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從現實循入神話看世界另一可能 大館大型酷兒展覽「神話製造者」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3-03-11


站在印度藝術家Bhupen Khakhar晚期的作品《來訪者》(Visitors)前,孫啟越萬慨萬千。Bhupen Khakhar雖於六十年代已經靠畫市井生活、明媚風光成名,惟至1980年他媽媽去世後,他才開始描畫自己的同志生活,「他擔心畫同志生活會傷害到媽媽的心,」孫啟越抿了抿嘴,「我很感觸,我於2014年創辦驕陽基金會,我媽媽亦於該年逝世。我並非刻意為之,是無意中為了不讓媽媽傷心而配合的。」


以神話探索同志議題


孫啟越是驕陽基金會創辦人,驕陽基金會以藝術關注LGBTQ+社群的發展及權益,藏有大量與LGBTQ+相關議題或藝術家的作品。最近,驕陽基金會與大館合作,舉辦香港最大型的LGBTQ+展覽「神話製造者——光.合作用三」。


「光.合作用」系列展覽此前曾在台灣及泰國舉辦過,香港為第三站。孫啟越記得2017年,他們在台灣舉辦第一次「光.合作用」展覽,適逢當地正熱烈地討論同性婚姻合法化議題;2019年於泰國展覽期間,正好泰國國會打算重新審議「同志伴侶法」。孫啟越慨嘆,來到自己的家鄉香港,「卻連一個『反歧視法』也再三拖延」。他希望展覽可以作為一條渠道,讓普羅大眾更關注LGBTQ+議題。「光.合作用」英文Spectrosynthesis,由Spectrom「光譜」及Photosynthesis「光合作用」組成,前者代表多元性,後者象徵生機,「如果我們更多元、光譜更闊,會否可以令世界更美好?」因此是次展覽以「神話」為題,把一切歷史視角推前至神話時代,「很多現有的規距、社會狀況,在有歷史、政權之前,是神話主宰著我們的認知。」孫啟越說,展覽正想由神話角度從新看世界。


黃嘉瀛:只有上帝可以審判你


藝術家黃嘉瀛在創作作品《Only God Can Judge Us》時,接觸了一些性工作者及居住在劏房的年輕情侶,他們有的因性取向被家人趕出家門。即使屈膝小小的劏房,他們依然用心裝飾,例如會在牆上貼親密的海報、擺放浮跨的塑膠雕飾等,「他們盡可能為自己的生活空間扮靚,有一套獨特的港式美學。」黃嘉瀛在劏房附近的店舖搜羅塑膠花、珠寶黏在鏡上,中間是一張寫著「Only God Can Judge Us」的紋身貼紙,照鏡時就會看到這句句子。「我原本是天主教徒,宗教與性取向往往有衝突,但看到這句子我有種充權的感覺,對啊,其他人怎樣說也沒所謂,因為只有上帝可以審判你,而衪的審判可能根本與性取向無關。」


真善美村:為世界提供另一想像


除了過去與現在,展覽第三章「酷兒的未來:去物質化、轉化及新語態」,提供對世界的另一想像。二人藝術組合「真善美村」的成員Joseph覺得現在酷兒正處於一種不能被定義、流動的狀態,因此他們想「通過藝術去想像一個類似烏托邦的地方」,而這個地方就是一條「村落」。「很多時大家對村落的理解都是封建、傳統,由異性戀男女結為夫婦再組成氏族家庭。」但原來歷史上還有其他形形色色的村落,例如六七十年代,美國一群同性戀者為逃離戰爭及主流異性戀文化的歧視及壓逼,建立了一條「同志村落(Gay Village)」。「真善美村」的《Rush》以一種同性戀性行為中使用的娛樂性藥物Poppers命名,建構一條同性與異性、同性與同性、人與動物、動物與動物都能和平共存的村落,每一個人與物種都能享受性的歡愉與解禁。


展覽入口處展示中國藝術家西亞蝶三幅剪紙作品,分別為《斷袖》、《分桃》及《泣魚》三個中國古代耳熟能詳的同志故事。孫啟越覺得,中國數千年歷史中,就只有這零零丁丁數個同志故事流傳下來,「有多少故事被埋沒了?」他再三強調,「要是世界不是以異性戀角度出發,可能有更多故事能被發掘——不如用神話角度重新看待事物吖?」


「神話製造者——光.合作用三」展覽詳情

日期:即日起至4月10日(星期一休館)

地點:大館賽馬會藝方一樓及三樓展廳、F倉展室

詳情按此




延伸閱讀

3體同病相連雪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桃緣

詩歌 | by 羅貴祥 | 2024-04-22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