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故宮帶進「元宇宙」——黑國強專訪

專訪 | by  Jerry | 2022-01-08

作為去年壓軸的香港盛事,莫過於M+開幕,除了吸引海外與本地媒體爭相採訪、市民排隊「打卡」趁熱鬧,其實也標誌著發展多年的整個西九藝術園區,距離最終目標跨進了重要一步。而香港未來的藝術發展之路,如今亦再次成為討論焦點。


M+本身就是空間藝術


對於坊間多了普羅大眾留意藝術圈子動態,身兼西九文化管理局及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董事的Andy(黑國強)形容,M+初步成果是令人興奮的:「開幕至今一段時間,熱潮都未減退,仍然人山人海。它的出現,至少提高了大眾對藝術的興趣,而且亦不會局限於來來去去都是奈良美智、村上隆這一類,會回頭十年、甚至百年去欣賞藝術品。」


不過Andy本身的興趣不只十年百載,如他笑言,作為資深的古董收藏家及策展人,其藏品大多為數以千年的歷史文物。於荷李活道的私人古董店接受訪問,他進一步解釋M+有別於傳統博物館的破格之處:「從定位上,M+跟你在荷李活道所看到的,或者一些以傳統藝術為主的博物館,都有點不同。其實更似荷蘭的Rijksmuseum(國立博物館),它是綜合性的、以當代視覺藝術為主。但當然,對於整個藝術界都有正面帶動效果。」他接著指出:「通過不同媒體,或者不同市場操作,香港今時今日對於藝術文化的定義,我認為是已經『灰色化』,不會再分得那麼清楚,是哪個界別、是什麼時代。只是因應潮流,有某些比重會特別多,譬如M+裡的藏品,便包括上世紀的超前衛藝術,但相信很多年輕人都從未見過。所以你當新的、前衛的又得,舊的也無不可。」


而單單是M+美術館的建築本身,Andy覺得已足夠成為香港藝術發展史的創舉。「香港從來不曾見過一個如此特別的空間,過去在香港落成的博物館,基本上跟香港這個城市一樣,非常逼夾。完全不像M+這個呈現形式。」與Andy一同受訪的Fine Art Asia總監Warren(鄭維揚)則表示:「我自己曾經在外國留學,在外國博物館的經驗是,你多數會預計留一整天在館內參觀,而且一入去就會迷失、會欣賞整個藝術空間。但在香港,一些傳統的博物館並非這樣,多數是一個展廳接下一個展廳,然後就會結束。」而M+的出現,正好為香港這個寸金尺土,連博物館都比別人小,常被譏為文化沙漠的城市爭一口氣。


40326934969939177


Andy笑言:「過去我們周遊列國,工作上看見別人的博物館,都是『得個恨字』。現在香港自己都有一個,入去逛兩個鐘,到Cafe休息一下,再逛兩三個鐘,M+就是一個可以流連一整天的地方。而且西九的概念是藝術園區,當然現在還未完全啟用,但它是同時提供不同活動讓人選擇。綜觀亞洲,其實並沒一個這樣大規模的園區,它是香港獨有的,連內地那麼多城市都沒有。就算你完全不懂藝術都會覺得好玩,然後開始留意藝術。我想這就是它的最大功用。」


他形容,西九作為文化藝術區,最終目標是完全有別於大家過去的想像:「你去倫敦大英博物館,就算看一整日,都是留在同一個館內,但西九是由幾個部份組成。」他進一步補充:「西九的發展方向是有四條支柱,其中兩條已經完成(戲曲中心與M+美術館),故宮(文化博物館)預計今年開放,會是第三條。還有一條是舞蹈中心,以舞蹈為主的場地也從沒在香港出現過。」加上往後幾年還有辦公室、商場,以及招標中的酒店:「西九基本上締造了許多個『香港第一』,唯一問題是現在已經太多人了。人數多得好可怕,哈哈。」Fine Art Asia項目經理Jeff(文嘉麒)亦有同感,以前只覺得銅鑼灣、尖沙咀購物區才會人山人海,想不到M+開幕之後,連西九園區都會人滿為患:「現在禮拜六日已經不敢去西九草地,連停車場都要排隊。」



為何要有香港故宮?



西九園區發展多年,予外間感覺是工程浩大、耗時超支但一直未能窺見全貌。但Andy強調:「好嘢是不應該便宜的,這也是我的格言。雖然西九吵了那麼多年,也等了那麼久,加上這兩年的疫情影響,但我覺得最終是值得的。尤其今年故宮博物館開幕,情況將會比早前M+更加盛大。」


M+固然是西九園區發展的里程碑,但AndyWarren都不約而同認為,緊接開幕的故宮博物館,將會是重中之重,扮演著西九園區的關鍵角色。「很多人對香港的故宮博物館都有錯覺,以為只會看到故宮的歷史文物,那為什麼要在香港看,到北京看不是更好嗎?其實不是。故宮的展品當然會是主力,開幕展包括從故宮借出的九百幾件文物,包括一級文物與許多從不外借的展品,是史無前例的。但其實還有許多外圍的、以及與內地博物館合作的項目陸續有來,除了香港,它更是針對內地觀眾,這將會是另一層面的話題。」


Andy更透露,香港故宮博物館的呈現形式,將有別於北京故宮:「它的方針會貼近年輕一代,將結合一些多媒體和視覺創作。」Warren接著補充:「大家都會存疑,香港的故宮與北京的故宮,甚至台北的有什麼不同?最近在台南也開了一個新的故宮博物館。很老實說,香港在文化底蘊上肯定比不上北京和台北,所以它會選擇一個比較潮、比較科技的路線。而可以預期的是,當香港故宮正式開幕,它的最大挑戰,將會是如何吸引如今已經去過M+的觀眾,再去一遍隔壁的博物館。」


Andy認同,香港故宮博物館的競爭對手不是北京故宮,而是同在西九園區的M+:「一個是有文化底蘊的博物館,而另一邊M+是創新前衛,相比之下前者是內斂一點。」 Warren說得再直白一點:「你講古董、清朝,聽起來都已經不夠特別。所以轉拓另一個融合科技的新方向,我覺得是正確和適合香港市場的。」


「我們經常講傳承,但如果只是要人看文獻資料會很苦悶。」Andy形容,這也是香港故宮博物館的突破之處:「你不會只是看到幾千年前的古董,而是譬如有個場景是關於『皇帝一天的生活』,它的形式較似一個story teller多過傳統博物館。」


7073571728541288

Andy(中)、Warren(右)與Jeff(左)三人作為Fine Art Asia的核心成員,都認為接下來「元宇宙」將會是藝術界的新趨勢。



為「元宇宙」發展先行部署


故宮博物館將以歷史文物結合前衛視覺藝術,想打破悶局,以創意突圍。其實這也是近年古董收藏及藝術界的新趨勢,更與AndyWarren籌辦多年的FAA發展方向不謀而合。去年,FAA就以古董和網絡新寵NFT的虛實結合,成功開創業界先河。Andy形容,這絕對是古董鑑賞和藝術界的新嘗試:「要讓古董市場年輕化,說得簡單,實行起來很困難。」Andy補充道:「但NFT的出現,讓我們行出的第一步,就是我們自己首先要變得年輕化。這種虛擬網絡創作,除了我們99年看《22世紀殺人網絡》,其實早已發生,在今日社會無處不在。我兒子打網絡遊戲,現在都識得買虛擬兵器。由虛擬世界轉回現實世界,也是他們比較易接受的渠道。」他笑指,跟兒子講《三國演義》,其實一個認識的是虛擬電子遊戲,另一個講的是實體歷史文物。但虛實結合,反而成為接通兩代的真正橋樑:「這就回到我剛才所說的story telling。」


AndyWarren口中聽來,他們接下來要經營的根本不似古董行業,反而更似一些科幻電視劇的概念。Andy聞言點頭大笑:「沒錯,就是科幻片常見的『穿越』主題。我們去年舉辦的實體展覽,就是以transverse(穿越)為名,不只是歷史古今,而是橫跨了古董、NFT、網絡世界幾個不同維度。」說著,Andy打趣說:「都像Mavel裡面Dr. Strange打開的multi-verse概念。」


作為FAA另一推手,Jeff隨即提到,承接NFT的下一波熱潮,今年FAA繼續別開生面,但不會只是multi-verse ,而是meta-verse(元宇宙)。「現在仍然醞釀中,但應該會是第一個應用到meta-verse出現的art fair。」他們都認為接下來將會是「元宇宙」的時代。Andy進一步指出:「所謂meta-verse,它引伸的Virtual Gallery、VR眼鏡應用等等,這些東西早就有了,它並不新,但是NFT未普及和為人熟悉時,操作和研發成本有其限制。」


「其實是有了NFT作為基礎才可以讓我們發展『元宇宙』。 Warren亦指出:「『元宇宙』是指現實和幾個虛擬空間中交換身份,將它應用在藝術界無疑是相當吸引。我們亦隨即開始做了一些投資。」


Andy則形容:「NFT的概念加上meta-verse的空間,我們就可以用低門檻實現一些高端的嘗試。如果再深入研究其前景,現時許多知名博物館和畫廊都已經開始發行自己NFT,其實就是為自己的未來發展作出部署。」


「它遠遠不只是大家的基本想像,例如說,在現實世界買件衣服,然後你在虛擬世界的『公仔』就會穿著同一件衫,遠遠不是這樣。這個概念其實可以做到好多事,我們亦不只是打算將現實中的展覽搬到虛擬世界做Virtual Gallery就算,不會純粹在meta-verse的空間複製一個與現實世界一模一樣的形式,而是一個更高層次的構想。」Warren欲言又止,卻說得頗有把握:「有什麼東西只可以在虛擬世界做到,而現實做不到?提供這種體驗才是關鍵,不過我們暫時要賣個關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鏡中鏡〉、王家衛與卡爾維諾

其他 | by 小克 | 2022-01-10

編輯推介

詩三首:鄭點 X 無皮蛇 X 李曼旎

詩歌 | by 鄭點、無皮蛇、李曼旎 | 2022-01-21

憶吾師古蒼梧

散文 | by 關夢南 | 2022-01-15

驀然回首科普之路

散文 | by 陳志宏 | 2022-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