。1994年,他為新墨西哥州中的一個地方起名為 “Trinity”(「三位一體」),1945年7月16日早上5時29分45秒,在那個地方完成了人類史上首次核試驗——後來,他說他當時腦海裡浮現起《薄伽梵譚》(Bhagavad Gītā) 中的一句話:「我現在成了死神,世界的毀滅者。」(“I am become Death, the destroyer of worlds.”) 如今,那個地方還立著一座紀念碑——“TRINITY SITE”——四角錐體的紀念碑上寫道:“WHERE THE WORLD FIRST NUCLEAR DEVICE WAS EXPLODED ON JULY 16 1945”。[3]


Trinity Site 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 | The Trinity Test


在MV的「錐體」出現後,一路閃進了好些清晰可辨的災難畫面:最先是核爆的蘑菇雲(核災),


serrini3


後面還有山林的火(火災)、龜裂的地(旱災)——但最先的核災與「錐體」也算最能扣連上了——「錐體」經由MV中的「核災」,經過奧本海默口中的死神 (Death)、(諸)世界的毀滅者 (the destroyer of worlds),又與死神海拉匯合了起來。



V. 黃昏


從〈誅神的黃昏〉漫遊回/飄流到「諸神的黃昏」的這一段旅程,除了世界會浴火重生、生生流轉云云(在神話裡,陸地重新升起,兩個躲進森林深處而倖存下來的人,成了後世人類的祖先)之外,還能夠給人以何種啟示?


在神話裡,諸神逃避滅世如人貪生怕死,但滅世要來,「神也截不了」——而且可以說是諸神一手造成的:諸神的種種行徑(包括但不限於對洛基及其子嗣之所為),不斷試探巨人族的底線,以為「越惡越大」,最後難逃「拜拜」——如果「諸神的黃昏」講的是個這樣的故事,我們又可以如何理解〈諸神的黃昏〉的歌詞?


在歌詞裡,「神」是甚麼?是「神像」——給一一扯下,自身難保,遑論佑人;是「文學」——一向都有「無用」之毀/譽;是「被供於聖殿裡的神仙」——如在「象牙塔」裡遙逍快活的「神仙」,可惜也「快活不了」;是「要下架」之物——過氣之物。「神」又留下了些甚麼?「用祖先血淚買的常識」、「上一手那些黃金的歲月」、「那些崇高的美學」——「神」大概「本來也是人」——是人的前輩、祖先;相對地,「人」——誅神者——就是年輕的、新生的。


「人信自己了 神快活不了」——如同宣告「上帝已死」,神權衰落;「幾多禮樂已崩解」——才有百家爭鳴;「經書撕爛」——才有新文學;「名利求熟人吧 熟人易說話」——是自哪些人開始的?「修養食得嗎 有益嗎」——甚麼甚麼不可以當飯食,是出自哪些人之口的?「這世代神太弱 換上妖怪」——「長江後浪」,或者,「正常」之人當道太久,換上妖里妖氣的、怪異的 (queer);「用祖先血淚買的常識」、「上一手那些黃金的歲月」、「那些崇高的美學」——「人類之所以有進步,是因為下一代不聽上一代的話。」倪匡說:「[…]你要去找尋自己的想法。」


比奧丁年輕的海拉在冥界唱反叛的歌,潛伏的洛基還未放棄掙扎,諸神最後被自己施加於它者的壓迫所反噬,最後才輪到滅世重生,生生流轉——這就是本文解曲/曲解的結論。



註:

  1. Kelly Lai:〈王菀之、Serrini、MV導演Sheng Wong專訪|為演唱會首次合作歌曲〈誅神的黃昏〉夢幻的精靈國度〉,madamefigaro.hk/art/王菀之-serrini-專訪-誅神的黃昏-113931/,2022年12月21日。

  2. Rasmus B. Anderson, The Prose Edda, is.cuni.cz/studium/predmety/index.php?do=download&did=62028&kod=ARL100252, 21 Dec 2022.

  3. 圖片來源:https://www.atomicarchive.com/history/trinity/img/monument.jpg,2022年12月21日。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