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首:洛詩 X 曾繁裕 X 熵南

詩歌 | by  洛詩、曾繁裕、熵南 | 2021-09-03

〈我們的時代〉
@洛詩


哲學家放下羽毛筆

為無以名狀的恐懼默哀

愛琴海最後的一渡船

你緊緊握住手中的錢袋

卻抓不住沙子堆砌成的未來

米諾斯撕下亡者的一吋吋記憶

冥府的律法裡用不著愛


喬托 不知道《維納斯的誕生》

安哲羅 卻確信《審判》將要成真

波希 的《人間樂園》被醜化成異端

火刑的灰燼裡孕育出浪潮的開端


我們藉此悼念太陽 或是安葬大海

為了復興我們的時代




〈女友的嬲〉

@曾繁裕


無雲之雨如無岸之港

無原因而有感受

驟然劈下

時間裂開傷口

不過是欠準確的小驚喜

原是妳喜愛的


妳如此執著至石枯海爛

閉合如合桃

合理啊妳的合理啊

只容下一種合理

一棵醜陋的樹伸向天空

填滿所有縫包括我的嘴唇

裂紋深乾


一次比一次更接近末世

洪荒簡單

無謂的厭惡因妳而發芽

斷崖生長

可愛沒入黑暗

幼稚已掌權

但待妳看這首詩而發笑之時

又不知多少

我們的悔改已陷進地核

完婚



詩一:南蘇丹
@熵南


我有諸多名字

我是手臂,長長的,把黃昏壓垮

我是指甲掃過紙張的聲音

我是書本身

我是眼睛

不是蠟燭

我看到我

飛蛾撲火

我本沒有肉身

直到我聽到了人民的浪聲

20210714 11:45


901395682782878


詩二:我想逃,仍在這裡

@熵南

離開森林的頻率

準確地輸入一條電影公式

一座城的人流眼淚

就那麼簡單,如同

關上窗看蝴蝶在房裡找出口


請不要在房門外踱步

我,不是蝴蝶

我,不能飛


想逃,仍在這裡

仍在情人濕熱的懷中

仍在媽媽飢腸轆轆的期待中

仍在紛紛揚揚的人間之中

燒詩煮肉


後記:20210712 3:00

聽my little airport 《廣州足浴一夜》時所作

·圖片是沙漠

是我逃去最遠的地方

也是36張黑白菲林最平靜的一張

像看海一樣

沙子吹進牙齦裡 鹹鹹的

之前看到過一個科研的圖片

每一個月在同一個定點拍攝沙漠

拍攝了九年,然後排序下去看

就像海浪一樣

所以說沙漠是流動比較慢的海

也 可以吧!


36123672629670023


詩三:羽毛重 給渣古

@熵南


有些羽毛那麼重

生命顯得那麼輕

回憶是一片羽毛

跌入記憶泛起漣漪

藍綠色不透光


二〇年的夏天

宇宙的風

穿過胸膛

讓我好癲狂


後記

有些羽毛那麼重

生命顯得那麼輕


渣古來的時候是夏天,藍綠藍綠的,像湖水一樣讓人喜愛的顏色。但她一點都不可愛,她好煩啊,做飯的時候會飛到肩膀上大聲的發出怪叫或模仿瓷器碰撞的聲音,會在心愛的衣服上找到她拉的屎,會在想和她親近一點的時候被大力的咬手指,吃痛。可我現在就想被她咬一百下一千下一萬下


渣古會突然飛起來嚇我一跳然後傻傻地叫自己的名字 渣古 渣古

在房間裡盤旋一圈講不太標準的話 拜拜 拜拜

從門縫中飛衝出窗外,向我們都看不透的藍天飛去


然後我揮手 即使看不見


701610884606213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地獄邊緣的蟻群——評《智齒》

影評 | by 江俊豪 | 2021-12-02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