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一直做下去,靠的便是「堅持」——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教育精神

教育侏羅紀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2-20

全港學校停課的第三天,市況幾近癱瘓,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賽馬會中國詩人別傳教育劇場計劃」發佈會及啟動禮幸能如期進行。與會者多是教師與戲劇工作者,眾人似是抱著活動隨時變卦的打算前來。也許教育與戲劇一樣,總是有計劃地開始,不可預期地發生,但無論如何,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如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行政總監陳瑞如所言,「我們不能放棄,作為教者,無論如何都要教下去。」


所說的「教者」,是把教師與演員融合的概念,在「教育劇場」中亦稱為「演教員」,而「教育劇場」就是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從英國引入並改革的,老師和學生一同角色扮演並參與劇中,在與劇團演教員與受訓後的老師的互動下,學生需主動思考並自發創造。隨著起動儀式啟動,標誌著新計劃的開展,承接上三年「賽馬會諸子百家教育劇場發展計劃」的成果,新三年計劃繼續造訪各中小學,並進一步以古典詩詞、詩人事跡作為戲劇藍本,不只是學習中國文化知識,更希望以古詩詞刺激學生創作。


一眾嘉賓進行亮燈儀式,「春夏秋冬山水雪雨風」象徵詩人創作時的靈感泉源。

(圖片來源: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小學生也懂得Be water


大會以課堂錄像回顧過去三年的學習成果,只見一群小學生頭戴圓滾滾的包髮巾,化身村民跪地「參見大王」,舉手投足隨性自然,沒有半點違和,彷彿活在那段百家爭鳴的歷史裡。然而是甚麼驅使學生如此投入呢?愛麗絲劇團的藝術總監陳恆輝解釋說,是好奇與愛,只有使得學生主動去學,這才是自發學習的起點。


或許我們會懷疑,「教育劇場」要學習諸子百家學說、詩詞歌賦這些深奧的知識,小學生究竟能理解多少?陳瑞如憶述賽馬會代表到訪學校,與一位小學生對話時,問的便是「你學到甚麼?」當時學生回答他:「我學識做人,就同水一樣,要識變通,所以做人一定要『上善若水』。」小學生能學到的,原來超乎我們想像。陳恆輝接著說,他尤其喜歡有學生在文字習作裡寫下的「以民為本,人民才能敬佩你」,小學生深切體會的道理,不知為何就讀名牌大學的香港政治精英卻不懂。如陳瑞如所言,「戲劇讓人快樂,也成為好人。」撒下的種子,不只在學習層面,也在價值觀上。


一群小學生扮演村民,跪地參見大王。


陳瑞如提到,學生在書信工作紙中喜歡設計自己獨有的玉璽。


教育不是靠惡


「很少有一個活動能令所有人受惠。」這是計劃的首席研究員唐睿博士在觀課後的見解。不只是學生,老師、演教員,甚至校長,也能從教育劇場計劃中受惠。參加計劃的謝至美校長說,「老師的成長是我最欣慰的。」在教育劇場中,老師也需要角色扮演,當老師放下身段,自然能與小朋友拉近距離。唐睿便認為,教育劇場能夠打破威權,改變師生關係,更如謝校長所言,能創造出更公平的學習環境。謝校長說,當時劇團正造訪學校進行演出,小朋友竟主動問她可否多參與一次,若有機會,他會選擇另一個答法來回答演教員。謝校長指出或許演教員帶領提問時,不附帶絕對的答案,而戲劇更不像其他學科,沒有能力分野,亦給予學生更多可能性。


演教員高超的提問技巧與應變能力,也是眾多學者認為教育劇場的特別之處。前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助理教授司徒秀薇博士提及在劇團以往的教育劇場《走向共和》裡,陳瑞如飾演慈禧,學生一看到她,氣氛便變得嚴肅,怎料慈禧卻說:「呢位忠臣唔駛驚,有事慢慢講。」演教員既能考慮學生的感受,又能鼓勵學生主動回應。正如在最近《3016》的教育劇場演出中,學生扮演企業的實習生,需為公司構思一雙鞋,卻有學生回答用糞便,演教員處變不驚,更一本正經地回答:「那麼你要考慮處理素材的成本,考量身處3016年的環境,再檢視造鞋的物料。」


若以嚴厲的手法來管理課室的秩序,減低學生的學習意欲,他們便漸漸不想回答問題。唐睿盛讚演教員懂得課堂管理與提問技巧,又指「課堂管理不一定靠惡。」治大國若烹小鮮,學校是社會的縮影,教育劇場做到的就是打破傳統威權,創造富趣味的學習環境,接納不同意見,讓學生能更自由、快樂地學習。


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唐睿博士分享觀課後的感受


白田天主教小學校長謝至美校長分享過往參與經驗


拯救歷史感薄弱的世代


「選擇以中國文化與歷史作為主題,源於一種危機感。」陳恆輝在2000年中期發現學生的歷史感特別薄弱,便開啟以歷史為題的教育劇場,如《鴉片戰爭》、《走向共和》及《五四運動》。唐睿所言「文學和歷史不是已死的知識」,愛麗絲劇場實驗室便證明文學可應用在日常生活之中。


發佈會以演教員極具活力和感染力的說書展演結束。


傳承以外,教育亦與愛有關,發佈會上,有一段話特別令人動容。謝至美校長說,當她參與「諸子百家」的教育劇場過後,在筆記本裡寫下了兩個字——「兼愛」。這是作為校長的她,從教育劇場得到的力量,恰巧與社會狀況呼應。唐睿分享他下定決心要研究此計劃的原因,「做了幾十年香港人,從未像今年這樣,聽見那麼多人說『我愛香港』,我在想,如果真的愛香港,就要為香港留下些甚麼。」


兩位創團成員陳恆輝和陳瑞如懷著對教育的熱誠,以及對表演藝術的執著,驅使他們堅持劇場與教育雙軌並行的理念。愛麗絲的劇場深受布萊希特影響,教育劇場理念同樣來自他。過去的製作如《第三帝國的恐懼和苦難》、《卡夫卡的七個箱子》、《終局》等曾到訪世界各地公演,曾名為「愛麗絲教育工作室」,陳恆輝笑說,當時有郵差以為他們是一間補習社,加入「劇場」和「實驗」後,便名正言順地全心做更多劇場工作。


陳恆輝充滿信心地說:「一直做下去,靠的便是『堅持』。」



「賽馬會中國詩人別傳教育劇場計劃」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捐助,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策劃及進行。

計劃詳情:jc-atl-tie.com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