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時代的藝術造物主威力——Antony Gormley亞洲土地

藝評 | by  張紫敏 | 2022-07-05

現時在M+就快完展的一份作品一直在內心繚繞不去,在網絡上搜尋一番卻發現不多對大師傅的文字讚頌與分析,於是決定在此拋磚引玉,順道疏理這份不易被碎化的震撼感。是此要談的是安東尼.葛姆雷:亞洲土地(Antony Gormley: Asian Field)。


Antony Gormley 2015年在香港曾展出以身體作主題的雕塑作品——《視界香港》,當時還小沒有很留意作品,但依稀記得不少新聞報導作品作公共展示的時候,出現數天市民以爲有跳樓驚雲,紛紛報案。當時作品曾被人厭棄,認為Antony Gormley 是一個極自戀的人,投射自身在雕塑的載體中並以上帝視角的姿態來傲視眾生,未免是一場披上公共藝術的皮囊,實則是一場一廂情願的自我流露。站在2022年的時間線回看,我並不這樣認為。由作品所放的位置,人形雕塑的赤裸呈現,藝術家當時已對時代帶出了預言性的啟示,如果一種置換身體和想像的產生,人在高處觀望是一種可以將開所有感官來重新閱讀、聆聽和感受土地處境的狀態,而失足、向前行會出現很多難以預測的結果,Antony很善於觀察人類在社會上生存的慣性操作,再透過藝術操作來操弄人行動的心理,雖然當時或多或少製造了恐慌,但也是一個頗有趣和滑稽的畫面。如果現時出現這份作品在天台上,就最好不要了,因為心血少一點、淚腺分泌旺盛一點也會受不住的。


A picture containing sky, outdoor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A person standing on top of a building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with medium confidence


相隔七年後Antony Gormley 再度在香港展出,而正正常常在博物館看展覽是一種易於打卡、涼冷氣的狀態,基本上不會牽動過多情緒,但這份作品包括的資訊,不論是深度還是廣度都是天衣無縫,暫且在此拋三個眼球出來,其餘的容後再論。

Field — Google Arts & Culture


第一個震撼點,是藝術家的自嘲方程式。Antony Gormley這個朵基本上是讀任何藝術立體、雕塑入門一定會聽過的人,一連串經過精密、準確的身體造型,由橫條、拉長、玩到極致的關於身體主題的雕塑作品,對人體結構的掌握和理解是無可挑剔的,大多作品只要搜尋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和他的名字就能看到,叫他做雕塑界一代宗師也不為過譽。而是此,《亞洲土地》的泥人技術要求是手掌大小、可站立、有兩隻眼睛。顛覆了一貫追求完美比例、黃金分割的身體構造,把建造的模式回歸原點,去秩序的創作模式,只要有手就可以捏造到的泥公仔。同時推翻眾人對藝術家本身的預設形象,表面是一種開玩笑、玩世不恭的玩法,實則藝術家像是看透了追求技術的高度,把能放入博物館的作品回歸至直接了當的人手操作,是最真實的物料與人手的的交流。要小心,這一種方式並不是說藝術可以去技術的追求,而是當Antony Gormley已把其技術去到極致的時候,大家也會很好奇師傅到底還可以推什麼極致作品,可能是追上現時所謂的藝術科技潮流,推個以3Dprint一棟樓一樣高大的人體?不,他來一個360度估你不到的方式呈現最原始小朋友都做到的身體造形,是一種四兩撥千斤的華麗轉身,擲地有聲,係人都睇得笑呵呵。


A picture containing outdoor, people, different, plan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第二點是Antony對文化和土地的掌握。這份是藝術家請了300個中國象山村的村民用了五天就做了20萬個泥人仔。今鋪藝術家做概念藝術,推廣偉大訊息:把創作還給人民,最開心莫過於是不用自己做。試諗下如果叫Antony Gormley 一個人整20萬個泥人仔,到底要做多久?上帝創造天地萬物用了六天,Antony叫班人做只用了五天就完成了一個亞洲版塊,除了超越了我們本身對做對藝術要埋頭苦幹、棉乾絮濕地湊大自己的作品,更是Antony的鬼才精算思維才做得出此操作:快、人多,你話唔夠疊馬?整夠20萬隻你睇。充分利用了中國人是勞動力工廠的特質,像極了諷刺版的富士康生產模式,又像是倒模了現代人民公社食大穫飯的集體主義形式,一家大細在大籃球場,蹲在地上整幾廿隻泥公仔,很中國社會特色。Antony 把推廣手藝的操作還給普羅老百姓,沒有工具,只有人,一個人一對手,整夠廿萬隻,充分肯定了人手的自然創造力和勞動成果,畫面滑稽又過癮,最後作品名以《亞洲土地》命名,簡單又意味深長。

A large group of people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with medium confidence


第三是對我最強烈沖不去的感受——藝術家對時代的看見。觀者站在數以千萬計的泥頭人由下而上地凝視著你,沒有嘴巴,一言不發,就這樣目不轉睛地看著你。而你作為實實在在,一個人由上而下去俯視眾生的眼睛,那是一種不言而喻的盼望、權力與聲音的張力、糾纏不清的溝通,眾泥人仰望天空,卑微又廋弱,一踏就碎,勝在你人多,踏死你都要花很多力氣,那就彼此一言不發,任由眼睛說真話。我覺得踏進在香港失眠的季節,藝術家透過這份作品帶出了一份肯定。


Antony連自己做作品的力氣都慳番之餘,更把一層又一層文化的深度與闊度潑灑到眾生,對創作秒打臉的操作,舉一反三,快、掂、正,大師即大師。你自己做一個那麼醜樣無手無腳的泥人是沒有誠意的,正如打劫也不能拿鎅刀的道理一樣,要做,就做廿萬隻大龍鳳,成就一份足以憾動既有的觀念與秩序,超越地域、時空、文化場域的劃時代藝術創作。時代如泥塵般碎碎念,提醒自己不要失去生活的靈光,在地上生活有很多東西在拉扯你的心,環境再差,也困不住你的心。



P.S.《亞洲土地》在7月2日在 M+完展了,順道幫70歲的Antony Gormley 宣傳一下啦。


森山大道紀錄片M+上映 菅田將暉四分鐘獨白被刪走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張紫敏

中大畢業,主修純藝術,副修中國語言及文學。文字是我的好朋友。

熱門文章

《飯戲攻心》的純粹

影評 | by 風緣 | 2022-11-14

編輯推介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