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張愛玲分重作】某一種張學——詩十首

詩歌 | by  蔡炎培 | 2020-10-29

〈念奴嬌〉


許是忘了三月孩兒臉

努力加餐

黑啤酒以外

清蒸一條大石斑


杯盤狼藉

任由亞視《方德與苗翠花》

朦朧中有髮入懷

半生的思念

半生緣的而且確是有的

當二氧化碳遇上一氧化碳的樹木

天空火燒紅罌粟


頭重腳輕

幸福特強止咳傷風素

小病是卜

念奴嬌

我心十五十六


二〇〇六 4月4日



〈最後的康乃馨〉

母親九十七歲了

從將軍澳醫院轉送去靈實

準備走完人生最後的一程

明天復活節

她生日

我和兒女來到她床前

還有你

疊影在我身子上

她一臉安祥。一臉兒睡熟

我們祈禱

遠方的鐘,響了

床前康乃馨

詩朵一般微笑的後續


二〇〇六 4月13日
*母親端午後一天辭世。陽曆六月一日



〈胡楊林〉

從月光圓周可算出

我們已經走了

二萬四千九百九十九公里

幾乎偉大接近了長征


我是一個壞女人

上帝懲罰過的女人

愛你的方法惟一是私奔


出邯鄲。一路向西

穿過坎兒井。夜宿千佛洞

曉行天鵝湖

趕上最後一班小火車

托福托福過關了

托福托福一片茵如綠

托克拉克呢*

鏡與鏡像俱正凸顯


二〇〇六 5月30日
*維吾爾人稱胡楊林為「托克拉克」(最美的樹)。胡楊林,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朽,朽而千年不散。



〈玫紅帖〉

玫瑰紅的女人是個淒艷的女人

不懂我的詩

一舉手一投足

全是崑曲嬗遞的範本


四月天

陰晴變幻不定

互聯網有許多網言妄語

去他的作外

去他的下半身寫作

子曰:

有朋自蜀地來

不亦木牛騮馬乎


二〇〇六



〈十二樂坊〉

今晚耳朵出來

一個大大長長的鼻子

好香呀,好香呀

大堂的梅蘭與菊竹

有了全新的木獨


木獨的東西出神地木造

瑤琴。琵琶。簫和笛

空空的椅子

二胡等頭等腦歡樂爐

爐中有人牽出一頭驢


敦煌飛天。樓蘭內望

唔,絲綢之路。知頭知路

好長啊,好長啊

大詩人變了小詩人

一帶一路


二〇〇六 深秋



〈鄢支花〉

高原心事

在牛羊的奔蹄下拔節

長出邊邊草

雲過處

蔚為藍蔚為靛

蔚為無定河畔白骨晶簇的煙花


我們故事裏的德人

他想看些什麼

一年一度盛大節慶的草人兒

手鼓搖着夢

閉着眼似也認得這一襲內容


單于的馬崩雲

哲別的箭出土

我要彎腰射大弓


伸手是祁連山的小蠻腰

她的眼色

一一藏在皮鼓裏

出顯花中


二〇〇六 7月3日




鐵嶺遺民〉

他走的時候留下了應許

冬天會把這一帶重山修好

霜降以後

毛茸茸的軟綿綿的六角獸

空群出

傘兵師集結號


友人從遼河寄來的紙飛機

鐵翼橫空

南方的蒲公英

找不着東北的風信子


鐵嶺正在下雪呢

重重阡陌重重啜手啜腳的牛蛙

遺民之眼

遂有嚴重的飛蚊症了


二〇〇六 7月5日




〈民國考〉

雪落在夫人畫幅的天空

渡海前夕

雨花台上一片石

許多人在途


從六朝小吃館出來

手提醬鴨

秦淮河畔的魚舫

板橋斷了

  金粉零落

太平天國的遺物不多


聽濤出來的雞鳴寺

雞窗集上

我是當年南京城裏的小馬車伕


二〇〇六 10月10日



〈衡山路〉

從靜安寺的塔香出來

百樂門打烊

手機短信

有張不認識的臉

先生,要充電嗎

你底忠誠伴隨寧雪艷

  身高一米七

  三圍35・24・35

主修低音簫副修藍調

長駐候教衡山路


人在衡山路

每支燈柱拉得兩旁影子硬直直

暗香浮動美而廉*

我吃了三款栗原小卷

原來好好吃的還有很多件


一九九九 5月13日
*美而廉,寶島著名餅食店。



〈王無邪晚年「問道」展〉

叫做山叫做水叫做雲叫做一嚿雲

叫做雪壁呢

雲來萬嶺動

雲去風入松

鷹巢拆了

長江大廈拔高

銀行區的幾幅畫

彰顯門與戶


時候不早

要寄信去英華女書院麼

郵政局請行多兩三步

若不然,小女大可以代勞

煙花漫 自由行

走出星光熠熠的大道

燦女如雷燦男如木

肥妹與瘦佬

如常遺憾碰不着盲毛


二〇〇七 8月4日
*嫂夫人與小女,同是英華舊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表格的角度

散文 | by 朱少璋 | 2020-11-29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