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充氣奇觀」風波】主辦方致歉 原創者展前未收過實物照片 程展緯:追求公共打卡的模式令這座城市很虛空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7-10

由Central Venue Management(CVM)主辦的中環海濱「充氣世界奇觀」展覽近日爭議不斷,藝術裝置曝光後,先是引來眾多網民批評,以及幾乎一面倒的嘲笑,認為巨石像的白色設計令人聯想到墓碑,而金字塔的形狀和綠色射燈就如屍體帳幕。主辦自稱是次藝術裝置乃「inspired by」亞美尼亞著名AI 藝術家 Joann (@joooo.ann) 以生成式人工智能設計的「Inflatable Wonders」系列,惟對方近日表示,她對展出的最終效果感到不滿意,而主辦方在展出前亦沒有將成品供她過目,及獲其批准,令事件涉嫌侵權問題。再者,活動開幕前已有新聞記者拍到金字塔裝置的綠色射燈,但主辦方多次否認此事,為大眾所質疑。


面對網民一面倒的抨擊,CVM於上周(4 日)已回應大眾看法「有點短視」,指出藝術家原意只是希望以白色呈現世界各地的知名地標。他亦補充白色充氣裝置有助反射陽光,避免裝置受熱漏氣。同時,策展人區瑞蓮表示「香港現在很多顏色都不能用」,況且白色象徵著高貴和優雅,因此大會決定尊重原創藝術家的選擇。


直至7月6日,原創者Joann回覆《Yahoo 新聞》,認為展出的最終效果感到不滿意,因為主辦方在展出前並未將成品供她過目及獲得她的批准。她批評展品「很醜」、「比例不當」,並認為場內照明令作品更顯突兀。Joann 表示希望主辦方能夠停止展覽 (I would love it to be stopped.)。數小時後,主辦方發聲明指出,Joann 並未參與製作過程,也未要求 CVM 在展出前獲得她的批准,展覽將如期舉行。


後來,區瑞蓮於8 日的電台節目中,否認曾使用綠色燈光照射金字塔,稱「我們沒有一個綠色金字塔的燈」。對此,《Yahoo 新聞》核實了當日的採訪記者的拍攝,確認曾拍攝到廣為流傳的「綠色金字塔」照片。為證明照片未經修改,記者提供了相片的 RAW 檔截圖及相關攝影參數資訊。但翻查先前訪問,區瑞蓮在 7 月 4 日的媒體預覽活動中,已被問及綠色燈光設計,當時她並未否認,反而表示「我們的顏色是會變化的,你要捕捉到那個(綠色)時刻,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因為顏色是多變的」。


當日晚上,主辦方的解釋反證攝記和市民拍攝到的「綠色金字塔」確曾存在。他們表示「綠色金字塔」僅在測試過程中短暫出現,儘管當時區瑞蓮不在現場監督,但其團隊從未考慮過使用綠色燈光。


隨後,主辦方委託「薈萃傳播有限公司」發表雙方聲明。Joann 表示,展前並未收到或審視任何實體作品的照片,首次看到的是媒體拍攝的照片。她認為,由於照片質量不佳和非專業(low quality and non-professional),難以準確評估實物外觀。Joann 解釋,她的作品源自於 AI,實體化工作艱巨,因此實物或與 AI 作品有所不同,所以主辦方無須完全複製其設計。她澄清,自己未有參與任何與展覽相關的政治討論或事務,只集中在作品的藝術層面。她表示,任何關於展覽或相關政治的問題,應聯繫主辦方。CVM則在聲明中簡短回應,就「充氣奇觀」引起的爭議表示歉意,並希望市民能到場參觀並提出意見。


早前區瑞蓮被問及充氣裝置的製作成本,但她表示這是私人機構的商業機密,引來不少網民質疑製作費用過份昂貴。她在8日的商台節目中強調,活動是由私人機構付費,沒有用納稅人錢,並非政府項目,亦沒有政府資助,形容「真係『請食飯』請大家嚟玩。」不過據《Yahoo 新聞》,「中環海濱活動空間」自 2014 年起已由 CVM 承租,每月需向政府繳交98.8 萬元的租金,期間主辦方可以舉辦各項收費與免費的活動,但承租人每年要最少 120 日開放場地,舉行免費活動讓公眾參與,此次「中環夏誌:充氣奇蹟」便是其中一項免費活動。而發展局亦透露,正就租約準備重新招標。


充氣藝術的公共領域反思


為此,「虛詞」訪問到香港藝術家程展緯,他認為此事的侵權之嫌難以評論,因為「靈感」一詞含義廣泛,而且需要雙方提出更多交涉內容方可下定論。但程展緯認為此次風波的重點在於公共藝術的層面上,「究竟我們不斷產生製造打卡的位置,公共藝術的意義在哪裡呢?」


他回想2013年西九文化區曾展出美國藝術家Paul McCarthy名為「Complex Pile」(複雜物堆)的巨型充氣橡皮糞便,同時九龍倉集團與海港城合作,引入荷蘭概念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所創作的巨型黃色小鴨充氣藝術品。黃色小鴨在香港展出期間,吸引了逾8百萬人次前往欣賞,並且觸發了以此為來源的改圖、二次創作和仿傚及複製的熱潮,產生了不少商業價值。


他曾為「Complex Pile」撰文,認為當中可以感受到「看似繽紛的社會裡,其實隱藏著一些罪惡」,但未必有很多人欣賞。他反而形容黃色小鴨是香港的公共藝術史上的標竿,並認為當時的主辦方「All Right Reserved」很厲害,「因為他成功令到我們之前提倡的公共空間運動,『這個空間是誰的』那些問題沒有人會再問,因為大家都對著一隻鴨很開心,打完卡就不再挖深觀看事物。它是首次令工藝技術上被商業藝術,或者這種打卡文化所征服的狀況。」他繼而肯定地說:「這十年究竟我們在做什麼,我看不見特別的進展。今天仍在追求公共打卡的模式,令這座城市很虛空,真的很沉悶。」


對於「充氣奇蹟」,他認為其實網民的回應提供了一些點子,因為展品可能觸碰了一些本地日常的記憶,令我們產生出一些生活上的感通。他強調藝術就要提出反思,「被人聯想到水馬、自殺,其實就是一種對文化對話而已,而對話衍生想像,其實是有趣的。」他認為起碼此次事件令市民思考更多,「如果他不用綠光,改為其他顏色,是否真的變好了呢?」而主辦方對於網民的回應感到抗拒,他認為是因為「我們社會不容許不開心,我們一直要製造開心的氣氛,其實是太過positve。」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2024香港書展禁書的奧妙

時評 | by 真理夫人 | 2024-07-23

再一次,回去森林

散文 | by YW | 202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