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同意稿費要加,但為什麼不成功?

其他 | by  鄧小樺 | 2022-10-17

1. 在網絡各處討論來看, 「文章稿費要加」是共識,現在巿場上一般的稿費太低了,這點連連登都識講了,希望可以延續下去作為年輕一代文化從業者的目標。其實我知現在很多在文化業內工作的人都已經是這樣想,比我年輕時周遭覺得寫稿演講都可以免費拍膊頭的狀況好多了。

問題是如何做到。文學園地要整體提升稿費真的很困難,㩒計數機時間:假設每篇提升$0.1,每篇計2000字,一個月50篇,每月就要增加一萬元,即是我差不多要炒一個人才可以整體加$0.1稿費。下次發現文學園地沒有應你要求而提升稿費,不妨想想這個情形,理解一下文學園地的難處。


稿費這回事



2. 每個作者釐定自己的底價沒有問題,甚至應該這樣做。一開始講清楚要求底線,不想做便說不做。如果是客觀條件無法融合,簡單拒絕則可,不要互相抛擲情緒,大家好來好去。如果作者們能小心安放自己的EGO,不要只看自己的角度,和編輯及行政互相體諒一下對方處境,想想換著你是對方有什麼感覺,世界會美好得多。

3. 我2017年曾在臉書及文學放得開中公開講過,我的稿費底線也是$0.5。我本也有我的底線。而我是2018年開始做文學媒體虛詞無形,如上所說,網媒每月稿費開銷太大,無法做到整體稿費0.5,即是連我自己的要求都無法達到(所以我在虛詞都不常出文的)。這就是文學園地資助的現實。某些成名作者因此不寫,作為編輯只能心傷,但求彼此諒解。

而且,2017年我還在寫蘋果。但情況愈來愈差,過了2019,蘋果被收皮,大眾對媒體興趣缺缺,紙媒冰封已經不可挽回,你可以想像,大眾媒體上稿費議價的空間已接近沒有,而受資助園地也同樣受影響的。有人還能一直找到0.5的稿來寫是他本事,我自己就覺得守得好累。

我在最後一期蘋果刊了一篇二千多字的文,寫得很用心且長,但之後難道我還去追稿費?約我稿那個高層而家做緊M記。我覺得亂世共渡時艱是基本之義。而我現在台灣,更加守不住0.5港幣的底線。人隨事轉,就算我覺得自己好值錢,但周圍根本沒有咁多錢流動,那還要執著只會傷人傷己而已。


4. 關於剝削。說稿費低是剝削這種修辭很常見,但且考據句子結構,主語是誰?誰剝削你?資本家剝削完工人之後得到利益;而就算稿費和車馬費不合你意,但差額只是一千幾百——所以你面對的整個文學組織,都是沒有什麼得益的。所以你可以說資本主義剝削你,但不能說我剝削你,不要急著把資本主義中勞資雙方的利益結構套入作者與媒體的關係中。要很小心,不要把用心做事、誠意照顧你的人,當成批判的對象,這不應該。

很明顯,絕大部分文化組織中,因為從業者多數是為理想工作,出現的是自我剝削。以我自己為例,我作為文學館最高職位,我的薪金是整個文學館預算的4%(已是計最高峰期),識者自知是極低的佔比。道聽途說隔離文學團體的最高職位薪金,我份糧是佢份糧的62.5%。而我公司的預算是隔離公司的150%。即是我公司更有錢,但為什麼我薪金更低?因為我決定把錢用來請更多基層同事,讓所有同事不用太辛苦,在一個合理時間收到工,但又能有餘力開拓新的巿場。我少收的37.5%,剛好就是一個全職基層同事人工。

我二宮處女,對賺錢有潔癖,我做的預算如果開出來,會見到德蘭修女——但這不合我一騎紅塵妃子笑的形象,所以我從來不講。我喜歡講工作的快感,為理想工作的快感,真的比錢重要太多。我自己的收入除了文學館,還有寫稿教書,總共加起來,約為同齡同學歷的人之50%;而我一日做12-15個鐘、一個星期做六日。如果不是近年有病份糧唔夠睇醫生,我真係以為自己可以成世咁樣。相信等我過勞死個陣將會被引以為鑑。像我這樣為文化工作的人並不少,如果這樣都要被視為剝削者,實在荒誕。

這個現實就是,一個理想主義的組織如果能夠存活,很有可能是因為許多人自我剝削而成就的。序言書室成立頭幾年都不賺錢,三個合夥人出去各自打工回來養書店,就是常見的模式。現在教師職缺多易入職,但年輕同事還留在這裡和你執貨埋數湊作家,難道不是犧牲?我們都是自我剝削去成就一些我們覺得重要的事(如文學發表園地)。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們就不同路。


5. 文藝創作需要自由的園地,讓一切自由生長,這能讓每個人完整人性,也會讓人類歷史孕育出傑出的創作者。連登仔或一眾花生友,會說巿場無法SUSTAIN就不該存在、放棄執7左佢啦,但香港如果沒有良好的藝術創作,也會影響香港的地位。那些留言裡講到長就是死罪(其實只是二千字左右的文)、無人睇得明,其實被他們罵得狗血淋頭的作家,在台灣、 大陸、國際都有聲譽,都受禮待。台灣也有狠評文學的網民,但那些多半是看懂了、看完了,只是品味和看法不同而持不同看法,很少有看不懂看不完就惡狠狠全面否定的,這樣會把香港的優良事物推到其它地方去。唉,香港要爭氣。

真正的大問題是,紙媒萎縮,報紙都CUT園地,純文藝在網絡世界很邊緣。當沒有影響力,自然也沒有好老闆、好價錢和足夠園地。除了盼望有重視文字的大資金外,想各位支持加稿費的朋友,你自己買唔買書?買唔買紙媒?見到文藝網媒的PO,願唔願意CLS(comment、like、share)?能夠身體力行才是最重要,自我感覺也最良好。

如果能有多些藝文策劃類工作者,記掛文字工作的權益,不妨大家分頭,寫好計劃書找好FUNDER,做幾年,整體環境是會有改善。作家藝術家在前鋒敲鑼打鼓開路搶佔高點,但真正落實改變的,還是策劃、行政和營運者。亂世,創作者更需要你們來保護。

至於作家們,要維持自己先鋒的形象OK,但請善待與你交接的編輯和行政,守護自己權益之餘也信任值得信任的組織。文學館團隊工作效率高,出數均真,靈活配合,品味良好,人員懂事,腦細又靚(不被認同),想同我地合作的人,請理解亂世疫情,和我們共渡時艱,拜謝。

今年香港文學季開始了,希望大家在享受美好的活動之餘,想想背後有多少人付出努力,知道一切並非必然,好好珍惜,互相珍重。


作者與編輯的共生關係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