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四首:曾繁裕 X 驚雷 X 李顥謙

詩歌 | by  曾繁裕、驚雷、李顥謙 | 2021-05-07

〈幽默的宰鴨員與鴨的悲鳴:致不認識的黃茂林〉
◎曾繁裕


拿住一隻白鴨的頸管等於拿住它的命

它的命就在它的頸管而他的命在手上的刀

刀割下去血就化成桃花

他不需要桃花只想隱喻它的心境

於是給鴨頸打了個靚結

幼時繫鞋帶的學習,讓他不難扭出蝴蝶

另一種動物的美,沒有觸角與臉,看著他


扯緊那刻它就死了,不要懷疑

那是一隻頸管很長的白鴨,並且他脂肌堅實

唂一聲——低沉,不壯烈

宰鴨場最後一隻白鴨的硬嘴便天然翹起

然後他拔下一根又一根白毛

沸水鍋旁的高椅,雪花飄下

如戀人的眼淚。他曾閱讀過一本烹飪書

非常浪漫,送給所愛的少女

她流下眼淚,因為肢解禽類的內容。

素食者不懂詩,正如廠長不吃罐頭正如


他模仿白鴨的遺音卻不知它也是素食者。

工廠將成廢墟但它的軀體依然完美

呈現絕望的純潔。解結之時

蘆葦色的尾指高高豎起,引來旁邊水溪的赤蜻蜓


多想停泊的小蟲終於一颼飛去


白鴨的頸圍緊他頎長的頸

不像頸巾但餘溫尚存

頸巾充滿血與經絡而頸巾裡的頸也充滿血與經絡

塞爾特的血腸風味啊!與特洛伊的基因相近

他的遺傳已中斷於人間的鍋、猛雪間的葉子

如此平淡的上吊:一位

詩的死亡,那首丈夫的誕生!

仿石——致曾淦賢


〈玩具都市〉
◎驚雷


列車在透明窗外高速滑去,像

一客迴轉壽司。要是沒有人阻止它的去向(或把它吃掉)

它就會維持同樣的姿態輪迴直至

兼職或全職的人下班,或者信號故障


我們知道下一班車也會重覆相同的軌道

讓高樓大廈裡的臉容凝在玻璃夾層

舔食來自上帝的淚水

墜落的味道是怎樣的?


光線訪問密藏在屏幕背後的消費者

塑膠磚塊累積足夠的重量堆砌一座大樓

小職員排列成一組組標本,在原地呆立

等待被植入市場的消化系統


陽光朝下午的車廂撒放一陣迷煙

恍惚的人無意識地站立、坐下和行走

沿街的幢幢影子喧囂,沒有

一隻披羊皮的狼得到適切的教訓


時代被撕開的缺口漸大——

教育答應要供給的養分呢?消耗以後只有繼續消耗

獲得授權的孩子輕易握著

立體打印的槍,指向伙伴或

另一團正在成形的肉塊

從遊戲中學習(遊戲只是一種被異化的符號)

學習故事裡出現過的槍

必須發射


發射。橡膠子彈發射、火箭發射,一切的

星星月亮和太陽發射出去

晚霞劣質的紅漆掉落,伴隨

天秤、槌子、圓屋頂



〈惶然錄〉

◎李顥謙


只是一行走

就發現自己踏著石頭

猶如多年以前,穿了他人的鞋子回家

從此命運就被套上罪孽

每天叼食剝離的夢,漩渦中安睡


引擎燃動

天空有大鳥掠過你的腦海

有人沉溺、有人繫首

有人炫耀傷口、有人假裝擁抱

也有人用雙手捏死,卑微而唯一的愛


你無法接穩

空氣裡所有關於決裂的話

就像我照鏡子

從裂縫裡照出你,照出神、照出路

然後重組瞳孔、重組折手

重組每道光澤下的背叛


繼續搬弄歧義與名字

出賣逝者,喝掉在世的苦杯

假使你伸出脖子呼喊

我仍會像倒吊人般懸命

在膨脹的餘難裡,持續注視迴轉



〈賣空氣的人〉
◎李顥謙


賣舊夢

賣情緒

賣絕望

賣空氣的人有福了

連賣柑者都全部窒息


賣自由

賣語言

賣媚俗

賣空氣的人有福了

飆車手已墮進他們親自預備的泥潭


所以,你呼吸得還好嗎

在這個還可買救贖的日子

請你也賣一口二手的空氣給我

讓燒焦的時代

再絞死我們一次


2021.4.29.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小野盧鎮業講《濁水漂流》

影評 | by 盧鎮業 | 2021-06-06

編輯推介

《浪跡天地》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