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安心》:一個必須用一輩子的化名

影評 | by  黃嘉華 | 2022-06-17

「家,對你而言是?」


「家,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是一個可以隨時回去的地方,是一個可以長久居留的地方」


每個人對「家」的定義都未必一樣,但就在電影開首主角Amin以自白形式講出了他個人對「家」的主觀想像。Amin是導演的好友,一名看似普通的阿富汗移民,現已和男伴侶結婚並定居在丹麥。不過在幸福現況背後,卻藏著一段無逃可逃的慘痛經歷,也正正是Amin會在大銀幕上對觀眾坦開的赤裸自白。


FLEE是一套真人真事電影,也是一套動畫記錄片,講述主角Amin向導演坦白說出小時候由阿富汗逃亡到丹麥定居的過程,以及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真實感受。一般而言,動畫在性質上理應屬虛構的,紀錄片則是真實的,但我覺得電影並非是為了觀眾的觀感而刻意糅合兩者,反倒是利用這虛實之間的模糊地帶,築成一道保護電影主角Amin的保護罩,畢竟很多時候說出真相,需要莫大的勇氣,甚至要付上無法想像的代價。對,這世界就是這麼荒謬。


要用一輩子的化名,只能說謊的人生


「全家被殺,一個少年隻身由戰火紛飛的阿富汗來到達丹麥成為難民。」 — 這是一個人口販子(蛇頭)為Amin編的故事,包括Amin這個化名與全家死亡的事實。他需要時刻內化自己,提醒自己不要說出真相,誰也不可以,否則會被遺反至腐敗的俄羅斯或者無家可歸的阿富汗,回到那慘不忍睹的人間煉獄。


「身體在逃亡,心靈在逃避」


以上電影宣傳文案精妙地統整了Amin整段逃亡經歷的狀況。在丹麥,他需要說一輩子的謊,來換取平安的人生。但就在經歷完一切風波在北歐安頓下來後,這種心靈上無處可逃的不安,在平安日子下反倒被無限放大,導致他長期受壓,一直掙不脫心理上那份無形的恐懼牢籠。直至他遇上這套電影的導演,才得以把壓抑已久真實,以一個虛假的身份,分享給大螢幕上的觀眾。


「為何誠實需要付上代價?」


這是一套很私密的電影,說穿了只是導演紀錄了身邊某朋友的一段真實故事。但這些真相全伴隨著恐懼,都要確保戴上穩固的頭盔才敢說出口。電影不少情節都說明了現實很多時候都需要瞞騙自己或是別人,才能換取安心的生活。忠於自己很大機會要付上慘痛代價,Amin一家一想到這裡,便只能選擇以謊言對抗謊言,半真半假地活下去。


面對恐懼,銀幕上經過編排的剖白已是Amin和導演的最大努力,特別是Amin還親身為自己配音(丹麥語)。希望Amin日後可以好好面對自己,在向世界說出積存在於心底的秘密後,盡快結束這場心靈逃亡之旅。作為觀眾,除了欣賞他的勇敢,都會覺得有少少frustrated,覺得Keep real真係一個講到爛又好x難的課題,究竟係盡可能保持真實已經好好,定係只係一種自我安慰嘅藉口呢?究竟係點啊啊啊,一想到這,無力感便湧到上眼。

片中其實還有很多印象深刻的細節,例如人口販子對於很多難民是能見範圍中的最大希望、阿富汗當時對於同性戀是沒有概念的、政權更替後的俄羅斯的生活慘況、愛沙尼亞及其他國家的難民處理手法等等等等等等等。


《FLEE》獲奧斯卡金「最佳紀錄片」、「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動畫長片」等多個提名,奪得多個動畫及紀錄片獎項,但坦言FLEE在製作上(特別是動畫)並不是頂級,不過它在真相處理及故事講述上的而且確是十分具震撼力的,巧妙地將所有東西整合成一個容易消化及理解的線性故事,讓觀眾可以完整地伴隨主角一同直視那趟慘痛且真實的記憶。


個人覺得電影本身精彩之餘,其港版譯名也很妙,十分推薦無論身心都仍然在逃的人觀看(aka全部人)haha.


雖然有點跳,但「家」對你而言又是甚麼?又在何處?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嘉華

現職廣告文案,工餘寫寫字,熱愛地區營造、社區創生與芬蘭的姆明(精靈)。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