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校服有惑】白裙子的盛開與萎蘼

散文 | by  洪曉嫻 | 2022-04-20

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我的校服。


小學的校裙是圓領白裙,下身是六摺的連衣裙,運動服也是純白的,冬天是白襯衫加灰色背心裙。那叫一整個的醜,尤其是配上高小以前頂著的那一頭短得像男孩的髮型,那時候不管是穿便服還是穿校服,都覺得混身的不自在。有一次放學,看到其他學校的女學生穿著一條粉紅色的校裙,梳兩條小辮子,原來上學的裝扮可以這麼粉嫩可愛,我也很渴望如此,在白裙下藏著一陣當時我不明所以的躁動。


世事就是這樣的不隨人意。


直到高小挑選中學時,我以為可以擺脫那套悶蛋的白校裙,天天捧著一本校裙圖鑑翻來掀去,圈起心儀的校服裙,是的我完全無視了校風與成績,選校的唯一策略是擠進一家擁有漂亮校裙的學校,旗袍長衫、英格蘭格子裙或水手服都可以,只要不是夏天白裙子冬天灰背心就好了,哪怕是兩件套也比起呆板的水筒裙來得好。然而好看校裙的學校多半是女校,母親擔心我進了女校會變成女同性戀者,堅決禁止我在選校志願填上任何一間女校(當然事實證明,性取向與身處什麼群體沒有關係),可能是美麗校裙的志願落空,往名校面試也沒精打彩(當然事實是英語能力欠佳),我不幸地被派進了第十九志願學校--又是一家白裙子學校,這次還外加了一條鮮綠色的飄帶,說多難看有多難看。


於是我穿了整整13年同一個款式的校服。


為了讓校服穿起來好看,女生們想盡方法讓校服看起來沒那麼差。家裡有擅長編髮的同學們用複雜華麗的編髮去抵抗不能穿戴頭飾的髮禁,要不然剪一頭厚重的水母頭齊眉瀏海挑戰頭髮不能過長的限制,那時候還沒流行起美瞳,睫毛液太顯眼了,我們便用睫毛夾細細夾圈睫毛,像一朵盛開的花。飄帶要打出整齊的蝴蝶結,皮鞋要光面的,更講究的會穿Dr Marten,襪子是寬大的泡泡襪,襪頭要塗上一圈膠水防滑,書包要用Laosmiddle或是Gregory,至少也要是Outdoor,書包裡要有一兩件Hysteric Mini或Super Lover的配件,還未說掛在書包上的各種配飾。


進入中學彷彿是時尚的花花世界,在悶蛋的白裙裡我目睹女孩們如何在暗處爭妍鬥麗。


我也從女廁裡學會了如何把及膝的裙子瞬間改成迷你裙,把腰帶的啪鈕扣到最緊,從腰間抽起裙子,外面套上一件oversize毛衣,毛衣不單把醜陋的校章遮起,還能遮掩腰線,並把裝扮變成的boy friend style--不管你有沒有男朋友,都得穿得像是借了男朋友的毛衣那樣。毛衣在我讀書年代的女學生中是必備單品,哪怕是30度的大熱天,也必須穿起長袖,一度還興起磨洞的毛衣,袖口衫尾全是跑線穿洞,老師們看到嘆口氣說怎麼穿得像乞幫,後來Prada設計的hole sweater看起來和我們的毛衣也差去不遠。


毛衣的呎碼、破損與否是校規的化外之地,女生們鑽了這個空子,一方面隱藏起青春期少女微微隆起的乳房,另一方面也在千篇一律紀律嚴明的校園裡發展出自我風格。我們穿著這樣的校裙在放學後牽起小男友們的手,讓他們的手游走在那些白色的透薄之間,或是在過氣的卡拉OK房裡一邊放聲唱著失戀的歌一邊在筆記上劃著明天測驗的重點。


一開始的時候學校沒有找到對策,後期校方嚴禁夏天穿毛衣,那些大大小小的破洞也被嚴禁起來,女生們哀號連連,因為毛衣的禁令也意味著白裙下要穿底裙,不能再穿著行動方便的打底褲,校方為了嚴格執行對學生髮式儀表的控制,每天派了不同老師在校門口手執間呎量度女學生的裙長與男學生的襪頭長度,稍有偏差便記名,三次犯規換一次小過。


訓導老師們語重心長地說,花太多時間在裝扮上會影響學業,校服是代表學校的榮耀必須統一整齊。但老師們不知道,榮耀並不是表面的統一與和諧就能造就的,結果是花俏的學生們一一無視記過,每天抓出來的大批學生不過是一起罰罰站,三不五時帶手冊回家簽名,此外沒有人會關心你的中學成績表上被記了多少個缺點。我在明白了這個要點後堅持在白裙下穿著豔麗的內衣,力求在這重重的規範下保留一下自我,我被勒令脫掉毛衣檢查、離開課室去罰站時狠狠地在老師面前摔門而去。


我始終學不懂紀律與統一性,對於規範有著天然的抵觸。校園裡原本各有異彩的風景一時之間凋謝,並藏到女生們更深的深處,那些努力保守自我的花園。


畢業後我對那身校裙毫無留戀,此後的校服派對也拿不出像樣的校服裙來,倒是買了些英式格子的襯衫短裙小白鞋來圓了自己從前夢想中的校裙,並且在日後花了許多時間在妝容與打扮上。再後來我也買過一條彷如校裙的純白白褶裙,但那已經是在真正的花花世界裡過了萬次時裝災難後,我的另一些嘗試了。


【無形.校服有惑】校服二事


school2


洪曉嫻/培僑中學

1946年創辦,屬直資中文中學,由東南亞華僑出資創辦的傳統左派學校,至今一直推行愛國愛港教育和運動。創校初年至1983年,校址位於跑馬地樂活道的朗園別墅,現址遷至北角寶馬山天后廟道190號。自「三三四」學制推行後,已全面取消大學預科班。(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洪曉嫻

詩人,女子。1989年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系,出版個人詩集《浮蕊盪蔻》。現為生活KIDSCLUB創辦人之一,也教寫作,在大地、孩子與暴政間摸索仍有什麼自由生活的可能。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某種通行證】菜翁嘟碼

詩歌 | by 淮遠 | 2022-08-19

【新書】《黎紫書小小說》前言

其他 | by 鮑國鴻、林惠娟 | 2022-08-19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