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路微塵》:和光同塵,思屬風雲

影評 | by  梅迪斯 | 2023-01-11

(內含劇透,請注意)


《窄路微塵》早前於金馬入圍提名男主角、女主角、並奪得原創電影音樂獎項。以一小製作的電影來說,成績令人鼓舞。《窄路微塵》沒有高超的電影技巧、戲劇化的情節或者華麗的視覺效果,是相當平實的都市小人物電影。但暗藏背後的暗示卻耐人尋味。

全副裝備的全黑濾罐面罩,本來已是19年運動的標誌,但這個標誌在電影裡卻不是驍勇善戰的人物﹐而是自身難保的「善後者」。主角窄哥(張繼聰飾)的工作是為染疫商戶進行消毒,卻因貨源短缺面對經營困難。私認為這個狀態更能準確反映19年運動事件的本質--為了他人能夠風光的營業,自己要挺而走險地清理餘渣。電影雖未有提及任何有關抗爭的事,但這巧妙的符號置入,已勝過一眾嘗試側面紀錄運動的港產電影。

除了「善後」,另一個重要的概念亦描繪得相當之出色,乃是「照顧」。窄哥有一年事已高的母親,但窄哥事業卻未能妥善經營,收入未穩定到養得起母親,甚至連母親都察覺到兒子勢色的不妥主動供出養老金;另一邊廂,Candy(袁澧林)作為單親媽媽,帶著未成年的女兒朝不保夕、東遷西搬,長期處於流蕩的狀態。兩者家庭的不完整,勉強充當著照顧者的角色,忽略了自己都有被照顧的需要。因此,Candy及窄哥的相遇便補足了這個缺失。這類吊橋效應通常在戲劇上會作為愛情的開端﹐但(慶幸)《窄路微塵》未有如此處理,他們了解彼此的難處﹐有限度的照顧,發乎情止於禮,恰到好處。


戲中有一個值得大家共同死撐的原因--細朱。小朋友是不應受污染的希望,為了讓她看見窗戶,大人們願意在顧己不暇的悄況下為他前行多幾步,好讓她能夠看到明媚的光明風景。基於上述數點,我認為《窄路微塵》成功刻劃了大部分港人的心理面孔。


不得不提由黃衍仁譜寫的原創電影音樂,他以Ukulele去代表小朋友看世界的童趣,同時不失他一貫的詭異的音樂氣氛,就似在現實中將籠罩香港的陰霾抽了一部分到電影裡頭。黃衍仁最近推出的專輯《折墮忘形》更進一步深刻描繪了香港的都市凝重的景況,有寓言書般的震撼。不論是電影,還是黃衍仁的音樂,兩作品所身處的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同一個世界,所以即使滲出悲涼的氣味,亦相當的具現實感而不脫節。


《窄路微塵》的片名令我想起《晉書》改用老子的一番說話:(摘)和光同塵,以世俗的目光去留意這個社會;同屬風雲,動盪的時候無可避免投身成為其中的一部分。電影破除對愛情的美好幻想,擲下一份現今社會更需要的善意。愛是一切的起點,但不一定以愛收結。希望觀眾們亦可以望見彼此,在身不由己時助拉一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