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女俠玩救宇宙》:降生塵世是越級打怪的開端

影評 | by  Booklynn | 2022-06-19

《奇異女俠玩救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這部電影有雙 Daniel 導演、A24 的金漆招牌加持,勝過 Marvel 版本的多重宇宙也是意料中事。本文沒有老土的劇情交代、背景資訊,只有直搗黃龍的重劇爆地雷和3個奇怪的延伸思考。如果還未完成觀影,建議先按讚不閱。


1/ Meta Evelyn 無敵只因她連他者的技能都可以下載


起初見 Alpha Raymond 堅決擁護 Meta Evelyn,Meta Evelyn 和觀眾都不得其解。誰叫比自己更相信自己的人真是買少見少,我只能歎 Raymonds 在哪個宇宙都是最了解 Evelyns 的人。


電影開首時,Alpha Raymond 抓住 Meta Evelyn 的肩說,每當她失敗的時候,同時造就了每個成功的分支,她滋養了所有平行宇宙的 Evelyns。Meta Evelyn 目瞪口呆,這是在落井下石嗎?!但凡人豈可與 Raymonds 同日而語,Meta Evelyn 果真是眾多 Evelyns 中最強的一位。Meta Evelyn 的失敗人生,除了烘托自己的無限潛能之餘,電影臨結束前,Meta Evelyn 還使用了前所未聞的技能:在無形間下載了 Meta Raymond 的和理非大愛之力。


Meta Evelyn 一直瞧不起溫柔的 Meta Raymond,覺得 Meta Raymond 失去她就會活不下去。但至生死關頭,她才頓悟 Meta Raymond以柔制剛的方式。她首次打開五感去聆聽他者,像通靈一樣看到對方的前世今生,用意識進入別人的苦難,嘗試去理解、回應。於是,擋著 Evelyn 去路的嘍囉也像許多鬼故事中的猛鬼。當心願已了,猛鬼不再留戀塵世,安心投胎。


2/ The joyless life of Joys


說來巧妙,Joys 以喜樂為名,成年後卻沒有半點快樂時日。須知道命名帶著父母的期許,想當然父母祝福小女孩與樂為伴。我想起關於兩代美籍華人的電影《喜福會》(Joy Luck Club),不知時常望著電視機發呆出神的 Meta Evelyn 會否也看過這部電影。


這兩部電影中,美籍華人女兒都與母親產生嫌隙。女兒搞不懂母親為何不擁抱美國價值,不重視「個人」(亦即是女兒本身),反而在異地抓緊中國傳統和家族紐帶;母親則覺得自己排除萬難、放棄一切來到美國打拚,女兒要是不成材怎麼辦?而且華人強調傳統,母親才會時刻提醒女兒體內的「華人血統」。這份期許的重量是全地球物質的總和,多數會壓得美籍華人女兒喘不過氣。


Joys 因而有明顯的抑鬱症傾向,具體我無法描述,只能說與身邊的抑鬱朋友看法近似。一切都沒有意義,他者的善意、惡意,早已在九宵雲外,自身根本無法反應。下輩子只想做家寵、樹木、石頭之類。


整部電影的主軸是 Joys 帶著其他角色和觀眾進入她的自殺大計。我和外子曾就 Joys 的自殺行動展開激烈的討論,為何她必然走上絕路?除了因為「喜福會式」的傳統父母壓力,根據劇情,Alpha Joy 因為腦容量負荷過載,意識散落到所有宇宙中的 Joys。一個宇宙的事情都夠煩了,還要一次過接受多重宇宙的煩惱,她又怎麼可能逐個逐個宇宙去自殺?去感受每個宇宙的痛苦,終結每一個宇宙的苦難?


於是她製造了貝果黑洞,回應物理學的其中一個不解之謎。黑洞注定吸入世間所有物質,Joys 只不過是總加速師。那個貝果看上去就像個瞳孔,假設有個多重宇宙的寫手在觀察宇宙,Joys 就把這些物質都還給那個寫手,吸入那無盡深潭般的眼。


在 Joys 死前,她仍想獲得母親的理解,於是不惜一切逼那個元凶 Meta Evelyn 超進化。雖然結局過份合家歡,不過Meta Evelyn 真的懂了,終於放過每個宇宙中的 Evelyn,也是放過每個宇宙中的 Joy。


3/ Afterlife and aftermath


死後這件事,真是自古以來的熱門話題。到底人死後面對的是 afterlife (來生) 還是 aftermath (清算)?這取決於宗教信仰,但多數情況下,人相信死後要先清算再談來生,又或者來生就是地獄見。媽的多重宇宙中未有明言,當然導演希望只是人死如燈滅,節省剪接時間。但如果 Joys 真的看透了多重宇宙,決定以黑洞終結物質世界,希望她知道黑洞中的時間只是變慢,世界可能是永恆的荒腔走板。


在人為痕跡極明顯的各大宗教流派之下,人生在世,所作所為都像積分加減,說不定某處有個跳動的實時報牌。然而草木、貓狗有積分嗎?何以人一降生就帶著計分板?


創世記裡神說人要接管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和昆蟲。我們原來天生比萬物優越,所以才有資格「管理」,才會死後需要受審判。貓狗又不是管理層,誰在乎?從中而來的「人類至上」思想無處不在,但人不可驕傲。帶著原罪,又要謙卑,真是難為了家嫂。


我有位朋友是受浸基督徒,她向我剖白,一想像到死後就在天上永無止盡地唱聖詩,她就有點卻步。這不是她想要的死後生活,當她這麼努力要拿到天堂的入場券,卻因入場後的事務而有所猶疑。如果人死後仍是人,那麼試探和誘惑不會迎來終結。


目前坊間所談及的死後世界,更像人類對善惡、苦難的美好投射。期待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要是未報,死期未到。賞善罰惡要等到死後,跟潦倒畫家死後成名相似,其實一切賞罰的想像都是歸於生者。生者覺得你下了地獄,你在受苦;你上了天堂,你在享樂。「我」,卻可能只是煙消雲散,又可能是反過來在五、六、七維過類似的生活。人間詮釋的「死亡」充滿不確定,就像薛丁格的天堂與地獄,永遠處於量子糾纏,既存在又不存在。


後記:是次的電影名翻譯大戰,不得不說台灣譯名又勝一仗。撇開本片其實是有官方中文名「天馬行空」,隔壁牆一如既往按字面直譯成「瞬息全宇宙」,看上去像天氣預報「瞬間看地球」,正式得令人汗顏。香港則愛食字和重「俠道」,譯成「奇異女俠玩救宇宙」,看上去像「神奇女俠」和合家歡電影之間的混合體。至於台灣譯名讓人大呼過癮,但凡進入 Versejump (宇宙間的跳躍)的瞬間,定會忍不住哭爹叫娘。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