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遠專欄︰話碗集】向大洋洲的奇蜜致敬

專欄 | by  淮遠 | 2018-07-25

abstract-honeycomb-metal-5294


要不是單眼妹得了蠅蛆病,我們也不會知道麥盧卡蜂蜜對傷口癒合的奇效。上月初啓程赴京都前,應獸醫診所的要求,花了六百多塊買了一瓶二百五十克的麥盧卡蜜,讓他們替單眼妹塗抹幾乎深及腹壁的傷口,每天兩次,到了上月中因為診所休業旅遊而不得不接牠回家的時候,那個血紅大口子的四周已被新肉圍攏了大半。而那瓶蜂蜜,在我們再給單眼妹用了十三天直至牠恢復自由為止,還剩下一小半呢。


要不是這種產於新西蘭和南澳大利亞的桃金娘科灌木的花蜜,獨具其他花蜜無可比擬的抗菌能力以及昂貴價格,妻也不會設法以不那麼高的價錢張羅三兩瓶自用。她只花了約五分一的錢,就從加利福尼亞一個購物網站,買了兩瓶也是二百五十克的另一牌子的麥盧卡蜜。大前天中午,我就在小莊園的大門外,從胖胖的年輕速遞員手中接收了它們。而今天傍晚,我們就開了其中一瓶,試了半杯。這奇特的蜂蜜水甜中帶苦,既像我愛喝的德國森林蜜與澳大利亞赤桉蜜,又像草藥。妻說它還能治腸胃病和唇瘡,言之鑿鑿。


其實要不是我在二十多年前得了腸胃敏感症而且連五弟教的揉腹功也幫不上忙的話,我是不會自幾年前開始天天早餐喝蜂蜜水的。這麼說,打明天起,起碼直到兩瓶新貨用光為止,我和妻每個早晨便會先舀兩湯匙黏稠無比的麥盧卡蜜給自己弄兩杯蜂蜜水,然後再借助棉花棒用舊瓶中的剩蜜為小雄貓「跛豪」療傷了。他是繼單眼妹之後,第二隻害蠅蛆病的貓。可幸的是,牠被蟲蛀的背,傷口小得多也淺得多,加上獲得毛利人寶樹的庇蔭,痊癒出籠當屬指日可待之事。我實在不想帶著罪咎吃早餐。那並非因為麥盧卡蜜可算奢侈品,而是因為它該是用來救命的。


2018年7月9日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淮遠

五十年代生於香港。新聞系畢業,做過記者、編輯和兼職講師。著書12本,包括詩集《解散吧叫春貓》(2022)及《排隊做夢》(2023)。

熱門文章

繁花番外:王家衛的執念(上篇)

影評 | by 李照興 | 2024-02-08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