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大陸移民香港 香港移民外國 歌廳《撈鬆》以鄉下話唱港人尋根故事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1-09-20

香港人一直以來都以廣東話作母語,1949年後大量中國大陸的人南來香港,由於他們原本說普通話,香港人便以普通話「老兄」稱呼這些北方人,但不擅長說普通話的香港人帶著廣東話口音,就把「老兄」讀成「撈鬆」(Lau Zone)。由「城市當代舞蹈團」藝術總監伍宇烈導演、音樂人盧宜均及劉榮豐聯合創作及表演的港式歌廳節目《撈鬆》,便藉著「撈鬆」這個名字,以鄉下話去討論香港人籍貫及根的問題。


籍貫:表格裏的文字


「籍貫」是甚麼?伍宇烈、盧宜均及劉榮豐異口同聲覺得,所謂「籍貫」,其實就是父母自小教導下來,要在個人資料表格上「籍貫」一欄所填的地方名字,但這個地方不一定等於一個人的「鄉下」、「根」。


伍宇烈是台山人、盧宜均是中山混寧波人、劉榮豐是潮洲人,但三人之中,只有劉榮豐一人會說「鄉下話」。「因為媽媽來了香港幾十年都學不會廣東話,我自小就被逼跟她說潮洲話,練著練著,就操得一口流利潮洲話了。」


這次《撈鬆》其中有一首歌就是由劉榮豐填詞,以潮洲話入歌,寫他和媽媽相處的那些事兒。例如劉榮豐以前去澳洲讀書,昨天還在香港,今天已經飛到澳洲,對於當時還未坐過飛機的媽媽而言就覺得很神奇,於是養成了一句潮洲話口頭禪:「人是鳥,鳥是人」。


人是鳥,鳥是人,鄉下是甚麼?


那個年代的香港人,有不少都是候鳥,他們由北方大陸飛來香港,有的在香港定居,有的再由香港飛去外國。只是近兩年,那些以前選擇定居香港的飛鳥,又紛紛逃難搬拍翼遠去了。伍宇烈說他爸媽那一代台山人,有不少移民去美國挖金,「以前的人移民,很多是為了生計、為了更美好的生活;今時今日又有很多人離開香港,他們又是為了甚麼?」


再說伍宇烈、盧宜均及劉榮豐三人,他們的上一兩代由北方「移民」香港,到了他們這一代,三人中只剩一人會說鄉下話;那麼對那些移民去外國的香港人而言,香港是否變成了遙遠的鄉下?「很多很多年後,廣東話是否變成他們的鄉下話?」伍宇烈敲問,到時還有多少身在外地的香港人會說廣東話呢?


一個人與鄉下的連結其實很薄弱,如絲,一扯就斷。雖說血濃於水,但血緣關係隔了一兩代,也就化了不少。盧宜均說她從未「返過鄉下」,她與「鄉下」的唯一連結,就是小時候她外婆還在世時,經常聽她說上海話,但外婆去世後,盧宜均就幾乎沒有再接觸過上海話了, 因此她只能聽、不會說上海話,只是偶爾在街上聽到幾句「儂是上海人」時會感到一絲親切。但如果有人問她從哪裏來?她會回答:「我是香港人」,「因為我在香港出生、長大,很自然一定說自己是香港人。」


「鄉下」一詞突然變得撲索迷離起來,劉榮豐覺得「鄉下」的定義是不斷演變的,「You Don't know where you're going, until you know where you’ve been. 即是說一個人只有知道自己從哪裏來,才能知道自己將到哪裏去。對我爸媽那一代而言,他們的鄉下當然是潮洲;到我這一代,在香港出生、成長,鄉下會是潮洲還是香港?然後是現在移民的人,到了他們的下一代,『鄉下』又是甚麼?外國?香港?還是中國的某一處地方?」這些都是他們會在《撈鬆》裏探討的題材。

港式歌廳《撈鬆》

日期:9月23至25日,晚上8時

   9月25至26日,下午3時

地點:大館賽馬會立方

票價:$300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