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厭女?再思父權結構

理論 | by  三木 | 2022-07-25

筆者對這議題是矛盾的。一方面又十分感謝 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 作為主流知識普及的媒體,提及厭女;但又覺得荼毒室可多走一步,更全面地說明厭女機制的運行模式(收編及共謀)。一方面又很謝女性主義者的補充,但又對女性主義的終極目標與大眾的落差感到悲觀,而且也感歎於女性主義的複雜性,使其在普及上有一定困難。(但要做也希望是做到的!)


厭女的始終會厭女。希望是次論爭令大眾思考更多,更能體應我們身處這個社會背後的不平等,包括性別的、國族的、年齡等不公。所以打和啦好嗎。筆者欣賞荼毒室主動提及厭女,也欣賞女性主義者的補充。女性主義多了討論和能見度總是好的。


論爭緣起


一名瑜伽教師被殺害之後, 網絡(尤其是連登)對他的身份進行討論,包括疑似援交或PTGF的身份。而討論區更出現檢討受害者的風氣,相信不少人亦已在 Emilia Wong 的貼文看到(未看的快看!)。稍具理性或智慧的人也應該會同意,一個人的職業、性行為模式或性別不應成為被人傷害,甚至謀殺的原因。但社會上的確有許多人不具備這些基本的理性或同理心。


女性主義者嘗試將問題原因歸咎於父權制度。因為社會傾向獎勵具陽剛氣質的人(大部分是男性),而貶斥具陰柔氣質的人(大部分是女性)。 注意此處說的大部份是實然上的意義,而非應然的層面。女性主義者也會反對男性必然要陽剛,女性必然要陰柔。而厭女便是在父權制度下出現的行為模式或心態。


@好青年荼毒室 為厭女現象撰寫了一篇文章,探討厭女的成因,以及何人會持心態。文章最後一段提及持厭女態度的不一定是男性,女性也可以厭女。但這說法引來部分女性主義者的批評,認為這種說法是忽略了大部分厭女的都是生理男性,未能完全表達原文作者的思想(好青年荼毒室引用的是Kate Manne的Down Girl: The Logic of Misogyny)。雖然的確女性也會厭女,但厭女最終也是原於操控權力的父權當權者,強調女性也會厭女,無助解決問題﹐要更好地探討厭必須更深入的理解父權背後的邏輯及運行模式。


厭女的機制


女性主義將某部份的壓迫現象歸因於父權制度之中。而厭女或父權體制下的壓迫,大部分自然是針對不具陽剛氣質的人(大部分為被規訓的女性,亦包括不夠陽剛的男性)。而厭女體制內,最後得益的會是最具陽剛氣質的男性。


而陽剛氣質又包括甚麼特質呢?澳洲社會學者孔諾 (Raewyn Connell )認為陽剛氣質否分為四種,包括霸權陽剛氣質、屈從陽剛氣質、共謀陽剛氣質及邊緣陽剛氣質。當中以霸權陽剛氣質為結構上的頂層,其他陽剛氣質都需要得到霸權陽剛氣質的許可,從而被宰制或必需配合霸權陽剛氣質以獲取紅利。本文只集中探討位於金字塔頂的霸權陽剛氣質(想看分析的可留言,會另文討論)。


霸權陽剛氣質具體大概是具力量的、進取的、理性的行為特質;相反,陰柔氣質則為非理性(感性)、溫柔和內向的。然而,本來不同氣質應有自己的長處,在不同場合上能有不同發揮。但父權社會則會鼓勵前者,貶斥後者。例如強調論辯技巧的議會式民主制度,要求外向進取的職場文化等制度。當中被認為強調論據或邏輯而非鼓勵關懷的哲學傳統,亦常為女性主義者所批判的對象。而要求包容性,重關懷的女性主義也常被排除於哲學體制之外。當主流擁戴陽剛氣質,久而久之會促成一種結構上的不平等,社會上的利益也會傾斜於具陽剛氣質,例如公司的管理層多為男性,男性比較少會受到不公允的批評或低估。而女性則較容易會處於社會的劣勢。而是次謀殺事件的成因也是基於厭女,基於這種制度上的不平等(asymmetric)。


女性、非二元性別也可以是父權體制的幫兇,因為他們必須迎合父權體制才會不被懲罰。因而將父權價值內化於自己身上。甚至成為一個檢察者,舉報那些不合父權期望的人。但他們也從某方面是受害者,因為他們必須迎合父權,必須要從屬於男人以獲得安穩,若一日不符父權價值,亦會被排出利益體制之外。(好青年荼毒室文章的最後一段。)



去性別化的性別議題?


相信雙方都同意「女性也會厭女」。是次論爭的爭議點在於,提出「女性也會厭女」會否模糊背後制度的性別霸權。某部分女性主義者認為,只提「女性也會厭女」而策略性忽略背後真正元兇,霸權陽剛氣質,是過分討好受眾,而忽略了厭女的光譜中最強勢的一方必然是具霸權陽剛氣質的人(大部分為白人生理男性)。而好青年荼毒室則認為,自己只是指出「女性也會厭女」,沒有各打五十大板,指出女性也會厭女只是令更多人清楚女性也可以是加入厭女體制的一員。


在此處並不想在此文討論雙方對於對方身份的批評,也暫不討論以 live 回覆文章的正當性。反而想討論「女性也會厭女」是否厭女分析當中的重點,提出此點會否淡化霸權陽剛氣質的有害性。筆者在此先大概地放下自己的結論,指出「女性也會厭女」其實可以令人更明白父權的收編及勾結共謀。父權的強大之處在於甚至會令生理女性也厭女,令父權結構更牢不可破。但好青年荼毒室的文章似乎也未有足夠篇幅提及父權的收編力量。又,筆者也能理解如果在此文章如果再一次將所有責任只放在霸權陽剛氣質,也會令荼毒室的受眾未能太快接受。


同時,女性主義者也會認為提出「女性也會厭女」會淡化厭女的性別面向。因為最後最受益的必然是男性,「女性的厭女」不如「男性的厭女」使厭女者得益更多。因為厭女的女性同時是得益者也是受害者,因為他們監察別人時,也有別人監察他們(此處有些傅柯圓型監獄的意味)。但我們也不能忽略「女性的厭女」其實也是父權制度的幫兇,而且在厭女女性知道女性厭迫,而明知故犯將痛苦加於其他更弱勢的女性,在倫理學也有另一重意義。


所以,筆者是矛盾的。一方面又十分感謝荼毒室作為主流知識普及的媒體提及厭女,但又覺得荼毒室可多走一步,更全面地說明厭女機制的運行模式。一方面又感謝女性主義者的補充,但又對女性主義的終極目標與大眾的落差感到悲觀,而且也感歎於女性主義的複雜性,使其在普及上有一定困難。


厭女的始終會厭女。希望是次論爭令更多人思考更多,更能體應我們身處這個社會背後的不平等,包括性別的、國族的、年齡的等等。所以打和啦好嗎。欣賞荼毒室主動提及厭女,也欣賞女性主義者的補充。多了討論和能見度總是好的。


(原文刊於Facebook 專頁 三木|藝文雜談 ,獲作者授權轉載。)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