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過敏鳥】危險

詩歌 | by  嚴瀚欽 | 2024-01-29

(一)

許久見不到舒適的太陽了

我帶著濕重的身體

呆坐至深夜


門外,野貓躬身行走

我在某個作家的文字中

讀到她即將自戕的徵兆


文字又一次緊裹著我

以巨大的孤獨——我要麼

親眼目睹死亡躡步前來

而無力阻擋,要麼坐等時間

再次否決一廂情願的共感力

也就是說:被想像所傷


(二)

播放一點點白噪音是必要的

有時是雨,有時是湧動的浪

有時是正在燃燒的柴火


彷彿可以觸摸

所有聲波的形狀

它們在我緊摺的顳葉

敲出酥麻的小洞,均分我

日日承受的他人之苦


(三)

熒幕亮起白光,友人來訊

說喜歡讀我每個深夜

寫下的那些文字

說從它們的鋒利和瑣碎中

看到自己高敏的影子


我道謝,同時感覺自己

做了一件壞事。房間

被帶著歉意的呼吸塞滿


(四)

詩人是危險的

我要和他們保持距離;


詩是危險的

我要和它們保持距離;


被貼上詩人的標籤後

我知道我也是危險的,


但我尚未找到舒適的姿勢

與自己保持距離


而危險的事情偏偏美麗

詩偏偏存活於

撓破肌膚的指尖


於是我帶著語言的敏感臨淵造字

只為寫出一行永生的詩句,多希望

那些想要以愛之名

反覆搔抓我的人們


一邊睜大眼睛見證美麗

一邊和危險保持距離


(五)

凌晨三點,門外,那隻野貓

突然發出兇狠的嘶叫

伴隨著急促的追逐聲


我把書合上,閉目想像

我和牠共有的饑餓

以及一隻老鼠的死亡


2023.11.20凌晨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嚴瀚欽

寫作若有意義,便是在寫作的過程中,將「意義」去除,只留下「寫作」本身。2022年夏出版詩集《碎與拍打之間》,一本失敗的實驗品,我很高興。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