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無明世界,以音樂把悲喜照明——無限亮2024:訪視障鋼琴家李昇、小提琴家丁怡杰

專訪 | by  陳芷盈 | 2024-01-15

光的追尋者莫奈,以幾近失明之目,畢生捕捉稍縱即逝的生命之光。他曾說要畫出無限、啟示無限,縱然眼裡的光早已幻滅,心靈卻流光溢彩。今年「無限亮」計劃以「展現溫度與角度」為主題,邀來兩位視障音樂家:鋼琴家李昇與小提琴家丁怡杰,分別以琴音傳遞溫度,訴說自身歷程故事,燃點觀眾心中亮光。



兩個小孩的父親李昇:悲喜都受落 以音樂作精神寄託


李昇與哥哥李軒自小患有眼疾,遇上鋼琴,李昇形容是命運的安排。「本來學琴的只有文靜的哥哥,後來媽媽認為音樂能讓百厭的我坐定定,就問我學不學。當我按下琴鍵、彈奏出第一個音時,頓時一種強烈的滿足感與親切感襲來,這感覺難以形容,十分震撼。」到李昇十五歲那年,他確診先天性視網膜色素病變,如今僅餘一點視力的他,會在平板電腦把樂譜放大,逐個音符去看,逐個音符背起來,背誦樂譜所花的時間往往比練習時間還要多,他偏偏說得淡然,一天的行程更編排得密密麻麻:練琴、教琴以外,還要照顧兩個女兒,也會抽時間跑步,近日更開始學習戲劇。


李昇自言人生觀是「珍惜所擁有」,或因如此,他總是盡可能去經歷與探索。曾獨自遠赴薩爾斯堡學習及交流的他,認識到形形色色的人,也被不同文化衝擊,「即使是同一首歌,演繹卻百花齊放,如日本留學生著重技巧的細緻,西班牙學生則相對熱情自由,我的德國老師則喜歡工整。」至於李昇則自言是情感派,演繹樂曲時會以感覺行先,他最喜愛的作曲家貝多芬,作品情感洶湧,富戲劇性,這次「無限亮」主辦的音樂會,李昇以「回憶的溫度」為題,特地以貝多芬出現耳疾症狀後寫的「悲愴」奏鳴曲開場,並以貝多芬晚期的第三十號鋼琴奏鳴曲作結。他解釋,「身為作曲家,耳朵可能遠比眼睛重要,貝多芬的困難比我還要多,他的音樂卻充滿激情,給予我一種面對困難都要繼續前行的毅力與決心。」


日常生活中,視障人士面對的不便比比皆是。舉例說,簡單如乘搭升降機,一般健全人士輕而易舉就能按鍵,李昇卻要記位數格仔,輕觸式的按鈕則更麻煩,「試過好幾次一靠上去,整排按鈕全按了。」然而李昇不輕言困難,說話時語氣堅定,清晰有力,臉上總帶著一抹微笑。「我的生活與常人有很多不同之處,不過從學音樂的角度而言,每個人都面對著不同的困難,有些人可能記性差一點,有些人天生手比較小,有些人怎樣彈都彈不好,重點是遇到困難時我們如何處理。」平日教授鋼琴的他,會因應視障學生的視力程度因材施教,教健視學生學琴時,會教導他們學會用耳朵去聽。他笑道有時學生們看到樂譜也像沒有看到一樣,「比起直接指出錯誤,我會儘量讓他們聽出自己哪個音彈錯了、留心句法等,多注意樂譜上的細節。」一如《小王子》裡的名言所述,「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用心感受作品,有時遠比技巧重要,生命深刻與否,也在於個人如何去體會當中的意義。


問李昇可曾有過孤獨的時刻,他躊躇片刻,想了好一會兒後回答沒有。「因為視力問題,有時照顧女兒會感到無助,但卻不至於孤獨。可能始終有音樂陪伴我吧,所以即使獨自一人也不覺孤獨,就如精神寄託一樣。」最後溫柔寄語:「萬事萬物都是經歷的一部分,當然會有沮喪的時候,但人生就是這樣,不能只要開心,不要不開心,有悲有喜才是完整的生命。」


螢幕截圖 2024-01-15 下午4



23歲少女丁怡杰:放大自身的缺乏並無意義


丁怡杰自小患有眼疾,小時候她的母親會用黑色粗筆把字寫得拳頭般大,丁怡杰就會黏著紙逐字記認,然後像大部分人一樣學習、受挫、成長。她的童年生活甚至比很多人還要多姿多彩,曾學過唱歌、鋼琴、游泳、單車、攀石、陶瓷等等,丁怡杰說,「屋企人希望我擁有快樂的童年,甚麼都讓我去試去感受,當中我最喜歡拉小提琴,就慢慢堅持下來。」


小學畢業後,丁怡杰視力惡化,如今只剩感光功能,要依靠同學讀譜或以點字記譜。她曾因此而失落,但家人卻認為這無阻她演奏音樂,鼓勵她繼續學習,於是她又重新振作起來。2018年,她考進香港演藝學院,成為學院招收的第一位視障學生,更獨自由佛山來到香港生活。自小便很獨立的她,很快就適應過來,家務都是自己一個人做,她更坦言「來港生活後反而更方便了,因為香港的共融設施比內地完善得多。」在空餘時間更好動得很,不是去做瑜伽游泳,就是去行山攀石,她說平日學校課業繁重,這些活動可讓她釋放壓力,她理所當然地說,「都是做令自己開心的事。」


丁怡杰喜愛運動,身穿一襲露肩黑色長裙表演時,會看到她手臂上均稱的肌肉,拉至激昂處,琴弓不住滑動,特別起勁。她自言從小鍾情慢歌,「正是那些感人的旋律,讓我很想去演奏小提琴,傳達這份觸動,我也希望演繹一些激昂愉悅的樂曲,把快樂與希望分享給觀眾。」與李昇一樣,她喜歡貝多芬,將以「弦起的故事」為題,於「無限亮」音樂會上演奏貝多芬的第七小提琴奏鳴曲,也會帶來多首高難度作品如韋尼奧夫斯基的《浮士德幻想曲》。


丁怡杰自演藝學院畢業後,現再攻讀碩士。她時時精進自己的技藝,自言自我要求很高,希望事事完美,「反而家人會希望我快樂享受每一刻。」好奇問她是甚麼星座,本來一臉認真的她露出少女的羞澀,小聲道:「處女座⋯⋯可能與星座也有一點關係吧。」丁怡杰逼著自己訓練的技能之一便是記憶力,「如果我記不住,就無法演奏這許許多多的曲目,所以我從小就逼自己用最短時間去記。」事實上,對視障人士而言,唯有記住才有行動的可能,例如背一份講稿、認路,甚至肢體語言及面部表情,都需要花更多時間去學習。丁怡杰解釋,「一般人會透過看的方式去模仿他人的姿態,看著看著身體就會烙下印象,也能輕而易舉看到自己舉手投足的快慢與角度,而我因為沒有視覺的幫忙,就無法如此直接又隨心所欲做出各種動作,也真是挺困難的。」


話至此,不禁好奇丁怡杰可有甚麼討厭做的事,她似是有點疑惑地說:「我要想一想。」片刻後她回答,「我想任何事情都值得去了解,即使未必喜歡或擅長,我也會想盡最大的努力去試做。」問她如何形容自己如今的狀態,她沉吟半响後說,「一直以來我都很滿足自己擁有的一切,很感恩有這樣支持我的家人,以及很多願意幫助我的人,我想我是非常幸運吧。其實不停去看自己缺乏的東西沒有甚麼意義,反而是要善用自己所擁有的,實現自己的價值,這樣才最重要。」


螢幕截圖 2024-01-15 下午4




《回憶的溫度》李昇鋼琴獨奏會

Lee-Shing-1200x-450_r1

日期:2024年2月24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4時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網上購票:城市售票網 或 Art-mate 網上售票平台(https://www.nolimits.hk/zh-hant/programmes/reminiscing-lee-shing/



《弦起的故事》丁怡杰小提琴演奏會

Ding-Yijie-1200-x-450_r1

日期:2024年3月16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8時

地點:荃灣大會堂演奏廳

網上購票:城市售票網 或 Art-mate 網上售票平台(https://www.nolimits.hk/zh-hant/programmes/a-story-in-strings-ding-yijie/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芷盈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