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首:邢庭嫝 X 鄭點 X 鄭偉謙

詩歌 | by  邢庭嫝、鄭點、鄭偉謙 | 2021-05-24

〈永恆的咒語〉

@邢庭嫝



假如你拋棄了理想

去到虛幻之城

又一直擦拭面具



你想設計樣貌

構思一本書



你穿過書頁

複製了筆跡

形成了線條



你故意製造伏筆

在房間放了暗號

依舊失眠了多天



當你轉身時

發現沒有人追趕

開始思念毒藥

害怕流水聲



我一直在呼救

你過於迷戀樣子



始終是兩個地方

等於失去了交錯



沒有身份的證明

我卻穿得很華麗

為此失去影蹤



你喜歡黑色裙子

對暗黑故事十分嚮往

設計了敲門的聲音



我計算著暗語的動靜

命令房子依然冰冷

下了一個永恆的咒語



二零二一年五月六日(星期四)




〈在新德里每天都有人唱歌〉

@鄭點


在新德里

每天都有人唱歌

他們歌頌所有未出生的童年

每一個女孩子都珍惜著手里的一片衛生巾

把它撕成六片

分給幾世人享用

新德里人在報紙的頭條上微笑

人們踩過他們的頭顱

說這個國家是世界的蛀蟲

原來黑夜不分場合的橫跨本初子午線

我們把自己撕成幾十億個分子

塞進了橫流全球的血管

在注射疫苗的現場

抽出來

同時又死去




〈直到目光遙遙相望〉

@鄭偉謙



這是下午,在保齡球館玩了一天

與孩子們回到家里

買了肉醬薄餅

意粉

和芬達

男人手上還藏有

一支蘇格籣琴酒

及一條抹手巾

他的老婆把大兒子的功課看了一篇

明明國際學校的功課已經算少

為什麼他還不願意做任何的作業

小女兒拿起薄餅

除了街外的幾隻老虎色的貓

幾只玩了三年脫色的芭比公仔

對世界基本上一無所知


那瑞典來的男人

突然和我講健身的話題

說街外的人

竟然花錢健身

還要享受冷氣不想冒汗

明明出面就是無車的行人路

沒有唐狗沒有蚊蠅蟲納

這種自欺

簡直愚蠢到極

女兒被追問

為什麼45+68的數學仍然未能掌握

我只能再教多一次進位法

畢竟她再用多二年的時間


在你們的壓力之下

她一定可以明白

大兒子突然不說話

把電腦關了

找床頭櫃的漫畫書

媽媽沒有即時叫大兒子收拾

沾滿醬汁和肥膩的油的紙盒

電視播著海綿寶寶

在珊瑚礁洞找尋寶的故事


琴酒被人飲了一點

飲了一點

父親忘記

這是新聞時間

應該把開BBC

我沒有所謂的進房

看看大兒子收集的漫畫書

他是全家最少說話的一個


在那個下午

的保齡球館

我讚過他

準確地把球送入球道

這是我看到他

少有的

幾次靦腆的笑


你這個小混蛋

你這個

父親用模糊不清的英語

夾雜瑞典語說道

在揮舞那已經空盡的酒瓶

然後把瓶丟到窗外

你他媽的

他罵的是我

起碼我是知道的


他的手板

比平常的華人男子大

不像鴨腳

像熊掌

你這婊子

我不清楚他是罵妻子

還是一直

在看電視的女兒

小婊子的世界

可能只有

汽水,薄餅

醬汁,街貓

及令人感到痛苦的作業


我怎的

不太記得為何不想離開

總覺得留下

可以做些事

男人指著我叫我

不要插手

這種距離

像是遙遙相望

直視最為鬱暗之處


甚至

我看見

他還年輕時

曾經在地中海南方的海灘上

與幾個女人

玩著水上單車

有一艘快艇經過

直接把他曾經愛過的女人輾死

溺死在深藍天空深藍海洋深藍的沙上


他最小的妹妹

在這年

因為急性白血病

在那間白色的房間

叫嚷著不同的名字

包括他媽媽的

他大哥的

還有那個不能

與她成為男朋友的人

妹妹死去之前

他飲了點酒

妹妹已經忘記了

面前的人是誰

他不太能夠記得

她是否安詳離去


還有十幾年之前

他的父親

把奶粉公司的總業務

由瑞典搬過去荷蘭

把他派去

市場已經飽和的香港分公司

之後

那個對酒精上癮的父親死了

他的大哥分了最大的家產

迎娶了個泰國女人

然後直接

把這些錢賭輸了

他花了數年的心機

每月的銷售量

都不及五萬


之前他才邀請我

到奶粉分公司

做親子講座

以為這樣應該會拯救

那一早已經失敗的企業

之後他隨了提及過

幾次演講的薪金

之後沒有

然後了


剎那間

他的兒子低聲

堅持要我離開


我發誓

我不知道自已

是怎樣離去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詩三首:陳偉亷 X 鄭點 X 驚雷

詩歌 | by 陳偉亷、鄭點、驚雷 | 2021-10-09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