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探者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2-05-17

「敗北!我軍完全被擊破了!」


他氣不喘,汗不流,冷靜地按下「重新開始」的按鈕。螢幕上的「敗北」如霧散去,接著浮現了「開始」的墨水字幕。他再度陷入自我的世界,而他不是唯一一個。在車廂裡,大部分乘客都迷失於手機中,其餘的忙於打盹。我喜愛窺探各人的手機活動。左邊的大嬸在各大超市軟件中比較價錢,右邊的男士在看KOL吞食辣椒。在我而言,窺探他們在用手機遠比自己在玩手機有趣。無需要超高的監控科技便可以享有如上帝般的視覺。不但可以同時看多部手機,我同時看到螢幕內外的人。表演者和觀眾,在我而言,都是一場戲。我可以短暫地、安靜地潛入別人的對話,可以與闖關的手遊玩家同喜同悲,甚至可以窺探別人的私生活。即使我把窺探得來的秘密當作與朋友茶餘飯後的話題,也無傷大雅,因為我和我的朋友也不會再與事主重遇。


正如站在我面前的那個女人,她背向著我,手機雖然貼上防偷窺螢幕,但因為我站在她正後面,猶豫以她的視覺去看電話。與此同時,現在正值繁忙時候,車上裡擠滿了人,即是我靠近,她也毫不起疑。


她的手指飛快地在網絡上跳舞。她正用社交軟件與一名叫「Ggla 0310」的用戶通話。我猜對方是位男士。因為他傳了一張限時照片給她。她開啟後,螢幕出現了一條完全勃起的陰莖。對方補充了一句:「Waiting for u.」女人馬上回頭查看。幸好,我早已意識到此舉,假裝閉目養神。她安然回到對話中。


她輸入訊息:「你想嚇死人咩?」


對方以文字訊息回應: 「你喺街?」


「係,好彩應該無人見到。」


我暗地裡笑了笑。


對方又傳來訊息:「你今晚大概幾點嚟?」


「大概8,9點⋯」


「唔可以早啲?」


「早啲走,佢會發現⋯」


正當我看得入神時,下意識地左盼右顧,驀然發現身後正站著一個白髮蒼蒼的大叔。他雙目有神地瞪著我。他的眼神凌厲令我不敢再回頭張望。我心跳開始加速。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難道我窺探的行為已被他發現了?他在窺探我窺探別人?他有沒有拍照?有沒有拍片?腦海裏,我已想像到自己被網民公審時的留言。但他在等什麼呢?從車窗玻璃的倒影,我看到他的目光沒有一刻從我身上離開。他在監視我嗎?在等合適時候把我指證出來?


不會的⋯我習慣在窺探別人時,時不時轉換視點,又會在做一些自然的小動作,如查看手錶、假裝在思考 等,好讓別人察覺不到我的專注。我的窺探技巧不錯,多年來也沒有給人發現。也許只是我作賊心虛,自己想多了而已。


列車不知不覺間抵站,我面前的女人電話忽然響起。她接過來,一邊下車,一邊說話:「BB,我到左啦⋯不過陣間我食完飯要早走⋯⋯」女人的聲音隨著她的腳步離開。人潮也如流水湧上月台。我隨着人潮緩慢地、自然地轉一轉站姿,往相反方向轉去。這樣方便我向大叔進行反監視的行動。這時候,我才看清大叔的真面目。他的瞳孔裡有著混濁的白。再看清楚,大叔手上握著一枝摺起了的盲人杖。原來是虛驚一埸。我終於鬆一口氣。於是,我重新搜索,看看身邊有什麼好窺看的。


我看到大叔旁邊坐著一個男生。他的坐姿如沉思者雕像般,身子靠前,雙手握緊電話,左右拇指在埋頭苦幹。五分鐘過去了。他的手指仍未放軟,令我好生好奇。我小心翼翼地由上而下窺看他的螢幕。螢幕上顯示一段密密麻麻文字。文章標題是「窺探者」。


【無形.殺出個效應】模仿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