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成為野獸,又怎樣呢?

劇評 | by  梁璇筠 | 2019-01-23

在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中,當新垣結衣扮演的深海晶出現在酒吧的時候,真的就像一顆水晶落在幽暗的人間。在酒精和音樂的薰染之下閃閃發光,周圍的酒客都想向她靠攏過來。是的,誰不喜歡這樣的女孩呢?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夠帶給別人笑容和溫暖。有她在就特別讓人暖心。在角落裡正因為家事淪陷於苦海之中的另一顆「恒星」,有另一個想法。他最討厭這樣的女子了,貌似可愛其實虛假得讓人很噁心。在這樣悶熱不堪的現實之中,倒不如隨便找個肉體以便直達痛苦的深淵。


反正是陌生人,松田龍平飾的恒星倒是輕描淡寫的就把深海晶微笑的假面說出來……「想為別人做點甚麼?有時也不過是自我的滿足感罷了」,樂於助人的深海晶在工作中備受上司和同事的依賴,只是藉此證明自己的存在嗎?(劇中虛筆曾暗示深海晶得不到原生家庭的認同)每一次覺得過勞了,對上司作出投訴或者反抗,到頭來都是徒勞無功的。正所謂「工作是做不完」,所謂的責任感,其背面就是恐懼。於是只能在更多的工作中麻木自己,甚至在內心奏起輕快的音樂營造愉悅的氣氛。於是痛苦繼續。以為大膽地拒絕上司就會有用嗎?「少年你太年輕了」,野木亞紀子的劇本倒是反映現實,劇中深海晶從衣著服飾到行為表現的反抗已經不下三次,到頭來竟是變成「跳草裙舞」的戲碼?上司給你提升職銜換成無底深淵的工作。所謂「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有時候是用來嘲笑已經過勞的人們。

恒星看見在月台上的深海晶。她畏懼迅速的列車,月台的黑洞。跳下去吧。在上司要訂立的文件之中,在日常重複卻毫無意義的月台的深淵之中。原本可怕的未知竟然如夢魘一樣,吸引。跳下去吧。下一班列車即將抵達。腳步竟朝人潮湧進白色的管道,自己又再次化成細微的浪花,日復一日地沖上岸邊然後潰散。

誰不是在生活中繼續扮演?
那教堂的鐘聲真是存在嗎?遇見心愛的人,內心突然敲響接近幸福的鐘聲。恒星和晶到底要在現實之中有多疲憊,才會相信一個比喻會帶來幸福呢?恒星深愛的女人突然結婚了。扮演率性女生的吳羽(菊池凛子飾),說是內心聽到東東東幸福教堂的鐘聲,於是就決定閃婚了。一直不信任穩固關係的恒星發現自己被甩,不甘心只好去尋找鐘聲。這時深海晶正處於與男友膠著的狀態中。(男友因為無法撇下沒有工作的前女友黑木華,就讓前女友一直處在家裡,拖了四年)可惜,鐘聲並沒有如期響起,二人在山坡上卻看見高低起伏的城市,狀如迷宮。

後來,黑木華扮演的「前女友」朱里竟然還住進了深海晶的公寓。朱里作為深海晶的對照面,是看到彼此的軟弱嗎?「成為被別人需要的人」是朱里的渴望。被公司同事奉若神明事事包辦的晶,卻羨慕朱里可以無所事事地活著。

這故事的結尾,竟是恒星和晶都離開了原來的生活軌道。擺脫了!對恒星來說,雖然也是擺脫了替公司做假帳的罪惡感,其代價卻是一無所有。對深海晶來說,再不回來如噩夢的工作間,還有前男友拖泥帶水的個性。

可是娜拉出走後怎麼辦?也許情景不同,結局真的會不一樣嗎?離開無盡苛索的公司,轉職之後,她仍是會在新公司做那個最勤快的人。離開一個男人,在下一段感情關係之中,可不可以輕鬆做自己?到最後仍然會忍不住幫助別人?不是因為別人的讚美,而是根本不忍心吧。在城市的軌道中穿來插往,只是偶然在月台上嗅一嗅在花店買來的玫瑰,便假裝自己是猛虎。

當然勇敢調換位置,是很重要的逆向思考。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改變心態。大隱隱於市,到底還是會渴望世間的光芒。不知道恒星和深海晶現在過得怎樣?「5tap」的老闆說我開著這樣的小酒館,就是要看著一些客人來,漸漸變成熟客,然後有些人結交、有些人衝突、有些人離開,然後又有新的酒客。每個人都有一段曾經的生活,然後又在自己做主角的篇章中,繼續活著,可能就扮演了其他人。

2019生活繼續。既然無法成為野獸,無法辨清討好別人與討好自己的分別,那就只好在每一次承諾或者拒絕之間徘徊。庸人自擾之後,開一瓶「九尾貓」。努力戒掉自己的完美主義病,至少意識到他的存在。「如果把握每一下幸福的時光,也許這樣也就能活下去吧。」真誠地面對慾望,在活著的空虛之中,捉緊每一片細碎的光,就像看著成蔭的大樹閃閃下來的葉子,給自己一瞬幸福的眨眼。

(小題為編輯所擬)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梁璇筠

好為人師,熱愛創作。相信知識就是力量,藝術使人自由,同行就能快樂。最新出版詩集《自由之夏》。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不如試試互相理解

時評 | by 葉一知 | 2019-06-14

自白00後

散文 | by 鳥人 | 2019-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