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在無能為力的世界,用盡全力去奮鬥

時評 | by  翁婉瑩 | 2021-06-17

2021年2月1日凌晨,軍車駛入緬甸首都奈比多即將開議的聯邦議會,軍方發動政變,罷黜民選政府,並廢除去年昂山素姬與她領導的政黨再度勝選的議會改選。


截至5月初,超過760人在政變後的抗爭死亡,3,600多人被拘捕。在軍方強力鎮壓下,大都市如仰光與曼德勒,抗議略微平息,但擴張至山區鄉間的衝突卻更為劇烈。


本文將嘗試自縱向時間軸,說明緬甸的民主進程與挫敗;橫向地理剖面俯瞰多元民族與從未停歇的內戰。本文也將分析政變超過3個月,在斷網、言論和新聞自由受限、民生經濟凋敝的困境下,緬甸人如何與極權統治抗爭到底。

IMG_2640
英國作家吉卜林曾寫下詩作〈曼德勒〉,他從未到過中部大城曼德勒,而是從加爾各達搭船前往東京時,曾在毛淡棉停留三日。詩作中描述的佛塔風鈴,就是毛淡棉的佛塔



縱向時間軸:2021年「22222」與1988年「8888」


2021年的反軍政抗爭被稱為「22222民主運動」,來自於2月2日的全國大罷工的公民不合作運動,與1988年8月8日來到抗爭高點的「8888民主運動」遙相呼應。「8888」以失敗告終,但「22222」的未來不可知,但兩者都面對極權統治與國家暴力。


緬甸於1948年脫離英國殖民獨立,建國初期的動盪、英國人留下行政管理缺口,讓軍人有機可乘。奈溫(Ne Win)將軍在1962年發動政變,廢除民主選舉,實施軍事獨裁與鎖國統治。


奈溫錯誤的貨幣與經濟政策,造成經濟衰退,由大學生領導的1988年民主運動,從大都市蔓延到全國,緬甸國父之女昂山素姬被推舉為民主運動領袖。


軍政府武力鎮壓與廢除民主派勝選的選舉結果,8888運動終告失敗,民運人士遭追捕囚禁,或出逃海外,但在國際經濟制裁等與天災人禍等因素,軍政府自2011年逐步展開民主進程,而透過《2008憲法》,軍方依舊是國家的實質控制者。


喬治歐威爾故居正門
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曾在緬甸擔任殖民警察,不愉快的職場生活中,他思考殖民主義與極權統治,成為他終身對抗威權的的源頭之一。他的警察職涯在毛淡棉達到高點,據說是因工作的失誤,被下放北方的卡薩小鎮,他在緬甸最後的故居被完整保留,而卡薩也是他的第一本著作《緬甸歲月》的描繪背景。作者在2015年參考 《 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一書,在第二次前往緬甸時尋找自己的喬治歐威爾。



昂山素姬自十多年的軟禁中獲釋,2015年她領導全國民主聯盟(以下簡稱「全民盟」)一舉擊敗軍方,和平轉移政權至民選政府。


2020年11月8日,昂山素姬與全民盟再度獲得議會過半席次。無法忍受政治權力一再流失的軍方,在2021年2月1日發動政變,僅嚐10年民主滋味的緬甸人民,發起劇烈的22222民主運動。


為什麼會發生政變?因為自1962年奈溫奪權以來,軍方已成為國家內部的特權集團,依附軍方裙帶關係衍生的經濟體系,軍事與經濟結合的至高權力,讓歷任軍事領袖都不想放棄。


20170430_151652
位於中緬邊境的果敢老街,因地理位置、民族和語言相通,吸引大量中國遊客博奕享樂,但豐厚的賭場收入,也成為當地叛軍與政府軍互相爭奪控制權的原因。2017年3月6日叛軍攻入賭場開槍掃射、搶劫後再燒毀。這場攻擊造成雙方約100人死亡,300多名年輕男女被綁架充軍,被劫超過4億人民幣現金,當地民眾逃往內地或中國。作者於攻擊前後兩度進入老街採訪。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東盟領導人會議之後,緬甸的未來



橫向地理剖面:多元民族與超過70年的內戰


緬甸中心區域為豐饒的伊洛瓦底江沖積平原,是緬甸信仰佛教的主要族群-緬族的聚居地;周遭環繞山脈高原,是少數民族的主要居住區域。山區蘊藏豐沛的礦產、柚木、水力資源等;內陸和沿海的石油與天然氣,讓緬甸成為世界第十大油氣產國;而與中國接讓的克欽邦與撣邦,因地理氣候合於罌粟種植,至今緬甸的鴉片產量僅次於伊朗。


1948年緬甸建國同時,克倫族成為第一支反抗政府的軍隊,超過70年的內戰於焉開展;奈溫政變後,追捕殺害各民族領袖,少數民族群起對抗,儘管陸續簽署停火協議,但山區中互相佔領軍事基地與天然資源的戰爭,從未停歇。


山區中,包裝在爭取民族自治下的天然資源戰爭,與平原居民間種族與宗教的歧異,民族多元但不融合的背景,也讓軍方以團結國家為由,追擊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出售天然資源換取軍火,緬軍攻擊平民造成的流離失所,讓武裝組織得以吸納更多年輕人加入。


「軍隊從未國家化」是緬甸民主進程的弱點,也是終釀政變的源頭。昂山素姬在2016年執政後,持續透過政治對話,嘗試達成全國停火,但她無法控制的軍方卻持續與少數民族爆發軍事衝突。


果敢老街難民營2
中緬邊境邊境的連年戰爭,鄉間農民被迫拋棄土地與作物,困居由當地慈善團體改建舊酒店成立的難民營,在城市裡打工勉強為生。而居民因內戰流離失所的狀態,2021年政變前散落於緬甸山區邊境各地,政變後則蔓延到內陸大城市。



2021年,緬甸軍方的鎮壓暴行,透過網路傳播全世界,軍方為何如此殘酷地對待人民?難以放棄軍事與經濟獨攬的龐大利益,而扭曲的《2008憲法》包裝了利益-軍方是緬甸的保護者與團結者,違抗軍方就是罪犯。


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是罪犯,22222民主運動抗議者也是罪犯。過去少數民族遭到狙擊、酷刑、焚燒住屋、空襲轟炸,2021年在大都市爆發,擴散全國。



人民的決定:在無能為力的世界,用盡全力去奮鬥


2021年5月5日,民主派人士宣布成立「人民國防軍」,宣示終結軍方對人民的暴力,位於偏遠西北的一支新興民兵組織,率先加入聯合部隊,而傳統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持續與緬軍戰鬥,全國性的內戰來到一觸即發的臨界點。


緬甸人民嚐過10年民主自由的空氣,再也回不去軍事統治,而軍事領導人敏昂萊(Min Aung Hlaing)輕忽民眾抗爭到底的決心,以為可如鎮壓8888民主運動般,以子彈威嚇人民。


儘管軍政府以斷網試圖切斷抗議的串連,關閉新聞媒體,追捕記者嚇阻資訊的傳遞,街頭上舉起三指反對威權的手勢漸少,但沒有聲音的抗爭正在緬甸民間奔流。


民眾自發性抗稅與抵制軍方,從啤酒、電信服務到彩券,起底軍人家庭在海外的富裕生活;醫院、銀行、學校、交通各領域公務員的罷工,讓軍政府至今依舊處於癱瘓狀態,但緬甸立即陷入經濟衰退、外資出走、窮人激增、糧食缺乏的困境,過去10年改革開放的經濟榮景,政變後3個月蕩然無存。


但,這是緬甸人民的決定,不再回到軍事統治的舊時代。


DSC_1959
仰光大金塔是當地人的信仰中心,也是著名的觀光景點。1988年8888民主運動時,翁山蘇姬首次對民眾演說的地點,在2020疫情期間封閉,2021年周遭社區是仰光反軍政抗議最激烈區域之一。



相較於泰國與香港兩地民眾,面對鐵板一塊,難以撼動的極權統治,緬甸人民堅毅的不合作運動,武力鎮壓中的頑強反抗,緬甸人似乎更有奮力一搏的機會,推翻軍政府,儘管如詩人杜克門萊寫下兩句沒有標題的詩:


我來到這個無能為力的世界

我用盡了全力去奮鬥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翁婉瑩

先是讀者、旅行者然後是寫作者。2014年首次進入緬甸,成了知曉過往黑暗,再也無法轉身不理的外國人,足跡遍至邊境與山區,作品散見台港華文媒體。 持續於網路媒體更新緬甸政變資訊與評論,已累積6萬多字紀錄。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

《無遮鬼》小輯

書評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9-09

【無形.全文追星】神在沉默

小說 | by 張欣怡 | 2021-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