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隊小輯】早晚會輪到你

小說 | by  佬訊 | 2022-02-24

從高處望落去,麥花臣流動檢測站的人龍蛇餅,就像水樽裏的煙灰,渾渾噩噩擠在一團,埸內好像很多人,卻一片死氣沉沉。Kelvin站在舊樓天台,吸入最後一口煙,將燃燒殆盡的煙頭隨手掉棄,轉身向後樓梯走去。

Kelvin本來是健身教練,但在第二波疫情健身室被迫關閉時,就因為收入太少而毅然辭職,成為「Slash」。疫情之下,搵錢的機會出奇地多,平時做外賣,間中幫朋友去公園運動班代課;不想勞動時,就留在家中炒幣玩NFT。就這樣過了一年,收入算不上很豐富,但因為支出也少,所以生活不成問題,最大的困擾,反而是無聊。

没有正職,才發覺一日原來那麼長。每天奢侈地睡八小時,工作頂多五個小時,還剩下十一時。而且他發現,原來做自己毫不在乎的工作時,放工的時間才真正屬於自己。這些閒睱的時間與精力,Kelvin全數投入了一項他真正喜歡的事業:食女。

*

有一天,他在以前工作的附近,碰到旁邊化妝品店的櫃枱小姐。視線對上的那刻,雙方都揚起了眉毛,Kelvin出於本能地說了聲Hi。「um...Hi」化妝小姐有點驚訝,但很快就回復業務性的禮貌表情。「好似成日係呢頭撞到你?」

Kelvin幾肯定化妝小姐認得他,but well,做運動也需要熱身,這些時候最需要的就是耐性。「係啊,我之前係隔離間gym做教練,不過近排封gym,所以呢排好得閒。」然後兩人寒暄了幾句,內容大槪就是自我介紹,聊聊近況,談談疫情之類,化妝小姐似乎還未想完結:「咁你今日嚟呢頭做咩?」

「 無呀,都係得閒週圍行下,睇下嘢,飲下咖啡。」Kelvin當然也識趣地繼續打開話題。

「原來你都鍾意飲咖啡?」

「係啊,附近都有幾間好飲。」

「哦係邊㗎?」Kelvin似乎看到化妝小姐藏在口罩下的笑意,聳一聳肩道:「無呀,轉個街口嗰邊都有間,想唔想去試下?」

一個星期後,他們就上了床。那夜凌晨,化妝小姐發燒,然後再過了三天,Kelvin就得悉她確診的消息。那晚在沙發上打情罵俏時,他們就曾開玩笑地說,如果日後其中一個確診了,都不要供出對方。Kelvin等了兩天,還未有收到要求隔離或強檢的消息,才知道原來化妝小姐都是個幾有義氣的人。

【排隊小輯】跟大隊專業服務公司


*

在知道她確診的那天,氣溫跌至九度,看著即時新聞noti彈出來的四位數確診數字,Kelvin突然覺得自己好似喉嚨有篤痰、周身骨痛,食lunch時還覺得自己的嗅覺與味覺都失靈。於是午飯過後,就出了旺角,在麥花臣附近遊蕩了一個小時,最後還是決定去做檢測。

到現場才知道,情況比起剛才在天台望下來還要墟冚。入場前閃閃縮縮,入場後卻有種同仇敵愾的感覺。Kelvin站在疑似隊尾的地方,不知道將要在寒風之中等多久。

半個鐘過去,人龍慢慢向前移動,卻依然未見到隊頭。Kelvin開始有點後悔,没有在排隊前上廁所,因為他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食煙之後,便意往往會隨之而來。

廁所就在球場旁邊,雖然理性上知道是沉没成本,但感性上實在不想放棄之前浪費的時間。望望後面的人龍,才發現排在他後面的,是個正中口味的年輕妹豬。

Oversized的冷衫、及膝裙襯Dr. Martens Work Boots、露在口罩外的眼仔碌碌,望落竟有幾分似阿Day。本打算開口問問,可不可以幫手留位,但見到靚女,心思已經放在如何搭訕之上。這時,妹豬竟然拍了他膊頭兩下,問:「唔好意思,可唔可以同你調位啊?」

也不知是否因為空間問題,有些人排隊時,總會貼得很近,令人後頸幾乎感覺到他呼吸的氣息。妹豬的後面,正正就站著一個這樣的阿伯,而她哀求的眼神,就像又凍又餓的流狼貓一樣,驚恐之餘還有點憤怒。

「好啊,你行先啦」這種簡單的順水人情,Kelvin當然不會放過,順便用大家的共同處境打開話題「唉,唔知仲要等幾耐呢。」

「嗯嗯。」妹豬好像比較怕羞。

「係呢,你點解嚟排隊嘅」,Kelvin全力地扮演一個和藹可親的Oppa。

「因為.....」妹豬講得好細聲,Kelvin其實聽得不太清楚,只是順著本能左一句右一句,斷斷續續,算是勉強能維持對話,但妹豬明顯心不在焉,甚至已經開始玩電話了,與別人texting。

用漁翁撒網式的溝女方法,挫折一定比成功多,在這個時候,Kelvin早應該要放棄了,但就像駕駛時的人總會比較暴躁一樣,困在排隊這個場景,也影響了Kelvin,令他今天特別執著:「係呢,你都係住呢頭㗎?不如得閒出嚟一齊玩?」

本來,Flirting的精粹,在於一切都像玩笑一樣的不確定性,當你突然拋出一個明確、刻意的邀請,而又被拒絕時,那個本來還存在的可能性,就會像不小心跌進海裏溺水的人一樣,一直向下沉,而且越是掙扎,沉得越快。講多兩句,妹豬好像怕了Kelvin,又拍拍前面的膊頭,問:「唔好意思,可唔可以同你調位啊?」

*

對於近期順風順水,食女食到腳軟的Kelvin而言,這無疑是一場堪比滑鐵盧的大敗仗。一是被拒絕了,二是在排隊上,妹豬又行前了一格,Kelvin依然留在原地,就像幾年前,他發覺以前一同玩樂的中學同學,全部都好像事業有成,只有他自己多年來好像在原地踏步。

然而,屈辱的感覺,也令Kelvin醒過來,人一醒,便意也隨之回來,才發覺原來肚痛的情況,已經差不多到了臨界點,眼前開始泛起淚光。模模糊糊之間,好像看到前面有人來找妹豬,偷偷摸摸地好像給了她一百幾十,然後妹豬就離開了,Kelvin好像明白了甚麼。於是打開Carousell開post:「麥花臣強檢代排隊,$150」。

半個鐘後,Kelvin從廁所走出來,舒服地摸著肚子,望望人龍,剛才的買家還在排隊。電話又彈出新聞noti,說:「消息:政府研全民強檢 初步擬每人須檢測三次」。Kelvin又想起水樽裏浮浮沉沉的煙灰,終究躲不過被倒進污水渠的命運。

F.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佬訊

讓lifestyle回歸生活,願諸君優雅地佬去。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家李怡病逝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0-05

記威尼斯雙年展的靜

評論 | by 李海燕 | 2022-10-04

三宅一生悼念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