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於死寂裡闢一條流動的河 白雙全創辦HASS Lab:在障礙中尋找啟發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3-09-10


吃飯時,每當看到有飯粒掉到飯桌上,白雙全的左手便偷偷伸上前去,捏起米飯,放在手掌上搓,當飯桌上再沒有多餘飯粒,他便悄悄把飯粒從飯碗撥到桌上,左手又摸上去,順進掌內,與之前的飯粒一起搓揉。飯粒黏著他的手指,黐笠笠,他搓呀搓,搓得手汗驅走米飯的黏性,變成滑溜溜的「飯珠」,就像把織錯的頸巾拆過再織順一樣,白雙全覺得內心舒服多了。


藝術像水


從小時候開始搓到現在四十多歲,「我覺得我可能在不覺意中身體自行作出一些適應,搓下飯,讓精神聚焦這裡。」白雙全進行自我剖析,「這跟創作其實十分類似,這種創作是把你裡面那種焦慮引導出來,這種裡面的力量可以產生創作,基本上我的創作無可避免地都是這樣產生的。」


今年初,白雙全與Bobo等數名來自不同專業的人聚起來,創立了HASS Lab。白雙全又發揮他的創意,HA指「How Art」,而SS兩條線形成了一條河。「對我們來說現在的環境就是一片死寂,但我們想讓它流動。」正如一個填滿沙石的瓶子,看似再也放不進甚麼,但能注入水,水可以滲透到每一顆大大小小的沙石之中。而藝術就像水。「我們相信藝術應該有它的作用,而且可以運用在不同地方,生出不同想像。」白雙全說,「現在是很困難,但困難不代表完全做不到。」


向SEN學習


其中一個他們希望藝術可以進入的地方就是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特殊學習需要)學生,包括過度活躍症、自閉症、視障、聽障、精神障礙、肢體傷殘學生等等。Bobo解釋,「我們其中一個信念是Learn from SEN。」白雙全馬上接著說:「我們相信在障礙中尋找啟發。」


白雙全想起他們有一天到啟藝學校觀課,美術老師十分用心地把大廈的影像投影在白板上,再叫學生沿著大廈的線條畫,收掉投影,白板上就只剩下學生所畫的線條,老師再作講解。然而,要一位學生坐著聆聽30分鐘根本是一個忍耐力的考驗,他們只得用自己的方法去度過。白雙全看到有學生會平放雙手吸啜不銹鋼枱,在枱上蓋出一個又一個蒸氣雲;有學生把頭轉過來又轉過去,像步操的士兵;也有學生會輕輕踢桌子……「他們正在使用不同方法讓自己的身體去適應當下的環境,令自己專注下來。」白雙全說,正如他吃飯時搓飯粒一樣。


HASS Lab成員們都發現,這些SEN學生的反應,其實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因為我們也應該要去探索如何讓自己的身體適應一個環境。他們想把自己從SEN學童身上學到的變成一些課程,例如「悶」學習,讓大家與「悶」相處。


不是藝術治療


他們選擇以藝術的方式介入,正正由於藝術不只是計算邏輯成果,還有身體反應。「我們做這麼多,背後是相信每個人都有創造的本能。」白雙全話未說完,Bobo馬上補充他們不是做藝術治療,「我們特意不使用『治療』這個說法。因為治療即是覺得本身有問題,但在我們的經驗和觀察中,藝術有一個最大的力量,就是讓當局者或自身找一些解決方案。」


白雙全把這形容為一個「不藥而癒」的過程,因為創作時人會與自己對話,在對話中人會冷靜、調節情緒,仿如有水滲進你身體每個細胞,輕柔地、靜靜地,「身體內有些東西好像會自然融合。」


HASS Lab參展中的展覽:「瞬息⋯⋯彼/此」

日期:即日起至9月29日

地點:Para Site藝術空間(香港鰂魚涌英皇道677號榮華工業大廈22樓)

詳情按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