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約會之必要〉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0-15

張天賦的新歌〈老派約會之必要〉,是香港近年鮮有年青男歌手唱的中國風。黃偉文為張天賦填的兩首歌,曲風截然不同,也為新派與老派的愛情留下可堪玩味的思考。江俊豪、葉嘉詠和四葉,分別評論黃偉文歌詞與李維菁原著的《老派約會之必要》的異同。



因此,〈老派約會〉不如看成是一次從未實現的約會,一篇想「挫你氣燄」的勸退文,而punchline就是「彩虹」(IIIIII-VIII)——你不是我杯茶,我根本就不喜歡茶。這場「老派約會」一如周慕雲與蘇麗珍的約會,只是一場表演,再加上,你不是周慕雲,我卻像黎耀輝,黎耀輝的約會,怎麼也說不上老派。如果說這個解讀存在問題,或者就是在於它太過倚重僅僅一個詞:「彩虹」,但沒關係,這是我和你的〈誤解辭典〉,我的浮想聯翩——「彩虹」之必要,在於它把對「老派」的反諷推到高峰:「老派約會」之為老派,最fundamental,就是heterosexual。




看過〈老派約會之必要〉一文和聽過〈老派約會之必要〉一曲,我們可以肯定李維菁是啟發黃偉文填寫歌詞的泉源,但文學與歌詞是兩種不同的載體,未能將文字直接挪用到歌詞,葉嘉詠對比李維菁原文與黃偉文的歌詞,從中解讀當中的「港式中國風」。




李維菁的精妙,卻是打破鏡中的虛幻,以現代我們所見所聞去寫老派的情感。MSN、臉書(Facebook)、Whatspp是現代男女代替人面對面溝通的軟件,餐廳、祕密基地、鞋盒是男女溝通的場域;半個台北和九十三個紅綠燈是男女溝通的度量衡, 紅、橙、黃、綠、藍、靛、紫的斑馬線是男女跨越現實到夢幻溝通的橋樑,這才是老派約會的必要條件。黃偉文的詞反其道而行,以古典小說配以民初背景來穿越古今,既承繼不了李維菁,更帶不出老派的情感。對張天賦而言,以新嘗試論是可嘉,以結果論是可惜;既發揮不了他的天賦,也顯露出欠缺內蘊,真假音互換唱腔演繹是張的強項,現在卻非老非新,反倒有點失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鄭伊健和我們:消失天與地之後

其他 | by 林綸詩 | 2022-11-28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