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略詩輯(三):血流激盪整夜,堅信還有下一個黎明

詩歌 | by  羅貴祥、彭礪青、鄭點 | 2022-03-10

〈內侵——我們給甚麼烏克蘭〉
◎羅貴祥


到來了終於這一刻

不是朝另一塊土地遙望的火焰

進入了呼吸管道的體會

層層包裹的肌理

澈透我們的骨髓

脈動不安忐忑

一動無有不動

此刻難料下一個剎那

血流激盪整夜

堅信還有下一個黎明

然而沉重的擊倒是甚麼

痛失自由之何謂

傷亡與囚禁

逃離的倉皇

留守不過

不過是不知所為

不過是不知所措

茫然去來未辨

黑暗處可有飛翔的聲音

不敢想像的

都兇悍降落

我們和世界有半邊燒焦了

猛轟一發

立刻把軀體

分為左右互不相容

宇宙斷為

絕對的黑和白

生命剩下

唯善唯惡

今後該輪到哪個

怎麼樣一邊的手與另一邊的足

卻安靜地交叉螺旋

成了槍膛裡的來福曲線

或許有份量的不再往外探索究竟

守在自家毛細孔的入口

內裡好像還有光與動盪

懵懵懂懂與我們有未打開的關係

愈往内攻

未許就沒有

愈深的慈悲




〈寫於驚蟄〉(誌俄烏戰爭)
◎彭礪青



“Tuba, mirum spargens sonum

Per sepulchra regionum,

Coget omnes ante thronum.”


初春,一輪砲火驚醒樺樹的夢

每寸草莖聆聽履帶的震動

每晚,他們的城市總是這樣入睡

燈泡在集束彈的光暈裏微顫……

誰能打掃歷史的廢墟,重新組裝街道﹖


我坐在回南的斗室,抱病追看

一堆國旗與人影在交談,千里之外

民兵瞄準炮塔發射「標槍」⋯⋯

遼闊的秩序正在瓦解,像大廈爆破

一次又一次,碎片散落在心靈的戰壕


凌亂的馬路佈滿坦克的殘骸,這

一人的偉業,註定要在所有細胞壁上

搶灘,打亂我們的呼吸節奏

重傷的鳥強自在烈風中危立,訴說

這獸性的病,以背叛文明的姿態,騰飛


只此一次,如果我們要用核彈自殺

世界就只能團結一次,像印第安酋長

在風中怒吼,睥視以烈火寸磔土地的人

我打開一部歷史書,尋找雪的相關詞

只見有焦黑的洪水,流經頭蓋骨的裂縫


漫天暗黃瀰漫在我的窗口,像

一道洪流穿越指間的咖啡杯

白天總是充斥着不安和囈語,而

扁桃腺亦不得不承受,無法像小孩子般

叫喊,一個新生儲君的名字


我在顱內開闢一塊新墓地,記念

一串未知的名字,地平綫張開眼眶

接納我們,艱苦回憶起吊鐘花的氣味

讓我們手牽手站在廢棄的孤兒院、墓園

和戲院,待焦黑的洪水重新哺育陽光


園丁從地表給星空澆水,麵包師傅

烘焙幸福,給腹中的一對戀人

那些日子,我們用手指從無限數到零

猶如水熊在溫暖的太空中泅泳

踏着瑜珈的動作,沒有生死或疲勞


我時常慶幸能在家中厨房,煮菜

洗碟,待痊癒後就可以出門看日落

終有一天,我會抵達你們的海港

彼此問起健康和近況,只等一艘巡洋艦

滿載鮮花,穿越密集的砲火迎接明天




〈敖得薩〉
◎鄭點


她的城市不常下雨
也沒怎麼見過
雨後的虹

雨不來
唯獨怕火
怕錐形的彈孔
遮住了父親的眼
怕那只驢犢長大
就背起了炸藥再也轉不回家

拿著槍走
別為了丈夫和國家去死
上帝留下來一隻火種
可春天太冷
不得不
下起了冰



侵略詩輯:孩子問我,戰爭是為了甚麼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方圓》「元/Meta」——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2-12-10

悼李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2-10

山水仍非山水——〈坐看雲起時〉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2-12-06

投藥與下石

小說 | by 跂之 | 2022-12-02

寫信師張愛玲

散文 | by 邁克 | 2022-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