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癢】背後遂有了張皇的影子

詩歌 | by  崔舜華 | 2018-09-13

背後遂有了張皇的影子

詩 / 崔舜華


八月,一滴無名的藤籽落上我赤裸的後頸

我無能拂去它,因我恰好

心懷煩憂:搬家,收拾,分離

無能為力地畫著

我心中所見證的一切事物

動用我所有的身體

它便吸收了我,我亦將顏色交付予它

後半個夏天,我感覺它攀著皮膚

生根,抽芽,從淺芳綠轉為濁重的橄欖金

葉蔓延長,走路時像一雙掌

蒙蔽我灰鴿羽一般的眼睛

整個秋日,我背後遂有了張皇的影子

扛著半截枝椏,日子充滿細小的噴嚏

和方方才掀啟封罐的海水的氣味

像初生的野貓,攀伏於肩,不願離去

我遂抽翅低眉

成為一隻無色的烏鴉

以巨大的白喙緊緊抵壓時間的壁癌

過往的粉屑落在背羽上

擺脫不下的幽靈,我們對視

在秋後的第一場雨中哭泣



Grayscale Photo of Woman in Dress in Concrete Building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崔舜華

一九八五年冬日生。有詩集《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婀薄神》、《無言歌》;散文集《神在》、《貓在之地》。 曾獲吳濁流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時報文學獎等。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