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四首:〈荷爾德林究竟看見了什麼〉、〈哀歌〉、〈夢〉、〈寫作〉

詩歌 | by  五口 | 2021-10-18

〈荷爾德林究竟看見了什麼〉


荷爾德林究竟看見了什麼
困擾着你的到底是什麼?
當你走到那林中的空地
陽光溫柔地照拂着你和大地
從遠處傳來的歌聲正好在風中逝去
這就是你所說的,命運短暫地平靜的時候嗎?
若然大地和歲月充滿豐收
你爲何要不斷詰問——
折斷自己的生命獻給衆神
成爲自己的豐饒之角,並從中不斷倒出痛苦和詩?
於是你和你的詩過早地已永遠成熟
當你始終對你看見的
神祕光芒裏的事物
緘默不語
然後瘋掉



〈哀歌〉

——給自己


1.
把自己的臉擦去
鏡中的人抹去
脫下一層層皮囊——
沒有
一隻鳥從身體裡飛出
核心裡
一個透明的圓在自轉

2.
一度歡騰、歌唱的河流
肅穆的大地,和其上隨風舞動的森林
古老得披滿白髮的山脈
如今都歸於死寂中了
剩下我所有的聲音在我裡面逃逸著
走不到邊界 亦沒有回音

於是我跑到大海
站在所有岸邊
看著它——
不再無止地向天發問
只是無聊反覆地以頭顱磕向岸邊
尋求死亡
看著在波浪中的我們
和神祇 一個個擲地無聲
我伸手於其中試圖挽救——
只撈來一抔淚水 飲恨
於是嘔吐
把所有的自己嘔出
把所有的聲音嘔出
把所有所有的嘔出

一切不增不減

3.
城市中的人車喧嘩
我們空虛地填滿足跡所及之地——
你忽然就如同大地
被一條條愚鈍的陰莖強姦
然後中出
而人群就如精液
不斷湧出並流動著
而我們插的是大地的屎眼

4.
秋日的黃金鋪滿大地
落葉在揮霍死前的
最後光輝

你在日落時盛載著一片光陰
而更多的光陰
則從身邊流過
從未訴說過背後黑暗
你在等待白雪紛飛
讓所有豐饒的貧窮的
死亡的活著的
一同安息

你們在腐爛著
當另一些種子
開始 無知地
成長著

5.
我祈求一隻無頭的鳥
讓我以死亡交換它的身體
讓我的身體在人間不顯得那麼突出

6.
雲撲熄落日最後的餘暉
天空的傷口 就野蠻地暴露在眾人之前
以滿天的血低語 你訴說遠古之事
卻無人能明
我們在巨大的驚訝中被迫抬頭
和你對望 目擊你在風中漸漸沈默
剩下我們的傷口在城市裡
幽暗地著殘息著
彷彿自言自語

7.
靜坐在懸崖上
我們每天目送自己出海
朝著 大海的盡頭出發
總是期望自己在哪天歸來
但混亂的海潮
只把一些仍握緊舵盤 難辨死期
的殘肢
或誰某日堅定的眼球沖到岸邊
(當中的風景,是黑白色的)
同時等待命運
牽引我們踏上同一條航道



(改寫自Fyoder Kuzmych Teternikov的同名詩)


有什麼比夢境
更讓我渴望
她的擁抱內
一切如水般凝靜
用以親吻我的唇間
沒有悲傷,沒有嘲笑
也從不深埋喜悅
於其深淵般的眼裡
從未扇動過
肩上長著那雙
夜影般輕盈
的垂天之翼
卻總能帶我飛翔
前往閃閃發亮的
未知之地


〈寫作〉


掀起墓碑
把被髒土壓著的詩意
和文字挖出
拋進腦袋裡,語言開始浮沉
洗掉髒土,再是鏽跡
撿起尚未锃亮
浮起的詞語
在記憶的海上
我建築語言的大廈
彷彿建立第二座墓碑
我和詩,一起復活和死去
藉由詮釋
我們建立起一道道意義之門
門後又是其他墓碑—
我和詩的所在所死之地
深夜靜候誰來敲門
除了衰老,無人能進入未命名的
原石
我們甚至不能在語言之鏡
看見自己的容貌

沈默是第三座墓碑
我和詩
再一起復活和死去
除了月色蒼蒼
無存在更橫臥在空床上
除了衰老,無人能進入這對海洋
干枯是唯一希望


延伸閱讀

詩三首:陳偉亷 X 鄭點 X 驚雷

詩歌 | by 陳偉亷、鄭點、驚雷 | 2021-10-09

詩三首:洛詩 X 曾繁裕 X 熵南

詩歌 | by 洛詩、曾繁裕、熵南 | 2021-09-03

作者其他文章

五口

中大哲學系二年級生。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