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給敬而遠詩的人】那些你以為不寫詩的人

詩歌 | by  許鞍華,生抽王,陳慧,邁克 | 2023-11-20

〈Untitled〉

◎許鞍華


I looked down at my red clogs

Showing through the red hem

Of my dress

A bruise on my arm

Andre had kissed me there

My father by my side

Near the harbour

To board a liner and to dine

In style

Strawberry soup, seven kinds of hors deuve

Lamb chops, and I forgot what else

The lady in blue beckoned

I was lost in thought

The gray lady leered

“Yes, in after years you will remember this day

Like a red cloud, floating over the other guests

Surveying the scene like a ghost”

My spirit has returned to this scene

Contemplating ghost and my past self

Smiling demurely, though not all there

Upside-down hung my ghostly self

The smile looking like a leer



〈老鼠〉

◎生抽王


老鼠

偷進我襌房

喝水

打翻貢杯


相信

是母親的魂靈

在我沉沉夢中

靜悄悄地

回來探望

留下

一點暗示

一絲痕跡

偷偷地

修補我對她的思念


直至那不識好歹的攝像

把夢幻打碎

碎得一地落索和孤寂

應該責備老鼠還是攝像?

還是

自己?


永遠不需要真相。



〈詩兩首〉

◎陳慧


1.

我在你的掌心流浪

風景壯美

時間放蕩

於是我寫詩譜歌 貼身收藏

從此我只有夜

與更深的夜

再無所謂晨昏


穿越生日快樂巖洞

橫渡工作壓力大河

我在你的尋常日子與節期中

無休無止

嬉戲漫遊


傷心如潮湧至

我從沒想過

這是無人的星球


(2016)



2.

昨晚我夢見老電車

的魂

他說

他從前都在這裏拐彎

車頂

電桿

在暗夜裏會畫出一道光

眨眼

無有

是下城區不被記載的浪漫

後來

如今

殘存在未眠孩子的夢之邊緣


2018)



〈辛波絲卡回來了〉

◎邁克


〈之一〉


在晴朗的一天

你可以看見的不是永遠

而是機械人夢中的電綿羊

由一首不再有人記得的歌

唱出一九七七

秋,和冬

和之後



〈之二〉


談一場限時的模擬戀愛

銀幕上羅密歐才脫下褲子

你就冷不防探問玫瑰的名字

說:六月花展格劍正適宜

說:刺傷的手指已寄給吸血殭屍

冰淇淋

沙發椅

沒有更安全的便宜

既不必牢牢記住他的生日

也毋庸顧慮時辰不夾八字

老來他只會控告導演騷擾

和剝削

忘掉承恩澤者遍佈南北東西



〈之三〉


五百年前

確實下過一場大雨

你忘了嗎?

你忘了嗎?

我們的部落文藝尚未復興

長街短巷沒有所謂透視

各種奇情

無可奈何塗上神秘色彩

誰也不完美

除了變裝皇后

他或她統領陰與陽


在雨中

我們曾經只有對方

影子瑟縮另一影子

將等待救亡

延展成蒸發體溫的纏綿

三日三夜

是大家默認的永恆


倖存者不敢說什麼

有時報答陌生人

有時接受陌生人報答

僅此而已

畢竟過了五百年

怎麼衡量

日與夜之間的乾旱

積水此際氾濫

正好醫治龜裂

——假如還有得救的話



〈之四〉


人家的咖啡

用眼睛淺淺喝一口

誰也不覺得

昨天和今天

多了點什麼

少了點什麼



〈之五〉


六十五號

我們曾經的家

有貓

有維多利亞窗台

有老太太能平安上落的樓梯

和後園

和洗衣機

和天天重播踎低噴飯的黑白電視


什麼都忘記了

什麼都沒有忘記

陌生古城迎面

清脆的兩個數目字

永遠說不出的快活

永遠的痛



〈之六〉


一個小男孩

名字叫Liet

濃密頭髮金黃似沙

既不像媽媽

也不像爸爸


姐姐不存在

但如果她存在

他就不是他

名字隸屬同一字母

Ludo


據說源自意大利

媽媽喜歡

爸爸喜歡

是啊他告訴小朋友

所以咖啡室叫Ludo

也是家庭成員

而且很乖

從來不爭寵泰迪熊

不偷吃朱古力


空氣浮遊

上世紀一首巴沙奴華

再一首巴沙奴華

歲月如歌

唱出小男孩聽不懂的

酸甜苦辣

我記得南洋童謠

停不了囑咐

小樹

小樹

快快長大

多麼殘酷

多麼辜負

和Ludo一樣未曾誕生的詩



〈之七〉


活到老毛老至

你也會像我一樣

將畢生僅有的理智

全神貫注填進數獨?

你也會醒覺

躁動更多時候

可以斷裂成碎字

勉強美其名曰詩?

你也會遺忘

沒有談得成的戀愛

因為十九歲

只能夠是十九歲?


沒有答案

不忍心劃上句號

總奢望還有一行

還有一行



(〈辛波絲卡回來了〉組詩獲邁克授權轉載。來源為EbiEbi: 忍者鞋為記Facebook。)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