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T-4 翻譯成本幾何級數下降 作家董啟章:「不駕馭它,就是我們被它駕馭」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3-27

由 OpenAI 開發的聊天機器人模型 ChatGPT 全球爆紅,隨著本月中(14/3)發表全新升級版 GPT-4 模型,除了準確度、創造力和協作性更高,也展現更成熟的語言及應變能力,在模擬人類原本設計的考試中表現優秀,亦能夠更好地處理英語以外的多種語言的問題,同時支援圖片輸入功能,懂得以文字解釋圖像內容,並解答與圖像有關的問題,其升級後的功能引起網民另一番熱烈討論。


迎接升級版ChatGPT-4 喬姆斯基質疑道德冷漠:「表現出類似邪惡的平庸」



高重建:翻譯成本是 AI 翻譯的十萬倍


ChatGPT 發展速度之快,亦令大眾更加關注它將如何影響未來的勞動市場。根據 OpenAI 與賓夕法尼亞大學日前(21日)公布的研究報告,團隊測試GPT等具有大型語言模型技術的輔助軟體,對美國1016種工作的影響,指出「美國約有80%的工作,將面臨至少10%以上的工作內容被 GPT 科技影響的情況,與此同時,約有19%的勞動人口,其50%以上的工作內容會被影響」,其中受到嚴重影響的職業包括翻譯員、數學家、區塊鏈工程師、會計師等。


在 GPT-4 模型發表前夕,高重建曾以〈ChatGPT vs 專業翻譯:品質相若,效率千倍,成本十萬分之一〉為題撰寫文章,找來 ChatGPT 幫忙翻譯自己的兩本著作,結果分別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已完成,翻譯後的全部文句通順,雖有少量錯處,但大部分為名字,對比傳統的人工翻譯,若以每字中等價位計算,人工翻譯成本是 AI 翻譯的十萬倍。兩者成本與效率差距之大,高重建認為社會關注的同時,亦可樂觀地從中看到另一個可能性,「無論是何種專業,面對 AI,要不就善用它,要不就要有實力達到連它都去不到那 1% 的境界,才有機會免於被淘汰」。


作家董啟章亦有轉發這篇文章,在社交平台的帖文分享時特別提到,「繼續嘲笑或蔑視 ChatGPT 是毫無意義的,不駕馭它,就是我們被它駕馭」。另外,高重建亦在文中比較了 Google、DeepL 與 ChatGPT 的翻譯能力,並特別選取帶有廣東話與潮語,以及難度特別高的段落,說明三者之間的差異,其中一個例子是將其年前所寫的文章:「左膠的自省:NFT 書難以理解,是因為沒能打破『魚蛋論』定律」譯成英文,結果顯示 Google 與 DeepL 在翻譯「左膠」、「弱弱一問」與「此地無銀」的表現並不理想,ChatGPT 則能將「左膠」翻譯成 leftist,「弱弱一問」變成了「Can I ask」,「此地無銀」雖被巧地避開了,但仍可按語境改寫成「I don’t have much to contribute here」,唯一是「魚蛋」沒能被正確翻譯成「fish ball」,但整體而言,高重建認為「ChatGPT 給我的感覺是像一個能把整段文字的意思消化,再以英語寫出來,而原有的 AI 翻譯工具則比較『斷詞取義』,尤以 Google 為甚」。當GPT-4模型正式發表後,高重建再把以上段落翻譯一次,結果標題裡的「魚蛋論」已成功被翻譯為「Fishball Theory」,可見翻譯能力已再得到提升。



薯伯伯:GPT-4「功能強大到褲甩」


對於 GPT-4 的全新功能,薯伯伯亦有就此進行測試,並將他形容為「香港其中一個最難譯嘅文字輸入」、網絡紅人 Matt Leung 的原文,輸入至GPT-4模型進行翻譯,結果無論是以口語寫成的內容,抑或轉換成文言文的段落,文句通順且容易閱讀,薯伯伯認為 GPT-4「功能強大到褲甩」。沈旭暉近日亦在媒體發表了〈ChapGPT4.0與傳統公務員末日?〉的專欄文章,提及官僚文件,醫學報告,法律建議之類的文字工作同屬高危,這些基本上是「沒有靈魂的文字」,ChatGPT4.0 都可以一秒生成,而翻譯工作則是另一個重災區,「有了ChatGPT4.0,這三種知識(最少兩種語言的根柢,以及對翻譯學科的基本認識),起碼在最基本層次,偏偏正好是AI可以完美取代的」,翻譯一本書的成本將以幾何級數大降,如此下去將來或只會剩下「翻譯總監」的職位,進行人肉檢查並核實人名、地名等。然而,沈旭暉認為通過AI接近零成本的翻譯,將「有利非英語作品的傳播」,並相信很快會出現知識範式轉移,「以非英語寫作的作者、學者,會更容易令自己的作品全球流通」。


雖然 GPT-4 在處理複雜任務時,比過往版本更可靠與具備創造力,但 OpenAI 行政總裁兼 ChatGPT 創始人 Sam Altman 早前接受美國廣播公司的《ABC新聞》訪問時表示,GPT-4 目前仍存在許多缺陷與限制,同時他亦擔心由此衍生的「大規模的虛假資訊活動與破壞性的網絡攻擊」。關於 ChatGPT 在學界的運用,本地幾間大學也有表態,例如港大二月曾去信教職員及學生,禁止在課堂、功課及其他評估中使用 ChatGPT 及其他AI工具,否則視作「抄襲」;科大則於三月初表示容許師生有限度使用 ChatGPT;教大日前(23/3)亦表示容許學生使用 ChatGPT 等AI輔助工具,但在提交課業時須清楚交代對話內容,若學生一字不改原篇提交,或會構成「抄襲」。


ChatGPT在全球掀起熱潮,在 OpenAI 正式發表 GPT4-模型後,中國搜尋引擎百度(16/3)亦發表自行研發的聊天機械人「文心一言」(ERNIE Bot),然而有網民測試它的圖像創作功能後,發現人物臉部特徵並不符合實際比例,其理解能力亦存在缺陷,僅能依靠字面意思創作畫面,例如給予它「幫我畫一個老婆餅」的指令,圖像會顯示為一位年邁女性與一個鬆餅。部分網民也發現「文心一言」經常誤會「中文」指令,例如會將英文同為「turkey」的「土耳其」畫成了「火雞」,質疑它的運作是透過「翻譯成英文後再偷偷調用國外某 AI 模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