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有穿搭禁忌?

散文 | by  洪曉嫻 | 2021-12-19

上周去了Her Fund的#ChangeMakeHER sharing,我說到少女時代時常會被質疑:「作為女性主義者,點解你化妝著短裙同高跟鞋?」那時候常常會想,女性主義者是不是就要素臉朝天、短髮、牛仔褲平底鞋,可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化妝與漂亮的裙子,這會不會就是不合格的女性主義者,是不是又跌入了malegaze之中。


很多年前的男朋友多次為了我的穿搭而責備我,質問我穿那麼短的裙子是不是為了勾引別人(我小時候可真的是愛極了迷你裙),爸爸媽媽自然也會對我的衣服打扮有過各種微言,包括更小的時候母親覺得我身材不好穿什麼都不好看,長大後父親時常看到我就表示「頭髮也太長了吧?」二十歲以後我就決定漠視一切的質疑,雖然經歷了漫長的時裝災難日子,但在跌跌撞撞後了解怎樣的眼妝適合自己、什麼樣的衣裙與自己相配、如何保養皮膚與頭髮(悄悄說最近髮質養到了人生顛峰),我理解這也是身體自主的歷程,終於我知道怎麼樣的衣裝能夠協助我表達「我是誰」的問題——並不為了取悅任何人而改變自己的喜好,我就是喜歡無乜事都著到像有隆重約會咁。


到了小年時常愛穿tee和牛仔褲,看到紗裙就連連耍手零頭,徹底是我的反面,我當然有時候也會禁不住取笑她是阿叔,她也會回敬我一句我係靚女唔係阿叔。而她親愛的同學仔們時時私下說年仔好靚好可愛,雖然為母實在搞不懂孩子們的審美,但我更是明白衣裝不過是極其個人的表達方式,沒有對錯,成為自己、充滿自信就足夠讓你閃閃亮亮。


近年我在KidsClub,時而穿浮誇的寬袖繡花上衣、又穿過羽織回去、天氣涼了各種紗裙長裙高跟鞋(這大概也是從小耳濡目染母親無論何時都要穿著漂亮的功勞),眾人雖然嘩嘩聲,但沒有人會說喂你著到咁返去田到成何體統,我心裡很是感激我的伙伴們、學生、家長看到的是我的教學能力與工作態度而不是我穿了什麼衣服,我愛穿什麼就穿什麼,不管是t shirt還是華美的長裙都一樣愛我。而女性主義,應該也是關於一種讓人自由表達自我的解放——並不是要成為某一個特定的模樣,而是有各種,不同的,流動的,關於我是誰的思考與展現。


一個女性主義者的革命寫作練習


(轉載自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洪曉嫻

詩人,女子。1989年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系,出版個人詩集《浮蕊盪蔻》。現為生活KIDSCLUB創辦人之一,也教寫作,在大地、孩子與暴政間摸索仍有什麼自由生活的可能。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三宅一生悼念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30

著名設計師三宅一生逝世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22

吟鞭東指悼高達

散文 | by 朗天 | 2022-09-20

魚亡

小說 | by 李楊力 | 2022-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