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本土傷痕電影 我們在紅磚牆內痛失自由

影評 | by  山下茂樹 | 2020-10-22

豬嘴下說話,發出的聲音變得很模糊;為了讓其他人聽得更清晰,只好歇斯底里。聲音經過濾嘴,總會走了樣、變了調:「唔好等啦!走呀!走呀!」這把聲音已不似是人類發出的,反而像一隻怪獸在咆哮,聽見時,全身會打冷顫。


這就是《理大圍城》的第一幕。不知道是否因為好一段時間沒有街頭抗爭,重看那些片段時竟然有陌生的感覺,但理大事件距今才不足一年。


《理大圍城》全長約一個半小時,全部鏡頭均取材自現場一手,珍貴難得。有些鏡頭是站在最前線拍攝,正宗是「抗爭者視角」。「我唔驚佢致命嘅武器呀,我有致命嘅信念!」則是其中一句真實對白。或者因為想包攬太多東西,片段剪得頗為零散,不過卻錯有錯著,帶給觀眾另一種體驗。例如有一鏡拍著很多枝汽油彈,酒瓶種類不同、各有顏色,光看這一幕,會讓人聯想到年輕人熱鬧的盛宴;也有一鏡拍著被水砲車射中的示威者,剝了衣服,面向牆,光脫脫地拿著水喉從頭到腳沖身,就像平時在泳灘看到有人沖身一樣。這種聯想的空間,反而更加諷刺——年輕人不是該飲酒聚會、或到海灘游泳嗎?怎麼他們都不在過這樣的生活,反而被困理大呢?


我對這套電影的感受很複雜,既想看,亦不想看。或者有種本能的拒抗,不想再面對那些可怖的畫面,所以我以一個很抽離的心情看電影,才時時出竅聯想到其他。催淚彈發射後,煙霧很濃很厚,漸漸變成一幅牆,將所有畫面都遮蓋。煙霧瀰漫的場景感覺陌生、有距離;但是示威者一個個被壓低的畫面,卻又讓人意識到,極權就近在身旁。


雖然是一套紀錄片,但談到藝術成份,《理大圍城》也是有的。其中一幕近五分鐘的「一鏡到底」,拍得非常順暢——鏡頭影住被壓在地上的示威者,逐個逐個大頭zoom近,聽著他們大叫自己的名字跟身份證號碼,接著鏡頭再拉後,又再zoom近——整個「一鏡到底」不斷有新的情節和角色,沒有悶場,看得讓人窒息。一方面慨嘆這個「一鏡到底」拍得流暢、豐富;一方面又為著有這麼多素材(被捕者)讓攝影師發揮,心情沉重。


最讓我深刻的一幕,是有個黑衣豬嘴的男生,已被兩個速龍死死拉住。一旁記者猛問他:「叫咩名?叫咩名?」他卻閉口不說。之所以不說,是因為還抱持一線希望,覺得有其他人幫忙、自己可以逃脫。的確,很快有一個在草叢裡暱藏的示威者,拼命拉著他雙腳想救他。但是一個人又怎夠兩個速龍的氣力大?糾纏了幾下,都沒有其他人支援,他無奈放手,轉身逃跑,消失在草叢間。


這種給了人希望又奪走它的感覺,真不好受。


英文譯名譯得不錯,叫《Inside the Red Brick Wall》——既是理工大學的紅磚,也同時以「紅色」(Red)影射中共政權;以「磚塊」(Brick)的概念暗示極權的硬性、難以推倒;以「牆壁」諷刺牆內人被囚禁,沒有自由。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山下茂樹

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香港人,在東京認識。我在香港出生,是香港人。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