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會堂列法定古蹟︰遲來的一聲確認,未完的一場仗

空間 | by  黃宇軒 | 2022-03-14

到了現在,每次望住大會堂,或者在這座建築物裡外逗留,都會再驚歎︰香港有如此美麗的建築。今天特意行過去影了張相,又驚歎一次。


在大會堂被列為「法定古蹟」的這個時刻,除了再一次去講它標誌了香港「邁向現代」、自覺成為一座 modern city 的軌跡、或在殖民時代,政府如何重新想像它跟「市民」的關係(當然,這些都是重要的歷史)……我更想借這機會,highlight 大會堂的當代意義︰


它啟蒙了不少人,第一次張開眼,見到「現代建築」可以有的非凡價值。這種啟蒙,跟 2006-2007 年要求保留中環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的社會運動結合,許多人第一次從這浪「本土運動」上了一課,學習到兩件事。


第一,「只是」在二次大戰後落成的建築,也可以對香港社會來說極重要,因為香港成為一個「自成一體的社會」,正是二次大戰之後才開始的,通過這些摩登建築,我們也在認真地講香港的本土身份、香港庶民的故事,而且完全不必迴避殖民史。


第二,「只是」在二次大戰後落成的建築,它們的美麗,可媲美任何時代的建築。「現代建築」,尤其是各種公共建築,反映了戰後那三、四十年,全球人類有過、通過設計和塑造空間,來徹底改造社會的烏托邦精神。


這兩點,在近年開始逐步變成老生常談了,但我想說,我們很多人,深深體會和學習到這兩點,正是因為香港的公民社會裡、各界別的實踐者,曾經用盡全力,通過重新講述大會堂等建築,令到上述觀念,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讓香港人思考城市時、觀察城市時,「覺醒」了。而這只是近十多年前開始醞釀的思維。


也值得在這 celebratory 的時刻特別強調,到了現在,全世界都已將重視戰後建築和珍惜現代主義建築,視作 common sense。而這十多年來,香港被拆毀和忽略的 modern architecture,還是有不少,大會堂「一將功成」,未及被守護的建築還是讓人神傷。


大會堂在來到 2022 年的今天,才得到「法定古蹟」的地位,從全球 standard 來說,本身已屬遲來的確認。


同時,在香港 130 多座「法定古蹟」中,竟然只有一千零一座、只有大會堂,是戰後的建築。


如今更需要借大會堂被終於確認來 promote 的,是香港繼續 catch-up ,追上世界的步伐之餘,加倍認真檢視所有戰後建築,讓香港人可以繼續通過它們,確認講述香港這座城市的戰後本土史的重要性。「承認戰後建築」,是個官方走得太慢,民間卻走得很快的進程。


推動「承認戰後建築」這個 agenda 的民間力量非常強大,來自建築界、保育界、歷史領域、城市研究領域、藝術界等的朋友,十多年來聚合的熱情、研究和書寫,結合深耕細作的保育行動,奔走呼號,努力讓大家更認識現代建築,如今大會堂得到確認,最勞苦功高的,實是他們。


但願大會堂被列為「法定古蹟」,接下來可以說句,it's just the beginning,對戰後建築的重視,可以有更多實質的保育成果。


相信對許多身在這浪潮裡的研究者和實踐者來說,在公共領域中聽和講「重新發現大會堂」這回事,都曾經是個重要起點……就此而言,這確是個值得高興的時刻,除了因為首次有戰後建築被加進清單中,也特別因為,他們走了十多年的路,可能終於見到隧道盡頭,比較明確的一點光。


趁這機會,再欣賞大會堂之美,也讓我們 celebrate 這股重要的民間力量。


0630684011305358

今天的大會堂。(攝︰黃宇軒)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題為編輯所擬。)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投藥與下石

小說 | by 跂之 | 2022-12-02

寫信師張愛玲

散文 | by 邁克 | 2022-12-01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