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疫境波——球員在場內與友隊作賽,教練在場外與疫情競賽

教育侏羅紀 | by  鄧澤旻 | 2022-11-04

早上11時半烈日當空,上水石湖墟人來人往,街上買菜的人群擠個水泄不通。馬會道的車輛熙來攘往,「噠、噠⋯⋯」紅綠燈緩緩地響鳴著。過路處漸漸擠來手提一大小二袋的人群,車輛趕快地駛過,過路處的紅色公仔高高地佇立在人群上閃動著,買完菜的人群卻默默地呆站在過路處,靜候綠公仔引領眾人過路。


在人群中穿插以後,趕快走過過路處,便向左拐走入龍琛路體育館。踏入體育館的大門,「砰、砰⋯⋯」排球被重擊落地的聲音音聲聲入耳,在眼前的主場館中傳出。翻開賽程表,寫著「18/09/2022,1130,男甲,白約翰(聖公會白約翰會督中學) vs 耀道,龍琛路體育館」。掃過針卡以後立刻向前走,推門而入——新學年的排球學界比賽開賽了。


BA4R3605



受課時跟場地所限,全港大部分校區的排球比賽早就改為分高級組及低級組兩組作賽,只有元朗區堅持沿用疫情前的賽制——分甲、乙、丙三組作賽。教練阿健坦言:「比賽前的預備功夫複雜得多了。」因疫情緣故,不少康體設施均被徵用作防疫用途,絕大部分的比賽場次均需要跨區作賽:「我們(白約翰排球隊)屬於元朗區校隊,改往上水及荃灣作賽也還好了,其他校區如屯門區的比賽需改往東涌比賽。」更甚是,比賽日是開學後第三個星期日,然而從元朗區中學跟學界體育聯會(學體會)決定照舊分三組作賽,到訂場與編賽程,大概只在開學後短短數星期內發生的事情。


再者,學體會要求所有球員於賽前需完成三劑疫苗注射,並需交回所有文件。阿健直言,假如有學生因為家長反對打針,「不但該學生喪失參賽資格,整隊球隊的佈陣也因此不斷變動。」但他還是感到慶幸,球員們「為了球隊」,趕及打齊三針。


儘管最基本的準備功夫做好了,但他們依然需要面對接踵而來的突發事項——上賽場前他們只有兩次湊齊全部人訓練的機會。阿健解釋,練習時一方面需要在球員接踵疫苗後替他們每人編排最少7日的休息時間,另一方面又因有球員「中招」不能到赴練習,而不斷變更訓練的安排;「比賽前的一日算是難得『齊人練波』的機會了,」他對球員們笑說,日間練習以後,晚間還跟老媽一同坐在家中畫圖,反覆思考陣式跟戰略:「我真係頭都爆囉!琴晚同阿媽一齊畫圖,畫畫吓仲話滴眼藥水,又呢樣又個樣⋯⋯」他打趣地道。


終於來到首場分組賽,阿健賽前一邊跟球員們簡報,一邊拿著手上小小的記事薄繼續畫,好讓球員們迅速得悉其部署。也許球員們此前斷斷續續地才能在防疫措施「鬆綁」下才練球,阿健不時擔心他們會因此而緊張。他在賽前最後一次簡報叮囑球員們:「大家都在開學後不久便比賽,你們自覺不夠時間練球,友隊亦然而已。現在最需要的是聲音。」或許這是初賽,場外除了教練跟裁判以外,大概只有於稍後賽事交鋒的其他友隊觀賽以便部署——這跟一街之隔菜市場的喧鬧大相徑庭。「許」一聲以後,球員們便跑到床上擺陣了。


他身旁的助教劉綽婷不斷在場打點。她笑說,早上8時許才起床,「一看見球員們在群組上載快測照片時,便心知不妙了。」結果,她只花十餘分鐘便出門口。她手執早餐喝的無糖咖啡趕到賽場。喝光以後,她趕緊洗乾淨咖啡瓶,便塞了兩張紙巾入內,擺自拍棍連同電話放進瓶內,然後放到場邊拍攝。劉綽婷說道,此舉一方面能讓隊內眾人回顧賽時狀況,以便調整陣式。


作賽了,劉綽婷跑到場側教練席安坐,像是憂心忡忡地往場內注視。她身穿的球衣背後寫有「Break the limits」,雙手合十著,凝視場內的狀況。劉直言,全隊8人,有兩個本來唸中三的獲升格到甲組作賽,「他們在疫情間一直無緣作賽,練球次數更是寥寥可數。如今初哥落場就『打甲組』,難免吃不消啊!」她續指,這許是像她球衣背後那句,「要break的limits」。該直至第一局完局了,劉綽婷看著分牌——「25:19」,她才鬆了一口氣。


BA4R3531



唯該第二場開局後未到10分鐘,比分卻反過來報「1:7」,她又回到開局時繃緊的狀態,目定不移地凝視著賽場。直至再過十餘分鐘,比分拉近至「8:11」,她又放鬆了少許。


中場休息了,阿健一方面連珠發炮地分析接下來整隊的走勢與部署,劉綽婷另一方面低頭逐一提點及鼓勵球員們,恐怕他們墮入怯場跟失分的惡性循環。「嗶!」哨子聲響起,他們回到賽場前圍圈叫喊著激勵士氣,回音也隨之在整個主場散佈著。


經過一番拉鋸以後,白約翰於第二場力挽狂欄,最終於以25:22再下一城,局數2:0完場。賽後劉綽婷不斷訴說其當助教的原委,也不忘分享其於新學年當排球隊當助教的趣事。球員們聽罷,也不忘取笑道:「佢真係好似阿媽教仔咁架!」話畢,她又續指:「他們重拾狀態挺快的,但是真的想他們學習如何打『逆境波』打得更好⋯⋯」


(下場/下回因應比賽賽程再續)


BA4R3706


【教育侏羅紀】那年七月以後



2022年9月18日

新界上水龍琛路體育館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澤旻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畢業生。儘管現已轉行,唯仍在工餘時間繼續報道,與新聞界別尚算扯上半點關係。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鄭伊健和我們:消失天與地之後

其他 | by 林綸詩 | 2022-11-28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