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酒呀!我叫你酒呀!】致酒友詩四首並序

詩歌 | by  廖偉棠 | 2022-01-28

序:

其實我大多數的酒都是一個人喝的,正如我大多數的酒詩,都是「求其友聲」。

喝醉的時候,我會寫詩給已經不存在的人,他們是我的「理想酒友」,就像寫詩的人期待「理想讀者」一樣。

但這種期待,又暗藏著對孤獨的執著。切格瓦拉去世四十週年時,韓國木雞劇團來香港演出《切格瓦拉》,當晚看畢我寫了一首《寫給切的飲歌》,最後一段是這樣的:

「天上落下酒一埕,酒碗撞向彼此頭顱粉碎了——

這是『孤燈一盞不歸路』,墓誌不載——

何謂『濺血五步我是誰』?酒鬼不問——」

可見我之孤陋固執頑劣也。


【無形・酒呀!我叫你酒呀!】前置詞:間中飲醉酒,很喜歡自由




1


一座廣場在猜一朵花的名字,

追問它的魂魄愛上了誰。


問題還沒有答案

紅衣的騎兵已經從蛛網上墜下。


在一片血雨中斬碎春韭與黄粱。

那些你以為是酒的,是十觴仇。


十觴也灌不醉這些山這些川,

歲月長,劍茫茫,祭如釀。


2


昨夜雪砸響了帝都,

昨夜雪可安慰帝都?

外省人不在乎。


無情在遊戲著雲雨

仙侶能飲下這杯虛無嗎?

雪也不在乎。


雪不解語,殷殷點燃了血

照亮這夜像金箔裹

的朱古力死者。


(某一個熱鬧聖誕夜)

銜枚疾走的鹿人

平生的意義約等於平蕪。


3


夢不外乎巨輪

傾側,醒復醉


江湖不外乎蘆葦

眉目斜挑,催上路


太少人不說話揚髮受戮

太多人浮沈,壺中躍躍


萬籟嘈切,唯有雨聲真實

萬手換盞,唯有山色不改


封神榜上

從無人歸來


4


當夜暴烈起來的時候

我想起那些沉靜的酒徒

他們的一腔熱血

蒸發如烈酒。


星星長出了白髮

獨角獸生下我

磊落的依舊是青山

醍醐鳥憑空虛構。


陰陽兩界迢遙

怎能蓋一座化城做橋呢

書劍又何為編舟。

香江夜半秋,樽前幾人老


醉掉的只有墨。

我們如釋囚,鬼打牆。

酒難如礦難。

春山如夢,夢見一休。


2021.12.14.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廖偉棠

詩人、作家、攝影師,近作有《櫻桃與金剛》、《微暗行星》。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