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前置詞:怎麼說,緬甸,我們

其他 | by  鄧小樺 | 2021-06-01

在一次導修課上,有位同學說,書要寫本土的題材,寫別的地方的話,本土的讀者沒興趣的。我正色反駁道,這個推論應該不是事實的全部,否則解釋不到香港人為何會對緬甸現在發生的事這麼投入。同學輕易被此說服。


可以舉緬甸為例去闡釋本土並不只關心自己,這應該是好的。


自從二月緬甸軍政府發動政變以來,香港人對緬甸的關懷,不免些許出於物傷其類——而又難以承受於其血腥,與世界束手的靜默。長期以來,居於安逸的香港人是以旅遊的角度去認識其它地方,今期《無形》以「致死難與抗爭,緬甸」為題,希望引入我們與世界連結的其它維度,這是六月,飛霜的季節,我們都知道未能盡說的苦、不曾申明的冤、被壓抑的意志與犧牲的鮮血。


本來今期只想做一詩祭,但後來覺得不該固守於迴避現實,於是也特別引入一些認識緬甸現實的文章,以為啟蒙之需要。翁婉瑩介紹了緬甸爭取民主的漫長歷史,截開的歷史總有牽絲,一代代的意志;宋子江則為文說明緬甸詩歌的中文翻譯歷史,此一微觀角度教我們知道緬甸詩歌的左翼面貌,但正如宋所說,2021年我們第一次見到緬甸詩人在煙塵滾滾的街上死去,死亡的現實好像讓過去的翻譯選本顯得更為殘舊。青年評論人馮嘉誠從國際政治的角度闡釋局勢,或者更能讓心焦的讀者找到觀測局勢的距離。而後是四篇詩作,憑其內心向度,廖偉棠、鄧小樺、熒惑、洪曉嫻,各有測量距離與瞬間拉近的方式。文海林曾於緬甸長期旅行,她的溫婉筆觸下,是一個真實接觸過的人,讀者們當亦同時願她安好。梁莉姿的〈甚麼都沒做〉,大概在所有鎮壓裡,最能讓人切齒的是無辜者的受害——而鎮壓者眼中,則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這是我們常人與鎮壓者的絕對差異,不可妥協。


本期加紙,為大家呈獻鄭政恒力評由台灣木馬文化出版,香港文學館主編的《我香港,我街道2》之書評。此書乘《我香港,我街道》的聲勢,更重要是異地相連的心意。而新秀王証恒的左翼浪漫愛情小說《南歸貨車》出版,頗受注目,今期有他的長篇訪問。


願我們都不囿於淺窄之地,通過關懷他人而超昇。



看見緬甸:紀錄片的力量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忘字

散文 | by 黃戈 | 2021-10-27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