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某種通行證】菜翁嘟碼

詩歌 | by  淮遠 | 2022-12-08

提著盛在膠袋裏的紅莧菜折回去

我對把守街市後門的兼差大嬸說:

剛在前門嘟了。

但其實在前門

我只是把手機亂晃一通

朝著其中一張符紙。


可是多虧這種綠底黑心的符紙

我那個得了怪病、第一針也沒打的弟弟

前些時不用顫危危爬等於三層樓的石階

可以安全地呆在道觀的大門外

等我們探望完安全地

呆在罎子裡的老頭子。


多虧這種黑心符紙

喜歡日行一善的妻

可以向一位因為嘟不了碼

而被道觀保安攔下的老婆婆

伸出援手。


但其實她膽小如鼠

每次進入街市

總要我等她

正正經經、準準繩繩

嘟一下。


至於我

我認為只有賣菜老婆婆

有權知道我幾時露過面

不管她還有沒有

十六塊錢一斤的本土紅莧。


它是我們留在

這座隨時需要

嘟你老母的安全小都會

其中一個不算太小的原因。

紅莧如丹照眼明。陸游說。


(2022.6.21-24)



【無形・某種通行證】手執通行證,心安了沒有?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淮遠

五十年代生於香港。新聞系畢業,做過記者、編輯和兼職講師。著書12本,包括詩集《解散吧叫春貓》(2022)及《排隊做夢》(2023)。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獻「給你」的「詩人之血」

評論 | by Cléo | 2024-06-18

張愛玲《第一爐香》的香港去留

評論 | by 冼麗婷 | 202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