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電影係一個宗旨,就係發揚武術」——「鮮浪潮」 焦點影人系列:劉家良傑作展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6-24

「我爸爸,劉湛,係洪拳嘅。佢師傅,林世榮。林世榮嘅師傅,大家都熟悉嘅,黃飛鴻。我係黃飛鴻嘅第四代,佢臨去嗰時,佢交低一個遺產比我,個遺產就係功夫。」這是劉家良導演在奪得金像獎終身成就獎的致詞。


出身名門正宗的劉家良或是最後一位「一代宗師」,有別於一般武師導演,不只是為了電影而打功夫,而是為了功夫才拍電影。這種骨子裡的武者精神,使他的作品有別於任何功夫電影,他在一次訪問中便這樣說道:「我拍電影係一個宗旨,就係發揚武術。」



血肉之軀,鋼鐵意志


繼兩年前的胡金銓回顧展後,今年鮮浪潮的焦點影人是劉家良,影展以練洪拳的要旨「銅橋鐵馬,剛柔逼直」為主題,選映了十六部回顧作品及八部參考作品。有別於胡金銓的空靈美學,劉家良的電影全是硬橋硬馬真功夫,在處女作《神打》中,借助以神打討活的角色,諷刺功夫在電影拍攝中只淪為視覺刺激的工具,失其本真,並在作品中強調他對真功夫與武德精神的重視:紮實、不懈,與俠義。


對呈現真功夫的執著,亦造就了《少林三十六房》裡那場殿堂級的練功戲。電影竟花了全片超過三分之一的篇幅,展示了劉裕德(三德和尚,劉家輝飾)整整四十七分鐘的練功過程。練功過程將少林三十五房,拆解為人體每個器官的鍛練,諸如腳步、臂、腕、耳、目等,在每一房的鍛練中,所呈現出的都不外乎痛——流血、瘀青,火燙,而疼痛就是每位練功之人的最低代價,以及意志力的象徵。這種對練功過程精細的刻劃,也體現出劉家良的功夫哲學,功夫不是怪力亂神,或天外飛仙,而是結結實實的苦痛與痛楚,只需展現平實的真功夫,已叫觀眾看得心服口服。


《少林三十六房》劇照


《少林三十六房》劇照



一打到尾的十八般武藝


習武不僅在身,亦在於心。劉家良系出洪拳,而他透過電影藝術所呈現的功夫,卻從沒有南北之分,門派之別,所以他的電影有著十八般武藝,各門各派的武術精粹盡是他攝影鏡頭下的命題。如在《瘋猴》中他以猴拳功夫為北派正名,在《武館》中展現了南北拳法,其中又以《中華丈夫》為劉家良最滿意的一部作品,在該片中他彷如「曬冷」般把中國與日本的武術文化盡皆比拼了一番。


《中華丈夫》講述何濤(劉家輝飾)娶了精通武術的日裔女子弓子(水野結花飾)為妻,被逼每日與她較技,由此引發一場「中日大戰」。這一套「由頭打到落尾」的純功夫電影,首半部分是夫妻二人的對打,拳腳、兵器、暗器盡出,丈夫使的是中華武學,妻子使的是日本功夫;後半部分則是何濤與七名日本武者對陣,劉家良盡把中日武學功夫搬上大銀幕,當中有日本劍與中國劍、空手道與醉拳、雙截棍與三節棍、日本長槍與紅纓槍、雙刃與柳葉雙刀、柔道與油道,最後一場更連忍術也使出,可謂應有盡有,一如劉家良的電影美學,盡顯武學的多面性。然而,儘管電影「一打到尾」,全片卻無任何傷亡,片末以何濤恭敬地接過劍道高手戰敗後贈予的長劍作結,以說明武術比試不是只談勝敗,而是在於修養和精神。


《瘋猴》劇照


《中華丈夫》劇照


《中華丈夫》劇照


【亂世俠客行——胡金銓回顧展】專訪導演林靖傑-文如其人,復活武俠片大師神采


沒有最後的電影,只有最後的宗師


劉家良「以武載道」,而電影就是呈現武術的本質與精神的最佳工具,《武館》更展現了他一代武術大師的風範,一貫以硬橋硬馬,把武學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單是開場的十數分鐘,就足以震懾觀眾,成為經典。開場畫面由地上延伸至高空,俯瞰鏡頭可見,武師以三層疊羅漢架起塔頂的舞獅,圓形的方陣隨著鏡頭的對剪與橫移,平面式地變化出多個圖案,彷似電腦特技一般,但卻全由真功夫的硬漢子演出完成,簡直蔚為奇觀。


劉家良以這樣一個開場,告訴大家舞獅是武館的鎮寶,象徵一間武館的實力與尊嚴,主角黃飛鴻(劉家輝飾)起初不曉此理,只知到處惹事,但經過刻苦練功,漸漸練出風度,由起初只關注個人輸贏,到開始重視武館聲名,最後終領悟到武德對武術家的重要性,達至以武會友的境界。大概這就是真正的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劉家良曾說,「修養又係一種忍讓,你要懂得對方嘅力有幾多,即係人地比幾多力你,你就忍讓幾多......」早在劉家良第一部講述少年黃飛鴻的電影《陸阿采與黃飛鴻》中,他便已強調武德在於「多寬恕、少逞強」,制服對方的心,才是真正的勝利,亦即「拳腳小功夫,容人大丈夫」的道理。這種繼承於傳統的學武精神,亦是劉家良武術電影藝術,與一般武師導演有別之處。


雖是師承正宗,但劉家良所拍的電影,又主張武術求新求變,不拘泥於固舊,才能弘揚中華武學。在《少林三十六房》中,三德和尚本是被清廷暴政壓迫的受害者,走投無路下來到佛門之下,將其對強權之痛恨與公義之追求,化為艱苦練功的鋼鐵意志,最終修成正果,更於三十五房之基礎上,創立少林第三十六房。嫉惡如仇,追求公義,對武學追求不懈,承先啟後,破舊立新等精神,皆反映在三德和尚身上,而三德也就是劉家良對武學追求,乃至於其武學電影藝術之最佳象徵。


一生拍了四百多部電影,於武術,於電影,劉家良始終認為是一種無止境的追尋。如他在一次訪問中說道:「人係無止境的,何來最後的題材,最後的電影。」雖然一代宗師已逝,但他留下來的遺產,卻永遠流傳在電影的光影裡。



「鮮浪潮」焦點影人系列

《銅橋鐵馬 剛柔逼直—劉家良傑作展》

日期:7月16日至8月2日

立即購票:https://bit.ly/3guyF7D

節目詳情:https://bit.ly/35kASMH

預告片:https://youtu.be/D7QXonFALwM

新放映及映後談時間表:https://bit.ly/3cO3stS

口述歷史放映登記:https://bit.ly/3gs6OVG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忘字

散文 | by 黃戈 | 2021-10-27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