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莫名著迷的劇種,微觀人性的醜惡

影評 | by  林奕 | 2021-09-28

跟着熱潮一口氣追完九集《魷魚遊戲》,劇中畫面佇於腦海,確實有震撼之感。一向對生存遊戲有種莫名的着迷,人性的善惡在圍牆之中一覽無遺,放大到令人不知所措。遊戲遊戲,真實世界殘酷得多了。

《魷魚遊戲》和一般的生存遊戲相差不多,一群處於社會最底層的人物在神秘人的帶領下逐步走進遊戲的設置,成功勝出六個關卡的人便可以蠃得456億韓元。一位參加者的性命值一億,剩下的那一人捧走足以讓三代子孫衣食無憂的獎金,自此帶着455人的鮮血苟存於世。


【陳韻紅專欄︰青海波文香】小丑踩球


一如Netflix以往的出品,本劇起首聲勢緊湊,遊戲的情節也不算俗套;終集節奏突然拖慢,遊戲主辦人欲和盤托出舉辦遊戲的目的,卻言辭含糊,筆者只好跟主角一樣皺着眉頭,不明就裏地無奈接受被人擺佈後精神和身體也陷入萎靡不振的人生大反轉。其次,角色心路歷程的轉變着墨略嫌不足,由一個嗜賭成性潦倒得偷用母親微薄積蓄,終日遊手好閒失業後十年來不求上進,一言不合便向人動手的社會邊緣人;進入遊戲後突然變成絕世大好人,細心照顧只是初次見面的老伯,為受差別對待的參加者抱打不平,最後更打算放棄比賽拯救自私冷血真面目盡現的好友,只能説主角的心態轉變急促無常得難免以為他有多重人格。

除了主角的性格特質不太突出,角色與角色之間的牽絆也偏向鬆散。主角和一號老伯的友情本來是全劇中最動人的,不但跨越了年齡障礙,更互相幫助,真心尊重彼此;到了彈珠遊戲,主角説謊騙走了老伯的彈珠,此處主角的功利突兀非常,明明十分鐘前才勾手指尾結盟,為何突然態度驟變,一點憐憫之心也不留?雖然後來老伯自願把剩下的彈珠給予主角,喚醒了主角的良知,但一切都已經太晚了,主角滿臉悔疚之淚也無助掩蓋其自私自利。韓美女和張德秀的關係亦然,二人同是江湖中人,滿口謊言互相利用,德秀拋棄美女後後者一心報仇本合情合理;只是某些鏡頭運轉放大了二人的眉來眼去,加插性愛場面對於帶動劇情亦沒有太大幫助。若把刻劃二人關係的篇幅縮短,加深姜曉和阿里的人物描寫,或主角一派的相處和拉扯,相信會令人物之間的關係更加扣連,對人性的反思更加深刻。

摒除以上純屬主觀感受的沙石,本劇帶出的反思的確值得細味咀嚼。人生如戲,此説實虛,人生遠比遊戲殘酷無情。輸了遊戲可以再玩,人生卻只有一回,匆匆走過,成敗與否也絕無第二次機會。劇中的最後一個關卡,主角和兒時玩伴轉友為敵,對峙之時玩伴撈出舊時回憶,童年時在遊樂場寫意遊戲尚有母親催促回家,長大後再沒有人作伴,沒有人徹夜守候。刻骨的孤獨和絕望,即使坐擁無窮獎金也不能填補。遊樂場內的勝敗是短暫的,放學後只求在樂園中奔奔跳跳,一二三木頭人也好,拔海也好,輸贏是其次,無憂地與朋友築起歡樂城堡才是重要。成長的無情,一夜之間擊潰了那個隔絕現實的堡壘,再沒有地方可以躲,沒有人與你讎對大人,沒有純粹的歡笑;勝敗突然變得很重要,只許贏,輸了的話你甚麼也不剩,輸了之後只容你獨自面對。

劇中的人物全都負債纍纍,財務上、親情上、工作上、道德上。財債可以藉獎金還清,但其他的債怎可能用金錢解決?這大概是主角即使勝出遊戲後卻更加落泊,依舊生無可戀的原因:他是踩着455條人命活下來的。那些來自地獄的嚎叫,那些枯槁絕望的臉孔,仍然在主角心中,縈繞不散。他永遠也回不去遊樂場。

《魷魚遊戲》的熱潮證明了生存遊戲劇種依舊受歡迎,微觀人性的醜惡可作生活各範疇中的指南,畢竟現實生活中充斥小人,大奸大惡的反而易於提防,表面歡笑內裏陰險的,殺人於無形。


〈標題為編輯擬定〉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林奕

在中大讀了一個學期後移居美國,捨不得中文,捨不得香港,唯有讓文字連繫美好不再的家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