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致死難與抗爭,緬甸】詩三首:王治澤 X R. L X 蘇家立

詩歌 | by  王治澤、R. L、蘇家立 | 2021-06-18

〈進行曲〉

—— 致 Nwe Oo

◎王治澤


今年的紫檀營養過好

開不出黃花,早早嗆斃在花苞中

它嗜血的本性如朱紅的漿


二月是它蓄積養分的關鍵時刻

大量的紅色流體灌注進去

顧著吸食,想不起那樸實的水


三月的光合作用

在悶潮的環境下進行

散發著股腥味兒

已然是沉溺在裡頭的了


四月恰好的綻開時候

葉綠的蓬勃,夾雜著黃

紫檀黃花不見,麻雀也嫌棄


炙熱的五月天

把一片又一片的葉子烤乾

沒雨的生存是對它的考驗

上樹的螞蟻挨個兒發表

要生的可能性

而那些飛走的麻雀也飛來要聲


這個掙扎的時節

下起的雨洗刷著腥氣

不帶同情地完成天賦的使命

拼勁驅趕樹身上的生物

操持起僅有的強光威力

繼續給它們傳遞高規格的祝獻


入冬前的奏曲

一支支的蠟燭在大金塔下

散發金黃的光為而致哀

同著一月的寒風

吹拂紫檀禿溜溜的枝椏的身

缺失葉的庇護

螞蟻搬家了,麻雀築起新巢

它們熬過了冰塊般的時節


二月。蓄積復燃的前奏

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七月





輪迴的法輪重新轉動起來

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

它過好的營養是腥味兒



*Nwe Oo (緬語:နွေဦး)即初春之意。



2021年5月27日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據說是被我們啟發



〈蹂躪〉

◎R. L


這裡沒有一片天空是乾的

曝曬一套軍服

袖口隨暴漲的河

在徽章的底處刻劃出血脈


軟禁幾輛車

幾個人的血 鮮紅的背脊和旗幟

如果這只是為了想起了什麼

而紀念什麼

像晚霞

隨著國界也像一條紅色的河


早就不再願意再回想起

暴戾只好讓我們也忘記

沒有極光

卻又是那樣璀璨


這裡沒有一片天空是乾的

還能提起

在流淌的河都還能流淌

撣邦(Shan State) 殘存的瀑布

水花濺起又燃燒殆盡

拘禁


軟禁幾句謊言

幾輛軍車 溝渠的罅隙和漠視

羅興亞人(Rohingya people)恆久的漂泊


這裡沒有一片天空

沒有乾涸的流星

卻還是能

許願

အရေးတော်ပုံအောင်ရမည် (革命一定要成功)


【無形・致死難與抗爭,緬甸】致一名受刑的緬甸抗爭者



〈你的命比不上我的權力〉

    ──緬甸軍方4/10於仰光鎮壓民眾,八十多人慘亡
蘇家立



即使逆光

人民脖子抬起的仰角

敵不過怒吼的槍口

一雙雙血手有的握緊自由

不肯輕易鬆開

有的儘管戴上手套

鮮血仍會穿透表面的謊

成為鐵的恥辱


順光,不過是種奢侈

政變包裝後的假象。

被權力豢養的豬玀,軍服筆挺

四個月來,揮舞著豬蹄

豬鼻喘息著鬥爭與恨

華麗的豬圈裡堆滿武器

妄想掌握人民卻渾身汙泥


四個月來,人命很輕很薄

只是看輕國際的數字

在軍人節這天

遍地染血,鎮壓的子彈

不放過稚童的臉蛋

硬是奪走嬰孩右眼的光

敏昂萊與其豬玀的黨羽

仗恃鋼鐵的暴力

化身推不倒的畜生

公開分食自由


歐威爾的小說不只是小說

仰光的和平還在血腥裡

你的命比不上我的權力

軍威赫赫的獨裁頭子

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只是在啃花生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