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費這回事

其他 | by  鄧小樺 | 2022-10-17

稿費蕞爾小事,原不應長篇自白。但希望讓大家了解現況與細節,一起做個REASONABLE的人,以真正有效的方法謀求改善。希望再有其它做文藝策劃的人也參考一下(可考慮跳到最後一段),一同幫助寫作者。


我自然做過公開揚聲爭取稿費的事,除了臉書發PO,也在報紙寫過批評審批制度的文章,面見一些評審的時候也說過,可算是著名的發窮惡人士。但過了幾年,我發現口誅筆伐是沒有用,重要的是找到認同文章有價的資助者或資金來源,才可真正改善狀況。認同這點的資助者不是沒有,但如果對著不認同的資助者口誅筆伐,對方要很忌憚你才會理你——一個民主程度很高的社會才會理會口誅筆伐。近幾年香港的情況,大家都知道了。


過去幾年最成功的方式是另寫計劃書,最好是跨媒體計劃,把個別特約文章的稿費計算得高一點,如果本身的計劃預算是夠的,那一篇5000港元的文章其實在整個計劃裡只佔很少份額,是可以做到,所以過去幾年文學館做的跨媒體計劃,稿費都讓作者們滿意。至於在這些富貴計劃中我自己的酬勞,聽到的朋友反應是嘆息或說「黐線」。


但這種計算方式不能換到文學園地的稿費,因為不賺錢的文學園地資助是很有限的。香港文學雜誌大約是0.25-0.3港元一字,報章介乎0.3-0.8,蘋果至結束時都還是1元1字,但黎智英現在監獄裡,懷緬九十年代媒體盛世不免緣木求魚。稿費劃定自然是看預算,報章商業機構的預算我不清楚,而文學雜誌的資助則看計劃,我做了這麼多年,很想加稿費,都無法做到劃一稿費$0.5。為什麼?假設文學館虛詞網的稿費每月總額是$25000(實際沒有這麼多),以稿費$0.3一字計算,每月刊出總字數是83333字,假設每篇字數2000,等於差不多每月42篇;如果稿費升至$0.5,每月刊出總字數是50000字,以每篇字數2000計算,等於25篇。這個落差太大了,首先25篇一個月是個完全沒有競爭力的計劃(一日不足一篇),會根本無法贏得資助;其次這樣園地是狹窄的,刊出新作者或素人文章的機會會變少。如果要增加整體稿費預算,則要從印刷成本或人員薪金削減。我一直有削減印刷成本(GIVEN紙價每年狂升);而我不能削減人員薪金,因為他們是對文藝有熱情的青年,努力工作,並比很多成名作者更弱勢。


這也是我為什麼面對一些成名作者來敲要加稿費時企得很硬的原因。因為我對平等精神,是執著到極端的地步。老實說,稿費海鮮價是行內現實,面對比較惡的成名作者,多給一點讓他滿意很平常——但我總是做不到,因為我給你多了,其實就要減少另一些人的稿費或刊出機會。而且犧牲的往往是文化資本不多的弱勢新人。這就是把要求給自己加稿費說成為群體爭取的英雄主義,背後的殘忍現實。如果給自己抬價是為了群體謀福利,那就該等到稿費整體改善比如每個人都$0.5一字,才答應寫;但我見許多人只要自己加了稿費就接受了,會犧牲什麼,他們其實是不理的。在我,可以讓不同計劃的稿費不同,如果拿到足夠預算不用犧牲任何人,我不管年資一律高開。但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要犧牲比較弱勢的作者,我始終不能接受。我知有些媒體在這些方面身段柔軟,但我在這點上很頑固,如果我認為我重視的人要求特權待遇,傷害了平等精神,我也不會退讓。


我自然也有因為稿費太低而不寫,也有人因為酬勞太低而拒絕過我們,像一位明星,身價高了工作多了不能再接我們的JOB,只簡單回一句「呢個錢同時間都做唔到」,其實不會造成HARD FEELING。闡明自己底線而拒絕,編輯約不到稿就只會惋惜,下次爭取到足夠資源再找你。這樣可以好來好往。稿費不合你要求,只是預算的客觀限制,建議不要扯到「侮辱作者」、「看不起文人」這些話,這是誅心,令人感覺冤枉。資源不足的現實是大家集體面對的,不應把你的沮喪轉嫁到同樣待遇不高的從業者身上;侮辱或看不起是你的主觀感覺,不是對方的用心,強加這種評斷是情緒勒索。我同事有聽過這種令人難受的話,我也有。要講還有大把例子可講。


發表園地的稿費提升困難,但跨媒體藝術計劃特約文章到$5000稿費這點,幾年做下來好像有標的作用,我知道其它計劃也開始開出這樣水平的特約文章稿費,這才是整體環境改善的良好端倪。但2019之後,加上疫情,申請計劃出現許多困難,原因大家可以想像。整個2022年,同事東奔西撲狂寫計劃,我在八九月為籌款救亡疲於奔命頭大如斗,雖然勉力解決,但眼見藝發局文學組只有作聯副主席自動當選,資助狀況勢必改變,不但目前的文學園地有危機,最壞的是制度都未必保得住。極度沮喪時,見到有人還覺得單靠罵可以加稿費,落差太大,從來沒有這麼心累,很想與苛索切割。明白不是人人願意共渡時艱,有些人可以共富貴,不可以共患難。只是實在心累。


以上。供同業及其它藝術範疇朋友參考,希望$5000特約文章稿費可以成為慣例,劃一$0.5的稿費(及足夠篇數)終有一天在文學園地中出現。這不是沒有希望的。在文學館初創立還很窮時,有位我喜歡的作者為錢而留難我,我講完電話後在公司裡哭。但我後來決定不再哭,因為做到對方滿意的酬勞水平也是我的希望,而我後來真的做到。我工作需要更高標的,同時需要信任。只要信任來邀約你的人會為你好好打算,就能雙方同步,一切的希望在於互相給予善意。希望寫完這篇後,粵語所謂大家無數,以後好好合作,因為時日也許無多。


(文章轉載自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SWTSW/posts/pfbid0muuoYA1PvmNUffHdCxnX9jX7FxgMhq2TCBFy47uTP152B479tTpjtoHFHxPLPetSl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