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良幣終會戰勝劣幣 —— 訪鄧小樺、黃嘉瀛

專訪 | by  紅眼 | 2022-04-19

在強調大數據、演算法,甚至來到 NFT 虛擬概念橫行的新媒體時代,點擊率就是一切。要賺取追蹤人數,拍一條最快、最新的開箱影片,推介你不知道的隱世 XX,甚至開 live 直播打機、暴飲暴食、素顏爆喊,人氣 Channel 各式各樣。但作為一個推廣閱讀的平台,「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則在順流逆流之間展現了其獨特的姿態,一方面順應網絡世代,認真拍片吸納年輕觀眾,與之同時逆潮流而行,不嘩眾取寵,謝絕內容農場,在大數據的汪洋中繼續說書。


「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於去年播完第一季,稍休過後,今年接續推出第二季,並由上季一人分飾台前幕後多角的鄧小樺交棒予新的製作人黃嘉瀛。於節目內容及形式上,第二季都有不少革新。事實上,上季播完之後,兩人都就節目口碑及質素做過幾次意見調查,詳細檢討每集選書及嘉賓人選。 鄧小樺坦言:「過去一季的經驗,讓我們意識到如何更準確定位,而不是小圈子自 high。經多次檢討後,首先必須承認,年資較深的文學愛好者,他們多數只覺得節目幾新鮮、富有娛樂性,未必真的會細看;反而入大學前後的一眾年輕人,則比較想透過我們的製作進入文學世界。」網絡時代,先不要說有沒有耐性細心翻讀一本書,有時就連看片都講效率:鄧小樺笑指:「他們可能都只是 1.5 倍速快播去看,但始終還是會看完。」


做個貼地的伴讀書僮


雖然自嘲「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有時似速讀雞精,不過,向好處去看,起碼都是接觸文學的第一步:「所以,第二季的定位亦較清晰,我們就是作為文學閱讀的入門橋樑。」而在製作形式上,今時今日,推廣文學都要有與時並進的覺悟。鄧小樺續說:「當然,內容要寫得精煉才會拍得好看,但始終是一條 YouTube 短片,我們更發現節目中的 acting 也很重要,那才是真正吸引觀眾翻看的因素。」


黃嘉瀛由第一季的嘉賓主持變成第二季的製作人,對觀眾有一定新鮮感,而節目內容上亦多了些新主意:「上一季無疑比較單向,基本上是我們準備了什麼,觀眾就看什麼。主要因為初次嘗試,兼顧不了太多面向。但今季承接之前與小樺一起做主持的經驗,想在知識傳遞上再進一步,所以我的角色不純粹是嘉賓,還包括做 live、拍攝幕後花絮。」


她認為,自己較著重幕後工作人員及嘉賓的準備過程,畢竟每一集節目只有十幾分鐘,但事前準備功夫是觀眾在 YouTube 上未必看到的:「加上節目中討論的書籍,還有很多延伸閱讀空間,所以今季每一個主題都會跟嘉賓再開 live 聊書,回應觀眾、讀者提問,因應也變成 action and reaction 的互動關係,由『畀書你睇』變成有點像『伴讀書僮』的角色,亦相對比較貼地。」


美好人生的關鍵字


第二季「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以 12 個關鍵字劃分主題,譬如第一個關鍵字就是「自我」,還邀請了「好青年荼毒室」的 Roger 李敬恒講解佛洛依德《自我與本我》。「緊接第二個月是『飲食』,然後是『歷史』、『環保』、『成長』等等……」鄧小樺解釋,節目首季以純文學為主軸,旨在提高藝術欣賞能力、推廣藝術,但來到第二季,製作方針有了很大改動:「今季想要討論的是,如何全面改善生活,所以選定了以『美好人生的 12 個關鍵字』為主題,它不只是文學,而是更全面的哲學、歷史、心理學、社會學、科學等知識,同時也希望節目能因而進一步面向大眾,繼續推動閱讀。」


跳出了純文學的版圖,涉獵範疇更多,需要做的前期準備則更為吃力,她承認對黃嘉瀛是更大的考驗:「表面看來還是一如既往的輕鬆愉快,但都要『有嘢學到』,幕後團隊在內容上需要做到更好的支援。」黃嘉瀛則補充道:「這也是新媒體潮流下我們需要適應的事情。過去未必有很多觀眾真是衝著某一本書、某一位主持嘉賓而打開節目看片,但由於今次改以主題作分類,則可以吸引到一些本身就對某課題有興趣的觀眾。譬如喜歡『飲食』的觀眾,都希望他們不只是上網看聊些煮食教學片,還可以多留意與飲食有關的書籍,認識飲食史。」


選書主題更廣泛,也直接影響了今季邀請的嘉賓主持陣容。沿襲上一季多元而出人意表的嘉賓名單,今季繼續雅俗廉並,既請來較嚴肅的學者、作家,同時也有較流行的演員、歌手,甚至人氣 Youtuber 亮相。「一方面我們強調知識推廣,確是想邀請多些學者,但始終考慮到學者的知名度不及流行明星,有時也需要明星效應帶動整個節目。」鄧小樺解釋。


學者與明星的配搭,成為「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開播至今的一大賣點,但無論學者與明星,對幕後製作團隊都有不同挑戰。首先,不只偶像有偶像包袱,學者都有學者包袱。有些學者並不適應在鏡頭前談笑風生,黃嘉瀛舉例說:「拍攝前跟小毛老師(范永聰)開會,覺得他豪爽有型,低調但隱約有種江湖味道,我們還想過去碼頭取景,但他就沒想過拍片要『做咁多嘢』。他會害怕去經營自己,驚外界覺得太 chok。Roger(李敬恒)都有一點害怕鏡頭,要到介紹第二、三本書才變得較自然。我當然知道他們私底下喜歡搞笑,可惜就不是每個學者都可以把自己的幽默表現在鏡頭前。」她承認有些學者本身不喜歡鎂光燈,與節目的拍攝形式磨合不易,需要花一點時間和技巧才能令他們暫時放下學者包袱。


鄧小樺補充道:「這關乎傳統學者都有種權威,過去他們『行出來』就是正確、有說服力,但很少需要考慮如何 present 會最有效。」但現在網絡年代,直接面對社交平台的點擊率及演算法,速食內容大行其道,競爭環境本就不利推廣閱讀,要突圍而出就無法不求變。


內容提供者的公共責任


另一方面,邀請藝人、著名 Youtuber 甚至 KOL 做說書嘉賓,相處形式固然大有不同,其實難度亦更大。首先,黃嘉瀛認為找他們於節目亮相,不是純粹想增加點擊率的考慮:「當然我們是傾向找一些創作型的 KOL 或演員。閱讀不只影響學者做學術研究,對演員、歌手以至各種媒介創作人來說,他們都有受過文學作品的影響。」


「但我特別關心媒體倫理,也可以說是作為內容提供者的公共責任。」她接著提到:「普遍 KOL 都有一個被人存疑之處,就是他們所提供的內容,有否需要對觀眾負責任?有否經過反覆推論?價值觀又是否正確?學者之所以有其權威形象,是因為有花時間去研究,其見解經得起考驗。但 KOL 和演員就未必了,而那個風險我們需要承擔的,要做好守門人的角色。」


確保合作對象有品味、有想法,既切合主題,同時兼具質素,以及並非拾人牙慧的視野,也是「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於網絡資訊爆炸年代的一大宗旨。如今確實多了發聲機會,人人都有自己的個人發表平台,但與此同時,網絡空間卻很容易被廉價、劣質的內容所壟斷。「要如何將焦點回到有價值的新一代聲音呢?我也經常在思考如何擺脫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在新媒體浪潮下,要生產 content 是很簡單,把錢丟進去就可以,你賣廣告,然後就會派發點擊率給你,但 content 也是最容易被沖走的,你有創意、有真材實料才會留低。」


在新媒體時代,可能隨便一條開箱影片,或試食盆菜、甜品的直播片段,所賺得的點擊率和名氣,甚至網絡上所產生的迴響,都遠多於認真拍片推介一本不是人人想翻讀的書。「每日都可能有成千上萬條新的 YouTube 片,但我們對自己有信心,對閱讀、對書籍有信心。繼續把『已讀不回 Book Channel』做下去的信念,就好像你讀到一本好書,你知道它是經得起時間,因此得以留存。」


「網絡世界總是講時效性、即時性,但我們仍然想講細水長流的普世價值。講真,明年就沒人會再想看你開箱拆 Chanel 日曆啦,然而 Roger 講佛洛依德,我有信心幾年之後仍然有人會上網搜尋,然後主動打開這條影片。」黃嘉瀛感慨道:「終有一日點擊率會反超前,我亦深信有觀眾是不滿足於總是看到那些霎眼嬌的表面內容。我們就是要對抗這些大趨勢。」


【已讀不回 S2 #12】Luna is A Bep:My pen is blue My friend is you~ Luna同你講村上春樹《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紅眼

寫電影、電視劇、流行文化。寫小說。文章散見明報、立場新聞、商台903、端傳媒、虛詞、週刊編集、天下獨評、Madame Figaro 等。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毒氣團》、《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小說集《壞掉的 愛情》、《極短篇:青春一晌》、《紙烏鴉》、《獅人鳳》。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吟鞭東指悼高達

散文 | by 朗天 | 2022-09-20

魚亡

小說 | by 李楊力 | 2022-09-17

《緣路山旮旯》的「食」與「色」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2-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