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耕

散文 | by  呀木談 | 2020-08-31

耕,指耕種,亦指糧食生產。用筆墨工作謀生的是為筆耕。用生命謀生的,可謂命耕。此時此刻,在香港的,人人也是命耕。


關,封不得,官說豁免不可免。關,封不得,官說一國一家親。關,封不得,官說內地沒感染。


人為何要食?求生。香港人命耕的,不只是工作,一切都在默默耕耘,就似奴隸般在耕耘。


香港說在一九九七回歸,一國兩制說得好,有何好?一國兩制就是回歸但殖民地身份不變,中國是宗主國,香港就是五十年試用期的殖民地。恰如在無良公司的試用期同事一樣,做最多是她,被欺負是她,出錯負責也是她。


香港人很出色,香港人能養活自己,甚至能支撐起整個國家。遺憾的是,撐起的不是自己的國家,撐起的是腐敗無能者的國家。更遺憾的是,香港人的生活模式就似是齒輪,勞勞役役地工作,勞勞役役地打拼,勞勞役役地交稅,最後發現政府從不為自己服務。


有時與老一輩談政治的時候,我很喜歡引用許冠傑,何解?因為他是最好的例證,許冠傑經常唱《同舟共濟》,當中最為顯著的一句是「移民外國 做二等公民」唱《鐵塔凌雲》有「檀島灘岸 點點磷光 豈能及漁燈在彼邦」


諷刺的是,許冠傑口唱著這些滿載家鄉情懷的歌,卻一心移民他方,何解?因為他很清楚縱使外國要做二等公民,在共產黨的管治下,在香港會過著比二等公民更淒慘的日子。


老一輩亦常說:外國有咩好,都係香港好。這個我認同,我真係好鍾意香港,或許原因不同,但結論相同。


筆者曾與一名政見不同的老一輩對話,雖則險些釀成打鬥,但確實有進一步的了解。老一輩說,香港是福地,沒有地震海嘯的威脅,年輕時經歷六七暴動,帶著妻兒傍偟過日,勞勞役役幾十年現在只想求安定。


為奴數十載,一生甘為齒輪,只求安定。現在年青人渴望打破困局,一生的信仰被破壞,換來他最強烈的反對。這是文字上美好的描述,這種人換在現實就非常的自私可笑。


只要說出例子,大家就能理解,最好的例子——「咁辛苦儲了咁多年錢,好努力才有今時今日比較安穩的生活,我嫖、賭、飲、蕩、吹都唔啱嘅,好基本的生活就得,你點解要破壞我生活?依加我收成期吖嘛。」出自何者?鼎鼎大名的陳健波。


命耕,正確來說,人人也是命耕。問題在於,你自由嗎?


我能舉些例子, 為了名利向政權賣命,亦樂於此,那自由嗎? 為了家人向政權賣命,美好的理由,那自由嗎?為了自由,堅拒向政權低頭,一生困於牢籠至死,那自由嗎?


自由嗎?這個問題,人人的觀點也不同,只能自己回答。


若你問我,我會引用一首歌曲:「若世上仍流傳著愛,即使軟禁斗室內,我自由,與天地同在。」


劉曉波自由嗎?自由,比我們更自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