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華爆紅是因為「人設」嗎?

時評 | by  宋尚緯 | 2022-07-17

最近余秀華的新聞很多,實際上發生什麼事情大家簡單搜尋就會看到我就不贅言。我也不提關係內暴力的問題,我對這問題只有一個建議就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早上看到有人說到「人設」,說他不要賣這個人設就不會有這些評論。我真的是勸這些人平時多做一點好事,不然他們平時講出來的話缺德缺到走在路上可能都會被雷劈。


余秀華本人並不喜歡人家稱他為腦癱詩人,他曾在自己的簡介裡寫過:「我希望我寫出的詩歌只是余秀華的,而不是腦癱者余秀華,或者農民余秀華的。」所謂人設本來就是編輯或者出版社為他所下的一個標籤。這個社會善於替所有人分發標籤,你是誰,他是誰,他又是誰,但沒有人真正關心真正的模樣到底是什麼。


有些人會說他透過那些標籤賺進大把好處,我真的是一個呸。以前和人爭論過類似的事,他說余秀華也透過腦癱詩人這個身分賺進大把名聲跟金錢,我還記得自己當時回了什麼,我現在也是回一樣的話:「不然你現在也可以去撞出個好歹來,他天生就是腦性麻痺,他沒辦法選,你可以選,你要不要去撞出個好歹,你來炒作看看。」我當時很震驚,一個有基本智識,甚至算得上是高知識份子的人怎麼會說出這種話,眼紅忌妒也要有個極限。


對某些人來說余秀華爆紅只因他的身分加分,他們從不看看余秀華都寫了什麼,作品為什麼被喜歡,為什麼會有人看,只覺得說哦他就是炒起來了,一個腦麻的低學歷的農婦,憑什麼得到這麼多的讚賞,社會愚昧啊,讀者給他的評價一定多半都是同情分。這些人從不反身自省看看自己都寫些什麼東西,離這個世界多遠,也從不檢討自己有沒有貼近環境,有沒有面對這個環境做出什麼反應。


我曾到中國參加交流會,我一直記得當時交流會上的老師說很多人對余秀華的評價就是,他就是個農婦,只是運氣好,炒起來了,但是余秀華的確做到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創作者最困難的事就是你寫了一輩子,但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你寫了一輩子卻沒有一句話被人記住。」如果余秀華只是因為腦癱,但他自己寫不好,那他沒有可能會深刻地敲進讀者的心中。許多人認為讀者愚昧,但讀者永遠都比我們想像的精明。


我也曾經有過類似的抉擇,有人建議我要寫什麼聳動的標題或者是為我自己下註,我說不要,我就是宋尚緯。余秀華也曾說過,有人說他是中國的艾蜜莉·狄金森,他說:「我不同意。任何一個人被模仿成另外一個人,那都是失敗的。狄金森是獨一無二的,我余秀華也是獨一無二的。」


有些人對某些身分去出書能得到的熱度跟銷量感到羨慕,我個人是建議,如果那些人真的認為用那些身分或標籤可以得到成功,那這麼說好了,你們已經得到成功的鑰匙了,怎麼不去嘗試看看?我笑那些人不敢啦。


(文章轉載自作者 facebook 專頁,題為編輯所擬。)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方圓》「元/Meta」——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2-12-10

悼李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2-10

山水仍非山水——〈坐看雲起時〉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2-12-06

投藥與下石

小說 | by 跂之 | 2022-12-02

寫信師張愛玲

散文 | by 邁克 | 2022-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