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收藏記憶,連結生命故事——訪《留念》項目策劃人周耀輝、王嘉儀

文藝follow me | by  陳子雲 | 2021-05-04


集詞人、作者、學者於一身的周耀輝,在2018年至2019年間擔任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駐場藝術家之後,與創作歌手王嘉儀聯合創作《留念》——一個集藝術、流行音樂創作、音樂表演及展覽的多層次展演項目。層次豐富而跨界,就像周耀輝自道其創作、策展的模式,他笑說:「可能以前做填詞人,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工作,到現在每每要創作項目時,總會想可以聯繫到更多人,大家一起來玩!」


訪問當日周耀輝在大館一隅的咖啡店坐著,談笑風生。雖然有問必答,可是訪問期間也不時對記者說,只有你問我,我也很想問問你的事情。可見他確實相當渴望和人交流、連結。他創作的《留念》,便是從亞洲藝術文獻庫的「夏碧泉檔案庫」獲得靈感,「Collection,解作收藏,一個人的Collection,成為與他人觸碰的Connection,當中種種微妙的跨界,生命與生命因為藏品而產生故事,是《留念》的起點。」


夏碧泉是香港著名藝術家及收藏家。1982年起他拍攝、記錄香港藝壇各大小活動,亦有各樣雜誌、書信、空酒罐等私人物件,逝世後其藏品經亞洲藝術文獻庫整理成檔案庫。周耀輝邀請六位來自亞洲藝術文獻庫轄下青年團體「Page Next」的年青人到檔案庫,各人再邀請一位重要的人,一同在檔案庫選擇一件藏品,之後以藝術創作回應。周耀輝、王嘉儀則根據六位年青人的六件藝術品,以歌曲創作聯繫、延伸意念。從已逝藝術家的藏品,到藝術創作,到作曲填詞,然後展演,一層一層延續藏品的生命,念念復生。


「一直以來,很多人會以為流行音樂與藝術品是楚河漢界,一者通俗,一者高雅。但是在創作《留念》的過程中,我發現其實亞洲藝術文獻庫找我當駐場藝術家,本身已經是一種跨界。我希望觀眾不要以為藝術品距離他們很遠,流行音樂作為其中一個吸引點,令大家明白,一個香港很重要的藝術家、收藏家、一件藏品,原來和我們有微妙而複雜的連繫。」


不過話鋒一轉,耀輝卻自白不是一個「檔案庫式」的人物,不習慣收藏物品。三十歲他辭去工作獨身到荷蘭生活,二十年後回流香港後,經常往返荷、港兩地,香港的家居顯得冷清,朋友作客,常常疑惑他是否還有行李未寄到。遊走各地,自然覺得藏物不如「在心中」般容易。受疫情影響,他目前大學的課程要混合網上和實體,往返兩個家之間困難重重,朋友見面要戴口罩。他一直強調的接觸生命,在疫情下令他相當擔心。「會害怕啊,害怕我們的社會、世界未來會怎樣,人與人之間是否還容許觸碰,容許連繫?」


王嘉儀:留念是意念流動


而《留念》另一位創作人、創作歌手王嘉儀和周耀輝可說是合作無間。王嘉儀擔任過周耀輝歌詞班的導師,又曾在其他活動上一起創作歌曲。周耀輝形容她有自己的藝術取向,大家音樂品味相近;王嘉儀則感恩難得有機會以流行音樂跨界到藝術領域,「是極度難得,又相當開心的一次合作。過程中我發現流行音樂原來可以都是一種藝術品,因為大家的目的都在於關心人的情感與生活。」


在文字與音符之間跳動,或游離,或徘徊,是王嘉儀心目中的「留念」。她操刀《留念》六首歌曲的編曲、作曲及演唱,六首歌曲代表六個人在不同藏品裡得到的靈感,並形成六種探討不同主題的作品。有親情,有刻劃距離,有尋找自我,王嘉儀以歌者之姿,歷遍每一個念頭。她形容留念是一種相當流動,相當浪漫的概念,像文字與旋律連繫起來的形式,穿梭在不同人、事、物之間。


六首歌曲當中,自然也有連繫到她本身的故事的部份。近兩年王嘉儀到台灣發展,或者有人疑惑她會不會就此長居台灣。其中一首〈無覓〉,源自「踏破鐵鞋無覓處」,周耀輝藉此表達尋找自我的歷程,而擊中了她的心靈。「製作這首歌曲時,真的挺受耀輝的哲學啟發,猶如救贖了我內心中一個部份的孤獨。踏破鐵難無覓處,我從中得到的詮釋是,原來走得再遠再久去尋找想要的東西,最後那個目的地還是存在於你自己的心裡,或者你的家鄉。」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子雲

陳子雲。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曾任職網媒《獨立媒體》、《香港01》。現自由身寫作,管理Facebook專頁「InsKino」。

熱門文章

書信抬頭怎麼寫?

散文 | by 陳煒舜 | 2021-05-07

編輯推介

田漢的當代意義

書評 | by 陳國榮 | 2021-05-08

《飲食魔幻錄》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5-07

詩四首:曾繁裕 X 驚雷 X 李顥謙

詩歌 | by 曾繁裕、驚雷、李顥謙 | 2021-05-07

管管詩作管窺

其他 | by 鄭政恆 | 2021-05-06

細雪

小說 | by 程皎暘 | 2021-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